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舞

《冰舞》

作者:蘇沛

冬天的冷寂,如針般的刺骨,感觸到只屬於冬天的寒冷;帶著純潔的白色雪花,反射黑暗的過去,僅剩未落地的雪片,未染上悲傷的純潔。


如精靈般輕盈的舞姿,黑白相間的身影,嬌小的身軀在冰上更顯得柔美可人,緊抓住所有的視線。天衣無縫的默契,羨煞了所有人,即使場中的主角並不搭配…

「喂…緋影呀……」喘氣,練習已久的身軀開始疲憊,口中正不斷吐出白色的煙霧,臉上也出現了淡淡紅暈,似雪的肌膚這時才染上了凡間的人氣。

─如黑夜般黝黑的發絲飄揚,這是場中黑色的身影。

「嗯?」一樣也是氣喘吁吁,不過他還得應付靠在他身上另一個人的重量──即使他輕的不像話,那位囂張盜變成一種可愛的人。

─如雪般潔白的發絲飄揚,這是場中白色的身影。

「為什麼我要陪你去參加什麼溜冰比賽呀…」無奈,眼中蓄滿了不滿,好像在為當時的決定做出懊悔的舉動。不過事實上也是如此…
「你答應了,不是嗎?」找出毛巾擦汗,不過不是先擦他自己,而是那位正鼓著腮子生氣的人兒。
「但是你們沒有說是雙人組的呀…」而且還是男女組的!比較矮的他,無異被歸類去跳女角的角色。
「奇羅羅已經報名了…」
「可惡…」怎麼每次遇上奇羅羅就穩沒好事。
「要記得換上女裝唷!奇羅羅提醒的。」早知道他一定會氣的牙癢癢的,在報完名之後她就躲的無影無蹤,跑的不見人影。
「可惡呀!!!」


+++++++++++++++++++


「我先跟你說唷!我已經犧牲這麼多了,一定要給我贏呀!!」
「小心別出錯就行了…」再三可惜看不見他的樣子,唉…他一直想親眼瞧見他現在的模樣,以及他眼底那美麗的神采。
「哼!如果我出錯的話,我就隨意答應你一件事情!」


+++++++++++++++++++


「呵呵…我現在要你來兌現羅…蠻………」輕笑,放下過去成見的他,笑了一臉燦爛。


+++++++++++++++++++


呼嘯而下的急速,刮起的飛雪如狂濤般狂野。黑色身子微微向前傾,到達極點時,重心往後,再一個坡度較陡的斜坡上揚起一到完美的弧度,一個漂亮的空中翻身在空中飛舞著,黑色身影像是要展翅高飛一般。腳方踏地,身子往後,腳微屈膝,在雪地上刻畫出一到斜直的痕跡,白色布幔在那人的角底下如海浪般前進,不減緩速度,反而利用屈膝微蹲重心下移的時機向上躍起,跳過一個窪地,身子低到像是可以抓到雪一般,抓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停止了前進的速度,脫下護目鏡甩頭,烏黑發絲飛揚,在白色的雪地中更顯的黝黑。忽略四周驚嘆的驚呼,以及飛射而來的驚艷,他關心的事情只有一樣。

