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WEEK》5

作者:蘇沛

《Friday》

下過雨的大地泥泞,還有著雨水的痕跡如小溪般流過濕爛的泥巴,即使如此,也澆不熄場中人的雀躍。
是的,今天是難得的園游會和運動會。
不過,事情并無絕對,必然有例外。
例如像是:來到校園不起眼角落的阿翔。
「都快要考試了,還辦什么活動呀…」瞞著眾人到一旁偷閑的阿翔蹙起了眉,不理解為什么學校會辦這种浪費時間的活動。
「真是無聊。」阿翔逕自下了評語。
走到唯一一張不被雨水疼愛過的長凳上坐下,翻閱著自己帶來的書籍啃讀了起來,這是當時他在魯西法身邊時常常涉獵的書籍,關于魔女一族的事情。
「Hexe…」看到這行字,又看見了旁邊的注解…不由自主的,他想起了那個人說過的那句話…
“跟過去的我一樣…”那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難不成,他也是被拋棄的孩子嗎?
還是他一樣是孤獨的孩子…
孤獨…果然是很适合他的形容詞呢。想到這里,阿翔輕笑了數聲。
他想問他,什么一樣?哪里一樣?他有什么資格來教訓他?
不過…他比較想知道今天他會不會來…
別癡心妄想了,阿翔自嘲著。他怎么可能會來…
想著想著,阿翔又拿起書本繼續研讀下去。
「你不去參加活動,坐在這里看書呀!」那個人的聲音傳來,是因為自己太想他所以才會幻听嗎?
不里他,繼續看…
「喂喂,用不著那么用功吧?不見得你這樣讀就會考出好成績的。」
這次确定不是作夢了,他應該不會連眼睛都出了問題了吧。
「你…你怎么會來?」
「被逼來的,死老太婆要我來看看你還有沒有活著。」果然是阿蠻特有的囂張式語气,任誰都無法模仿的來的囂張卻不讓人厭惡的狂傲。
不過,如果他不想來的話,就算別人怎么逼他他也是不會來的吧?!
一想到這里,他就對自己可以得到他額外的關心感到欣喜。
「謝謝,我過的很好…」
「伶奈他們也來了,去看看他們吧。」阿蠻比比操場的方向。
「等等,你怎么會知道我在這里…?」他沒有跟任何人說他會來到這個地方,他怎么找到他的?
「因為本大爺神通廣大。」
「因為你以前也是一樣吧…」如果他說他的過去跟他一樣,想必他也常常一個人獨自坐在一隅讀書。
「死小鬼,別亂猜。」像是被猜中心事一樣,阿蠻又是那种气急敗坏的語調。
「一定是被我說中了!」看他的這個樣子,更加深了阿翔心中想的,「你說過你跟我很像的,所以你一定也是一樣。」
「那又怎么樣?」態度一轉,阿蠻變回了平常吊而啷噹的跩樣,但是卻不讓人感到討厭。
「你也很喜歡看書吧。」
「看過的書你一輩子都追不上。」囂張的不可一世的狂傲,但是卻沒有人不信服他的話語。
因為他就是有那個本事夸耀。
「難怪你可以輕而易舉的識破魯西法的計謀…」
「廢話,本大爺是無敵的。」
「那我一定要追過你!」自尊心不下于阿蠻的阿翔,出口對阿蠻下了戰帖。
而阿蠻眼中則閃過一絲絲的贊許。
語畢,阿翔便拿起書本繼續鑽研,沒過一會,一只修長白皙的手抽去了他的書本,抬頭一望便望進了他蔚藍色的眼眸。
「也不用急于一時吧,放松有時候可以讓自己讀的更多。」
雖然知道他是為他好,但是阿翔還是忍不住想要跟他爭斗一番:
「你是怕我追過你吧!」
「死小鬼,你說啥?」
「你才比我大兩三歲而已,憑什么叫我小鬼?」
誰都可以叫他小鬼,惟獨他不行。
一但這种關系确立了,他跟他之間的距离便會拉大,他不要這樣。
他要站在跟他相等的地位上!
「小鬼就是小鬼,連思想就是那么樣的小鬼。」
「我看你一定是以前常常被叫小鬼,所以你才會對所有比你小的人刻意貶低一番。」
兩個人玩著像是繞口令的東西,要不是邏輯性很強的兩個人穩定會被這种話語給弄得七昏八愫。
「死小鬼,你欠扁是不是呀…」怎么最近愈來愈多人挑戰他的權威了?
「只要你告訴我你的過去,我就不說。」說那么多,他只想知道他的過去罷了。
他只知道他是貴為一族的魔女之王而已。
「呿,有什么好講的呀!?」現在大家是串成一气是不是?!每個人都逼著他想著他不想回顧的過去。
「你說過你的過去跟我一樣呀!哪里一樣呀?」
「听過就算了拉!死小鬼,別問那么多了。」
「Hexenjagd…」
「什么?」阿蠻听見那一串熟悉的德文,楞了楞了會才回過神來。
「獵殺女巫,阿蠻你是在那一場浩劫活下來的人對不對?」
听見這個字眼,阿蠻想要裝做不知道的樣子也只能宣告放棄。
「死小鬼…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你乖乖讀你的書就好了。」
這年頭,每個小鬼都這么不可愛…
「你也是被爸媽拋棄的孩子嗎…」阿翔小心翼翼的問,卻發現他的眼中閃過濃濃的哀愁。
雖然就僅僅只有那一瞬間。
「死小鬼,并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享用老爸老媽的關愛的,你只要念好你的書就好了。」
他現在知道,為什么會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了。
一來,他隱藏的太好。
二來,發現的人總會在要繼續探測下去時看見他露出哀傷的模樣,任誰都不愿意再將他的瘡疤再撕開一次。
「念好書就可以幫你了嗎?」
「什么?」
「未來,我當了醫生之后,我絕對不會讓你再受傷,你愿意等我嗎?」
阿蠻望進阿翔充滿自信以及堅定的目光中,嘴角微微上揚,用讓人察覺不出來的溫柔淡道:
「如果你考上了,你再來跟我說這一句吧。」
「嗯!」這么說,他是愿意等他的了!
他絕對不會讓他失望的,他一定會不會像他的搭檔一樣讓他受那么多傷害的!
絕對不會!
「不過,阿蠻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什么?」
「你剛剛一個問題都沒有回答我呢。」
這個死小鬼…給他三分顏色就開起染房來了呀!!
「你想要嘗嘗邪眼的滋味還是蛇咬呀……讓你選?」
「嘻嘻,我都不想要。你可以不用回答我任何問題,只要答應我一件事情就好了。」阿翔賊嘻嘻的笑著。
「啥事?」
阿翔走過去挽住阿蠻的手,難以相信的純真笑容漾在嘴上,「只要陪我過完這一天就好了,你今天要陪我到園游會結束。」
「臭小鬼…」
「不說話,我當你答應了唷!我們走吧!」阿翔不等阿蠻反悔的机會便把阿蠻拖著走,因此,他也沒發現阿蠻悄悄松了一口气的模樣以及挂在唇上淡淡的笑意。

“小孩子就是應該要這樣活下去,即使你的命運曾經乖舛過…”

“只要,我的后路不要再有人踏上就好了…”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