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

《事實》

作者:alonkie

HONKY TONK堣@如往常的熱鬧,夏實和伶奈在空閑之餘悄悄的偷聊起來,離他們斜對面的桌子上蠻難得的靜靜的喝著咖啡,墨鏡下的眼瞳並沒有過多的停留在眼前的咖啡上,而是放得很遠很遠,仿佛在沉思什麼……
“伶奈你看,蠻大哥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啦?”
“不曉得也,不過這樣的蠻大哥看起來好有感覺哦,怎麼說呢?嗯……”
“這種沉思的感覺好有味道的說……”
“嗯、嗯……對啊!”伶奈拼命點頭中
“看起來粉憂鬱,那微微皺起的眉頭看起來也粉惹人憐愛的……”
“嗯、嗯、嗯……我們問一下銀次大哥怎麼樣?”繼續點頭中的伶奈終於提出了一個可行性為10%的意見。
“也好,問問看銀次大哥,看蠻大哥是不是發生什麼事好了。”
────────────────────────────
士度:這兩女人果然八卦(小小聲……)
3秒後,只見一托盤和一咖啡壺向士度正方向砸去,“碰”,“乓”,“嗆啷”。士度應聲倒地[為什麼……明明我很小聲的說……]
“啊!伶奈你丟錯了!”夏實一聲驚叫。
“啊∼!慘了!!我把咖啡壺當托盤丟出去了∼!!”伶奈一聲慘叫後開始愁眉苦臉
“沒關系∼老闆應該不會介意的,他那麼善良的說,對吧?”夏實立馬轉臉笑眯眯的問在吧台擦拭杯子的王波兒
“是這樣嗎?”伶奈也一臉期望的表情看向王波兒
“呵……呵呵,不要有下次……”一臉乾笑表情的王波兒內心在滴血
“看吧,老闆很善良的!”夏實自信滿滿的說道,此時的王波兒更加的欲哭無淚
“嗯!^^”看老闆不責怪自己,伶奈複又高興了起來
“我們去問銀次哥,蠻大哥今天失常的原因吧^^
“好!^^”
───────────────────────────
兩位小姑娘就興高采烈的去問在一邊正吃的不亦樂乎的銀次去了
“銀次哥,為什麼今天蠻大哥看起來那麼失常啊?”
“對啊,為什麼?”
“什麼?!蠻生病了?!”銀次沒聽完,嘴也沒擦,就朝蠻的方向飛奔而去“蠻啊∼∼!!”
還在一臉沉思的蠻,其實今天他會如此反常,主要是因為從昨天晚上開始蠻的右眼皮一直狂跳個不停,他在思索著是不是又會發生什麼事情了。因為每次只要右眼皮一跳,自己斷定肯定大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突然隨著一聲大喊[嗯?好像是自己的名字……],一張放大的臉突然出現在正在沉思的蠻的面前,“嚇!”下意識的蠻將一擊蛇咬打了出去……

只見“碰”的一聲,銀次飛向了門旁的牆壁上後滑下[噯!糟了∼!是銀次!]
伶奈和夏實進行了詳細的大合唱轉播實錄“啊∼!好完美的拋物線”
正當銀次趴趴化准備淚眼婆娑的向蠻的方向飛奔而去之時,旁邊的咖啡店的門突然打開,只聽“嗙”的一聲,剛躍起不到0.5米的銀次再次被打趴下。

“噗嗤”[唉?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算了]來人徑直的踩過趴在地上的銀次向蠻走了過去。來人正是我們英俊瀟灑多金的豺狼醫生赤屍藏人,而銀次這時以被人踩著的完美姿態完美的暈了過去。
“好可憐的銀次哥”伶奈和夏實再次進行大合唱,為了表示真實,夏實還拿出一塊手帕擦拭了一下眼角流出的眼淚,至於那是因為笑翻還是感到的擔心的眼淚,那就不得而知了。

蠻也只是呆呆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還沒有緩過神來,看著向他走來的那個人,蠻也只是面無表情的望著他而已(某KIE:主要是蠻他忘記該做什麼反應了)。

很難得的,今天的赤屍並不是往常那一身的裝束,而是穿著一身白色風衣,臉上帶著溫文儒雅的笑容。赤屍緩步來到蠻的面前,微微彎下腰,牽起蠻的手,低頭輕輕的吻在上面“好久不見,蠻^^”“嗆啷”蠻另一隻手堛漫@啡勺掉在了地上。

看到此奇景,剛從昏迷狀態恢復的銀次被夏實和伶奈無意識的伸手,一人捏著銀次各一邊的臉使勁一扯“啊∼∼!!好痛、痛……”“夏實(伶奈)看起來是真的了,不是我們的幻覺也!”兩位小女生的二重唱。放手後,銀次蹲在地上淚眼婆娑的一臉哀怨的望著向他實施毒手的兩位女生。而剛才在吧台擦拭杯子的王波兒,則手忙腳亂的接著他剛才因為驚訝不小心從手中脫離的杯子……

在銀次那聲慘叫中,蠻像是反應過來一樣,飛快的將赤屍手中的手抽了回來[赤屍怎麼回事?今天好反常啊,難不成我的“災難是他?!”]“有何貴幹?”問的同時蠻也悄悄的戒備了起來。
“我想托你一件事^^”好不介意持續微笑著的赤屍
“?”挑了挑眉蠻看著赤屍[他也會有不行的事?]
“我希望你能跟我住一段日子?^^”繼續微笑,
“-口-”一臉驚訝
“我幫你還清在這間咖啡屋的各項債務,並且如果你答應跟我住在一起,一星期五十萬^^不過必須是你一個人跟我住^^”加深臉上的微笑以增加可信度
“……”開始動搖思考中[以自己的能力,他應該不能把自己怎麼樣]“好!”
“那麼蠻,契約從今天開始成立,我們一起回去吧^^”

將蠻的帳結清後,赤屍以不留痕跡的手法將自己的手攬在還在猶豫的蠻的腰間“走吧,我的車在外面”
“哦!好!”尚未完全反應過來的蠻順著赤屍的意思向外走去。
“噗哧∼”回神過來的銀次正准備飛身趴在蠻的身上時,被向外走去的蠻一腳踩了下去“唉?我是不是踩到了什麼東西?”“啊∼!請別在意,我們走吧……”忽略了地上的某一物體,兩人向赤屍的車子走去。

此時的赤屍[啊!昨天的那個小冊子還是蠻有用的……]
他所謂的小冊子──《如何虜獲“他”的芳心108招》
第一條:投其所好
第二條:抓住他的胃口[回去給蠻做一個大餐^^]
………………
所謂事實就是那麼簡單^0^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