術之宴

〔2004-4-26〕《術之宴》

四月二十六日
生日花:兔耳芥菜(Hare`s-ear Mustard)
花 語:調和(Harmony)
  兔耳芥菜是被選來獻給七世紀時法國的大修道院院長同時又是隱者的聖堨d流斯。既是大修道院的負責人,又是隱者,這不是互相矛盾嗎?可見得聖堨d流斯是一位擅長取得平衡的人。因此,兔耳芥菜的花語是-調和。
  凡是受到這種花祝福而生的人,身心的平衡感特別優異。但是,為了體驗不同的人生,有時也該打破平衡,嘗試新的事物。


被黑夜籠罩的大地帶來寧靜,呼嘯而過的引擎聲剎然停止,一到修長的身影自車裡走出,一棟豪華洋房裡的人走了出來接待這道修長的身影。

「你來了呀。」灰色怪盜出門前來迎接。
「都已經答應你了,我能不來嗎。」阿蠻露出淡淡的微笑,卻掩不了些微疲憊的神態,「我忘記換衣服了...我才剛做完奪還回來說。」
「沒關係,我有準備你的衣服。」灰色怪盜同樣微笑著,已經換好套裝的她看起來有著平常難以見到的嫵媚動人。
這時,阿蠻才看見灰色怪盜身上有別於平日的裝扮。
「你穿起來...很好看。」難得的,阿蠻對他人露出真誠的讚美。
「謝謝。」身著單細肩帶連身長裙搭配天藍色長手套的灰色怪盜將平日紮在一旁頭髮放下披於一旁,隨意用簡單的髮飾弄了一個髻在耳下,而在另外一耳邊戴上細長的寶藍色墜子,整個人看起來特別清新可人。
也難怪,阿蠻會露出為之驚艷的笑容了。
「進來吧,我早就已經準備好衣服讓你換了。」
「嗯。」


全套純白色西裝搭配普魯士藍的硬領襯衫,夾著金黃領帶夾與水藍色領帶形成強烈的對比,打濕的頭髮簡單梳了瀏海在額前,此時的阿蠻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專寵混血兒獨特的美麗。
可惜,阿蠻無暇看著鏡前變的異常俊美的自己,他只感覺到...

「為什麼這衣服讓我想起那個男公關呀?」全身白漆漆,看上去跟那傢夥實在是有夠像。
「喔?」男公關?的確很適合他...灰色怪盜笑著,他的確很有這個本錢,「是你想太多了。」
「算了...反正也不會遇見他,穿這樣也沒啥關係...」不太自然的看著鏡中的自己,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
「來,眼鏡。」灰色怪盜交予一副扁圓的金框眼鏡給阿蠻。
「謝謝。」難怪他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原來是沒有眼鏡呀...

看著阿蠻將眼鏡戴上,灰色怪盜下評語:
「看起來斯文許多呢...」戴上眼鏡後,方才那種邪氣的模樣馬上被溫文取代,他果然是天生的衣架子呀,穿什麼像什麼。
「若不是你常為三餐打拚的話,或許我會誤認你是貴族王子呢。」
「落難王子嗎?」阿蠻有點哭笑不得道。
「嘻嘻...或許是吧。」
「先說好,萬一衣服髒了可不要我陪你一套呀。」
「不會的,這套就算我送你吧。」灰色怪盜看了看時鐘,發覺時間已經不早了,「時間不多了,我們上路吧。」
「好的,我親愛的怪盜公主殿下。」阿蠻行了一個標準的禮儀,看上去的確十足的像貴族那般溫和儒雅。
「走吧,落難王子。」灰色怪盜也與阿蠻玩了起來。

遠遠望去,真的很像一對佳人出巡般的和諧...


甫進會場,阿蠻與灰色怪盜便吸引了在場所有人士的目光,不過像是早已經料到會有這番的阿蠻與灰色怪盜,一點也不受影響的悠遊於會場之中,欣賞著難得一件的藝術鑑賞會。

「Gray看來你沒說錯呢,這次的展覽的品質的確都挺不錯的呀。」為了避嫌,灰色怪盜要求阿蠻喚她Gray,阿蠻倒也尊重她的意見,老實的喊起Gray來。
「你的眼睛還真的不是普通的挑呀,這些已經算是非常好的作品了,你只給了他們不錯的評語...要是他們聽見了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我才管他們那麼多...」阿蠻小聲嘀咕。

阿蠻望著不遠處正在搬運作品的那一群人,不小心瞄見了一倒熟悉的身影...不對,是兩道,另外一道是他想也想不到的人。
「赤屍?他居然也來了...」
「你遇見了朋友了嗎?」
「不...」阿蠻帶著一點苦笑道,「那兩個人...應該算不上朋友吧,或者說...是八個人...」
他萬萬沒有想到赤屍跟彌勒一行人也都來了。
「是運送豺專家狼醫生跟保護專家彌勒對吧。」灰色怪盜一語道出他們的身分。
「看來你也認識他們呀。」
「畢竟我也算是道上的人,多多少少都聽過豺狼醫生的名字...」灰色怪盜看了看那個彌勒,接著道,「至於保護專家彌勒...我有意下次請他們替我保護幾樣作品...」
「看來你有機會了。」阿蠻看著他們的身影往他們的方向走來,十分不願意瞥著眼前的不速之客。