「銀次那傢伙呢?」

被問話的人還處於震驚狀態中,好一陣子才又回過神來:
「你說銀次呀…」瞥向一旁的樹下,「他在那堙K」他眼睛花了嗎?!他剛剛看見的人真的是他?
那個囂張到天神共憤的美堂蠻?
「呿…那白癡…」阿蠻走往樹的方向,到了那像是真人般大小的雪人前面頓足,一腳踹向雪中去。
「還不趕快出來呀!待會被凍死我可不管你。」雖然嘴中說著無情的話語,不過行為倒是與話不符,還是伸手將銀次從雪堆當中拖了出來。
「嘻嘻…」被凍的雙唇發紫,雙手雙腳都不停顫抖,不過銀次仍是呆著一張臉傻笑著。
「你笑什麼呀…?」阿蠻被這個笑容笑的頭皮發麻,基於本能打了銀次一拳,「你笑夠了沒有了呀……」
「嘻嘻,阿蠻你好厲害唷…」他之所以會摔到雪堆當中,就是因為阿蠻剛剛的英姿,讓他失神滾到一旁…
不過,阿蠻剛才那樣實在是好帥呀……像是雪中的黑天使一樣!
「廢話,本大爺當然厲害了!還用你說嗎?!」再打了銀次一拳之後,阿蠻使力抓銀次起來站好,幫他拍去身上的殘雪。
明明就比他先滑下山,結果居然被追過不說,還跌到樹下,他是怎麼溜的呀?
「呼…好冷呀……」搓著雙手,卻發現自己的手套早就已經不見,難怪他的手會異常冰冷呀…
「白癡。」脫下自己的手套,阿蠻把手套丟給銀次,「喏,拿去。」
接住阿蠻的手套,銀次帶著疑問抬望眼,「阿蠻,那你呢?」
「不用你管拉。」從口袋拿出一包煙,阿蠻點了火之後開始抽了起來。「趕改快把手弄熱,不然你就等著凍傷好了,到時候我可不管你。」
「嘻嘻…」銀次跑到阿蠻面前,「可是阿蠻也會冷呀…」抓起阿蠻的手,銀次在兩個人的手心呵氣,「這樣的話,我們的手就不會冷了…你說對不對?阿蠻…」
「…」煙蒂掉到雪地上,熄了。
「嘻嘻……」趁機抱住阿蠻,銀次得逞的笑著。
「…唉……」阿蠻吐了一口氣,無奈的任銀次抱著取暖。
事實上,真正取暖的人是他吧…他的體溫無論何時都比銀次來的低…
算了,隨他去吧…

沒察覺銀次一臉渴望的樣子,等到他看見銀次的臉時,銀次的凍紫的雙唇已經覆蓋在他的唇上,體溫…漸漸達到平衡…

「…」從頭到尾,阿蠻始終都是任銀次擺布。
為什麼要任他擺布?!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好像都一直放縱他……算了,跟銀次這個心智年齡不到小學生階段的人計較,只會累死自己而已…
「這樣的話,我們體溫就一樣的唷!嘻嘻……」凍紫的雙唇開始紅潤起來,卻沒發現阿蠻的唇上的溫度比以往高出許多…
「…回旅館去吧……」這下,他想無視於四周視線也做不到了…

呲─────

“什麼視線?”阿蠻環顧四周。
“是他多疑了嗎…?”
看看四周圍,他並沒有發現到任何可疑的身影…
“想太多了吧…”

「不行唷!阿蠻,我們還要去溜冰場溜冰呀!」銀次完全沒察覺四周有啥奇怪的。
“難到那道視線是針對他…?”知道銀次的感應四周的敏銳更加提高,他如果沒發現的話…是他想太多了嗎?
「阿蠻,走了拉!」銀次拉著阿蠻的手,直往溜冰場去。
「喔…」

