九月二十一日
生日花:時鐘花(Passion Flower)
花 語:福音(The Gospels)
時鐘花是選來獻給耶穌基督的十二位門徒之中,著有「馬太福音」一書的聖馬 太。因此,它的花語就是-福音,而所謂的福音就是討人歡心的意思。
受到這種花祝福而生的人,會給予別人喜樂慰藉。由於你溫暖的言語及親切的 態度而得救的人應該很多,而且在不知不覺中,他們會將感恩的心,轉換為愛慕之 情。而你的終生伴侶往往就近在眼前,不必踏破鐵鞋到處尋找哦!

《告 白》(雨流——>蠻)

風鈴聲響,推開HONKY TONK的門,進來的竟然是不常見到的雨流俊樹。HONKY TONK的其他眾人覺得有些驚訝,不過看到花月在這堙A也就釋然了。但是花月只是高深莫測的坐在吧臺上微微笑著,而正在喝著免費咖啡的蠻突然覺得身上一寒……

只見雨流微紅著臉,朝著蠻走來,到了面前結結巴巴的開口:“那個……蠻、蠻君……我有事想跟你說。”蠻挑了挑眉,將手中的杯子放下:“喊我‘蠻’就行。”

“蠻君……恩,蠻!……”似乎是下了什麼決心,只不過雨流的臉更紅了。“那個……”
雨流剛想接著說的時候,蠻看著其他人都好奇的豎起了耳朵,“我們出去說吧。”將雨流拉出了門外。

而在一旁的銀次一臉哀怨的看著他們[可惡!竟然讓蠻的手抓著,好幸福啊>_<(雨流……哼![內心堛犒p帝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可想而知,雨流估計要有一段日子不好過了,而被拉到外面的雨流也有感應似的突覺內心一涼,不過對於他來說現在要說的事比較重要,至於其他的乾脆就忽略不記了。

“說吧,什麼事?”蠻也有些好奇,一向跟他沒多大交集的雨流竟然會來找他。

“那個……我、我、我……”此時的雨流越發的結巴起來

“恩?”蠻有點不耐煩的點起一根煙來

“啊!那個……抽煙對身體不好……”

“啊?!你要跟我說的就是這個?”蠻覺得有點哭笑不得

“不是!不是!不是這個!”雨流急忙搖頭否定

“那到底是什麼?”蠻挑了挑眉

“我、我……”

“如果沒事別叫我出來。”蠻終於耐心耗盡,轉身往HONKY TONK走去

雨流見狀,猛的抓住回過身去的蠻的胳膊“不是的,我、我愛你!”
半截還在燃著的煙從震驚的蠻嘴堭撓

“我說你是不是找錯人了?”

“沒有!花月說對自己第一個親吻的人如果不討厭,那就是愛他!”握拳狀

“我有跟你接吻過嗎!”蠻不禁的矢口否認,額上出現一個不大不小的十字路口[害我想起幫他復活的事= =|||花月!哼你可真是惟恐天下不亂啊……]

“就是神之記述那次啊!你不是幫我復活嗎,雖然那時我已經死了,但是在你用吻復活我的時候[說到這雨流臉紅了起來]我還是模糊中有點影像的”[直記得那時有雙好漂亮的蘭色眼睛和唇上的柔軟與那微溫熱度]。復活之後,雨流在身體完全恢復之時,聽花月說救他的是蠻的時候,真的很驚訝。再次見到蠻時,總是不自覺的盯著蠻的雙唇看,總是希望蠻能注意到自己。而後來找花月解惑的時候,花月說自己是愛上蠻了,終於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向蠻表白,知道不會那麼簡單,但至少要去努力!

“切∼那只是義務而已!別當真了。”蠻將手臂從雨流的掌控中脫出,立馬走進HONKY TONK內。雨流也緊跟著追了進去“等等,蠻!我是認真的!我是真的愛上你啊!我自己的感覺也是這麼告訴我的!“感覺也有出錯的時候!”“不會的!”

此時HONKY TONK內所有人都為雨流的告白而呈現出不同的反應:夏實和伶奈[星星眼ING]:“好感人的告白啊”;波兒繼續擦拭著杯子搖頭歎息著:“年輕真好啊……”;花月依舊優雅的喝著手中的咖啡[看來蠻已經知道了啊,我這個慫恿雨流的元兇要不要先消失一段時間呢];而銀次則石化在一旁呆滯了很久。

銀次終於回過神來,身上竄起一陣雷電火花,似乎有邊雷帝的可能性。“敢變雷帝,我就殺了你!”一旁的蠻冷冷的插上一句。身上的雷電火花頓時消失不見,銀次一臉哀怨的看向蠻:“蠻∼∼”緊接著向雨流瞪了過去[蠻是我的!]“對手是雷帝我也不會放棄!”此時的雨流重申了自己的堅定立場……

在雨流和銀次對峙的時候,蠻點了杯咖啡坐到一旁看自己的原文書去了,一副不關他事的樣子。各自坐到了蠻的一左一右,“蠻,我愛你。”(雨流)“蠻!∼∼”(銀次)“我不會放棄的。”(雨流)“蠻∼∼”(銀次)[以下迴圈N次]……
花月:“真是悠閒的一天啊^^”
END.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