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之入骨

《恨之入骨》

作者:撒謎

我喜歡美麗的東西。
櫻花在旁人看來是美麗的。
但我卻不喜歡。
相對與櫻花本身,
我更喜歡關於櫻花的一個傳說。
不記得是誰說過:
櫻花樹下埋藏著屍體
櫻花之所以開的這麼絢麗
是因為它吸取了屍體的血液
至於是不是真的,
我倒不想知道。

但最近遇到了一個人
第一次看到他時沒什麼感覺
他也只不過是一個囂張臭屁的海膽頭罷了。
所以,對於喜歡美麗東西的我來說,
他並沒有任何地方讓我值得注意。
這種想法直到第一次與他正面交手時
我才發覺自己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為此,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他的鼻子上一直架著一副眼鏡。
深色的鏡片掩蓋住了雙眼。
第一次交手是為了什麼
我已經忘了,
對於不重要的東西也沒記住的必要。
只是在猜測出他的下一個動作時,
我很好的躲過了他的攻擊,
並狠狠的反攻了一拳,
眼鏡摔在地,
他也很狼狽的退後了幾步,
才站穩腳步。

這時的他已經沒有了第一次見面時的囂張笑容
嘴角只是輕輕的往上翹了一下,
時間很短,但對於全力觀察敵人下一個動作的我來說,
卻是看的很仔細,
藍色大海中燃燒著炙熱的火焰,
很美麗的雙眼。

在挑舋的微笑以及炙熱的目光注視下,
感覺自己也快要燃燒起來,
渾身的血液沸騰,
情緒頓時不受控制的興奮起來,
這對于一直很冷靜戰鬥的我來說,是很不明智的。
因為對手是個實力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兇狠又美麗有著高人一等智慧的野豹,
最後,戰鬥以他渾身掛滿傷自己失去一隻手腕而結束。

第一次戰敗,
第一次估計錯誤,
第一次壓制不住自己情緒,
第一次在戰鬥中感覺如此的興奮,
第一次失去了手腕,但也將是最後一次。
第一次如此渴望的想撕裂一個人的身體,撕碎臉上掛著的輕蔑的微笑。
第一次想挖下一個人的雙眼(呵呵,他那雙美麗的眼當收藏品肯定不錯)
太多的第一次,讓自己內心深處嗜血的野獸蘇醒了,
殺了他──內心的野獸咆哮著。

如果傳說是真的,
撕碎他的身體,
把他的屍體埋藏在櫻花樹下,
那麼,到明年春天,
一定會開出比任何櫻花樹都要美麗絢爛的櫻花吧。
也許,為了他,
我可以再破例一次,
第一次期待明年櫻花開放後瞬間的凋零,
這一定將會是自己看過的最美麗的景色。

因為櫻花最美的時刻就是在凋零的那一瞬間,
人呢,最美麗的時刻是在什麼時候呢。

再次看到他時,
他又成了那個囂張臭屁掛著誇張的笑容的美堂蠻,
刺眼的想讓人恨不得剝掉那一層腐敗的表情,
這樣的他,根本就沒有殺掉的價值,
轉身就走,
殺他的機會有很多,
但在他最美麗的時候殺了他
這才是自己內心深處最想要的。

想起對決的時候,讓自己血液沸騰的他──
也許,只有在生死戰鬥中的他才是最美麗的吧。

無限城,
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
在這堭戮每天都在上演,
但卻沒有任何一個能挑起自己的戰鬥欲望。
想再嘗一嘗那種殺人的快感以及
能讓自己興奮的全身顫栗的戰鬥。
這種欲望無時無刻的不在折磨著自己,
所以答應了那個小鬼的計劃,
等待著美堂蠻步入自己設下的死亡陷阱,

等待的時刻是最難熬的時刻,
渾身沸騰的血液快要爆炸了,
就連斷裂的手腕處也開始興奮起來,
得不到舒解的欲望更令人難以壓制。

“美堂蠻,快點來吧,我的渾身都好痛,想把你殺死的欲望不斷的在折磨著我,好痛,特別是被你碰到過的傷處好象快要撕開了,這種痛只有用你的血才能令我平息,所以,美堂蠻,不要讓我等的太久哦。”

果然,他沒有讓自己失望,在這一次對戰中,比上次還要激烈。
望著他使出不斷被自己誘導出來的力量,
一次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驚險,
刺激著大腦神經。

可惜,最後戰鬥並沒有進行到底,讓幾個多事的人破壞了。
很可惜,美堂蠻竟沒有死在自己手中,在他最美的時刻。
更可惜,到最後連美堂蠻自己都不知道在戰鬥中面臨死神到來的那一刻是他最美的時候。
最可惜,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年櫻花開放了,櫻花凋謝的那一瞬間的美,自己竟沒看到過一次,雖然到現在。自己還是不喜歡櫻花。
但最讓自己遺憾的是──竟不是死在他的手中。

我叫不動,
不喜歡櫻花,
最近遇上了一個人
一個讓自己恨之入骨,
恨不得親手殺死以後,
再把他埋在櫻花樹下,
名叫美堂蠻的少年。

為什麼不喜歡櫻花?為什麼有這麼強烈的殺死他的念頭?
直到死的那一刻也不明白。
只是本能的欲望讓自己想那樣做而已。
在與他第一次戰鬥時,從手腕脫離自己身體的那一瞬間,這種本能欲望就從傷口處猛然的進入了自己身體各處,並迅速的深深的刻在了心臟上,每一滴血,每一個細胞,每一塊骨,都在叫囂著:殺了他!

一生從來都不會壓抑自己欲望本能的不動帶著遺憾在無限城靜靜的死去。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