待兩人走了有段距離,隱藏在樹之後的身影才走出陰影。
「不愧是蠻…感覺一樣敏銳呀……」笑了,白色的身影消失在白色景象當中。


+++++++++++++++++++


應該是默契絕佳的搭檔,卻在溜冰這件事上面有了代溝…

「不對,要先踏左腳拉!」
「我的左腳嗎?」
「白癡,你踩到我的腳了呀!是我的左腳拉。」
「喔…」

這樣的對話,一直在場中回響。始終達不到協調的兩人,到最後都宣告放棄。

「嗚嗚…想跟阿蠻一起溜冰拉……」趴態銀蹲在阿蠻的腳邊,可憐兮兮的博取在一旁看的人同情。
「白癡,練個一百年在說吧!」抓著毛巾擦汗,阿蠻一腳把銀次踹到旁邊休息區去。
「阿蠻…你也不用那麼狠心吧……」海溫把滾出去的銀次抓回來,一臉不滿的對阿蠻道。
「哼…要你管。」
「你會遭報應的…阿蠻……」
「最好是這樣…」
「的確是這樣唷!蠻君…」溫和的聲音突然介入其中,阿蠻看見來人之後,手中的毛巾掉落在冰地上。
白色的身影笑咪咪的對著阿蠻笑,即使他的雙眼並看不見。
「緋……緋影?!」
「好久不見了…」一樣,微笑,不過阿蠻這時倒希望對打算了,他可不想看見他那帶著涵義的微笑…
他的直覺告訴他,他的目的絕對跟他微笑的程度成反比,愈是溫和愈是悲慘…
「有事?」廢話,沒事他來做啥?
「一起溜冰,如何?」走近阿蠻,依舊的微笑,彷佛有的過節都不存在似的親密。
「不要!」堅決反對,他的記憶深處好像一再提醒他一件不好的事情曾經發生…
一定沒有好事!
「你沒有說不的權利唷……」
「啥?」全身寒毛豎起…
「你欠我一個約定…雪地堛犖踰F……」緋影在阿蠻耳邊輕聲道,「記起來了嗎?蠻…」
看到阿蠻的身子微微顫抖,便知道他一定回想起來了。
「說過的話可千萬不可以反悔唷…」
「……忘記他!」
「忘的了嗎?蠻…」溫和的微笑,從頭到尾不曾改變的神情。
「…你以為發生過那件事情之後,我跟你之間還有可能不心存芥蒂的一起溜冰嗎?」從齒縫迸出的話語比雪還還要冰冷,從眼底射出的火焰比火還要熾熱,不過緋影什麼也感受不到。

雙人溜冰,意味著彼此要完全的相信對方,將自己交給對方,不然這也不叫做雙人溜冰了。

但是,他跟他之間是絕對不會沒有隔閡的……

只要那件事情被記憶著,就不會有寬恕的一天…

「更何況,我是『男』的…你要我怎麼溜呀……」男女雙人溜冰,小時後是小時候,現在他才不願意,有損他美堂蠻的名聲!
況且他高如天的自尊也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無所謂。」緋影面不改色的反駁阿蠻的反對,「你絕對不是問題…只要你配合的話……」
「換上女裝之後,誰也認不出你…別忘了,是你當年自己不小心失誤的唷……」緋影小小聲的在阿蠻耳邊威脅,一點也不擔心阿蠻會逃走,因為,自尊心高傲的他,絕不可能在敵人面前示弱的。
「………這番說辭是誰告訴你的?」記憶中,緋影並不是這樣的一個人,想必是有人事先跟他套好話了吧…
「奇羅羅。」不意外他會發現其中有所疑問,緋影大方的公佈答案。
「又是她……」每次碰上他,就絕對沒有好事…
「我寧可我們現在當場打起來…」也不願意跟你一起下場溜冰!
「他們一定在等著看好戲吧……」他敢說,這件事情絕對是他們對他的懲戒!明明知道他…
「阿蠻~~你們在聊什麼呀?」銀次撲過來擋在兩個人中間,雖然看起來不像要打起來的樣子,但是多防範一點總是比較好的!
因為,彌勒一族視阿蠻為仇人…口口聲聲說要殺了阿蠻…
他不想看見阿蠻跟他們打起來…
「銀次小弟,你想不想看見蠻在場上溜冰呀?」緋影轉而說服銀次。
「嘎…」沒料到會問到這種問題,銀次呆楞了一下,「你說阿蠻溜冰?想呀!當然想呀!」銀次樂的點頭,沒看見阿蠻已經俯著頭,開始嘆氣起來了…
“白癡…中計了還不知道…你會害死我的,銀次…”在心中嘆起第N口氣,寧可對戰遠超於一起溜冰,他一點都不想『穿女裝』溜冰呀…
「蠻,你也聽見了,你還不答應嗎?」
「銀次…你害死我了……」果然是報應,不過他也不會讓他們那麼好過的!
「什麼?」銀次腦中都在幻想待會阿蠻的英姿,卻沒想到待會出場的阿蠻,已經遠遠超出他的意料之外了…
「你這個白癡!」揍了銀次一拳之後,心情不但沒有變好,反而更鬱卒了。
他已經看見海溫那幾個傢伙路出賊兮兮的笑容了,可惡…