「喔,這不是美堂嗎?」依舊是全身烏黑的赤屍拉著帽緣笑道,「這麼巧也來參加這個鑑賞會?」
「不關你的事...赤屍。」
雖然赤屍的危險度非常高,但是阿蠻的全副心力卻是放在眼前的彌勒身上。
只有他,是他怎麼也不願意交手的人。
「好久不見了,美堂蠻...」為首的是對阿蠻恨之入骨的彌勒夏彥,只見他皮笑肉不笑的對著眼前的仇人打招呼。
「是阿...好久不見了。」阿蠻的聲音一樣是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上次的傷我都還沒有跟你算呢...」
「或許我們該找個時間來算算總帳了,美堂蠻。」
「我正有此意...」

眼看戰爭一觸即發,赤屍倒是在一旁冷眼旁觀著兩人的明爭暗鬥,倒是灰色怪盜出面喊停:

「不要在這個藝術殿堂當中惹事生非...兩位先生。」
發覺不該把自個恩怨參入其中的阿蠻早一步恢復神智,冷哼了一聲之後便退到一旁不坑聲。
「下次見面,即將會是你的忌日...」夏彥冷聲警告便轉身離去不多做留戀。
「夏彥...」平板單調的聲音低喃,讓人猜不出的冷淡疏遠。
難以查覺的,兩個在被過身去時皆露出一種只有兩個人能明白的笑意。
但,沒有任何人發現。

「你今天的裝扮讓我想起一個人呢...」赤屍笑道,又是那一抹冷漠帶著興趣的微笑。
「哼。」
「不過挺適合你的呢...」赤屍頓了頓,又續道,「跟你對他所說的綽號一樣...公關男呢...」
「你.......」
「蠻,我們去看畫吧。」在阿蠻想要發火前灰色怪盜搶先一步將蠻帶走,卻發現她將蠻帶走的瞬間看見赤屍略帶寒冷的殺氣。
「祝你們玩的愉快呢...呵...」赤屍面帶微笑的目送灰色怪盜與阿蠻離開他的視線,但是那目光卻怪異的讓阿蠻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就像被盯上的獵物一樣。
但是不容阿蠻多想,灰色怪盜已經將他拉到外頭去,避開裡面沉悶的氣氛。

「今天是來看展的...蠻,你不太正常唷。」灰色怪盜將蠻拖到一邊後第一句話便是這個。
阿蠻倒是有點訝異她為什麼會察覺到這一點。
「嘿嘿,有嗎?你想太多了吧。」阿蠻不怎麼巧妙地帶過這個話題。
「你今日一來便帶著倦容,雖說是奪還但你的疲憊也太不尋常了...」眼神一轉,灰色怪盜拉著阿蠻的領帶將阿蠻的視線與她平視,「你已經很久沒有睡好了吧...你還是好好休息一會吧。」
難怪他的臉色看起來額外蒼白,眼窩底下還有著不淺的黑眼圈,看來他好幾日沒有闔眼了吧。
阿蠻微笑,為著她的細心與體貼感到窩心。
「你希望這場鑑賞會泡湯嗎?」
「但是你的身體更重要。」
阿蠻一愣,他沒有想到灰色怪盜的反應會是那麼的大。
「Gray,這不像你...」
「但是疲累的美堂蠻也不是我所熟適的。」
「喔?」阿蠻再笑,「那你希望我怎麼做呢?」
這下子,換灰色怪盜愣住。
阿蠻拖下自己的外衣披在灰色怪盜身上,「大小姐,我會回去好好休息的,先讓我把這一場鑑賞會逛完再說吧,我可是很久沒有參加過免費的鑑賞會呢。」
捉著阿蠻披在身上的衣服,微溫的暖意傳到心裡,這個人連體貼話都不肯說呢。
但是灰色怪盜卻喜歡他的這種體貼。
「你以後想來我都會約你的...」
「喔?這麼大方。」
「我說過你更適合走在藝術中的...當然希望你多接觸一點。」
「謝謝你的好意了呀...可惜我還是無意想要轉行。」
「我不會勉強你的,只是建議而已。」
「哪天我心情好轉行我在告訴你........」
眼前突然一黑,阿蠻屈膝跪了下來。
「你還好嗎?」
「沒什麼...血糖過低了一點而已。」阿蠻搖搖頭,想要甩去那種昏眩趕卻徒勞無功。
「我看你還是休息一會吧。」
「唔...好吧。」當下之際,也只能這樣子了。
靠著自身的意志裡勉強走到一旁的長椅邊,來不及坐好便倒向一邊去,不偏不倚的落到了灰色怪盜的懷中,阿蠻掙紮想要起來卻是力不從心,只能投以她一抹抱歉的苦笑。
「沒關係,你就先休息吧,等會我會叫你的。」
真是沒想到,她居然看的見虛弱的他?!
她以為她永遠看不見的說。

「唉...沒看到作品就算了,還出盡了洋相...今天真是倒楣呀。」阿蠻無力的說,雙手抵在額間說道。
「喔?對我來說並不是呀。」灰色怪盜笑咪咪的道,今天可以看見這幅景象算是最大的收穫了。
「你是存心看好戲的嗎?」
「呵呵...」灰色怪盜微笑不語,看著他頭痛的樣子心情好極了。

「對了,你幫我打電話給銀次吧,我看他一定要在那裡煩惱他怎麼沒飯吃了。」
「嗯...要叫他來接你嗎?」
「唔...好吧,如果他還清醒的話。」
「那你就先睡吧,我等會會打電話給他的。」
「謝謝了...」

看著阿蠻不帶防心的閉眼小憩,灰色怪盜沒有告訴他,直到他快清醒後她才打電話給銀次...

「實在是個很有趣的晚宴呢...」灰色怪盜低喃。

「有點...捨不得結束呀......」脫口而出的感嘆在出口的時候愣了愣,閉眼凝神,張開眼後又是原來的自己。

「只是個宴會罷了。」

沒錯,僅只是一夜的落難王子。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