「你們等著瞧吧…」瞪了他們一眼之後,阿蠻轉而跟緋影離去。
他發誓,他一定要讓他們大吃一驚!絕對要!
這是他們幸災樂禍的下場…


冰上,佇立著一黑一白的身軀便無他人。

身穿著白色及膝的風衣搭配內堬`灰色的皮革,象牙白長褲扣著金屬片的腰帶,衣擺滾著金絲邊環繞成一個像是月牙弧度,在雪地當中散發出屬於雪的潔白光芒,掛在嘴角上的溫和如冬日的太陽,明明看不見的雙眼有如灌注靈魂般螫人,直射心底的反白,溫和而不失威嚴,溫暖卻又帶點冰冷,一切都像雪地應該有的特色──就連頭發都是皎潔的雪色。

但,令人難以拉開始視線、心甘情願讓出場地來的原因卻不只是因為他,而是另一位散發出來的魔力令他們拜在他的裙擺之下。

時間彷佛被定格!

妖艷色彩的蝴蝶在烏黑亮麗的發上飛舞,末梢碎星的銀粉,在像是銀河一般黝黑的長發上點綴的星光一樣,閃著迷絢的柔美;湛藍的雙眼如藍寶石般閃爍著非人的光彩,直盯進去,卻又像鑽石一般的奪目,永恆的美麗,像是被吸進黑洞一般,一但踏入就永遠不可能回來;雙耳叮咚作響的旋律如精靈的的豎琴般清脆,搖晃著的水晶催眠著人類的神經,疲憊的神經躍動,像是圓舞曲般引起人跳舞的欲望,與妖精共舞;勾魂的笑容帶著一點輕挑,紫色的迷幻招手,呵出的白氣似乎都帶有香氣,嗓音夾著柔媚入骨的低沉,在心底引起陣陣回響,引起共鳴,想要尖叫卻又怕褻瀆了眼前的美麗。

黑帛披肩覆蓋在纖細的肩膀上,勾著銀色滾邊夾帶黑色流蘇傾泄而下,在雪白的肌膚與黑色親吻的交界,鏈著一條溝通的銀鏈,拉入地獄的極樂;荳蔻指尖交錯著戒指光彩,高雅而不庸俗,與塗著淡紫色的指片做了最好的搭配,手一勾,靈魂便到手擒來,心甘情願;銀色金屬片搭配黑色皮革腰帶在腰上繞了兩圈,在兩股間披垂而下,兩頭別著逆十字夾別針象徵與罪的交易;開叉紫如黑的裙擺,遮不住小腿肚滑嫩白皙的春光,欲想一窺就盡的目光不斷遊移期間,雪色的肌膚與黑暗的黝黑搭配的罪惡,欲死欲仙的妄想不停。

呼吸跟心跳早已停止,停留在冰上的兩人,膠著的視線,被拉進深淵的美麗絕倫,開始有了動靜…

白色身影扶著黑色身影的腰,緩慢的前進,一樣的動作,協調的旋律,明明就沒有音樂卻能讓人感受到韻律的舞動;協調的美感沖擊著身軀、靈魂,未知的驚喜充斥心靈,圓滑的弧度在冰上刻畫出一條長長的軌跡,白色的身影抱起了黑色的身軀,雙眼對望,一同跳躍,支撐著黑影的右手托著他的身子在空中轉了兩圈落下,離心力誘使黑影以白影為軸心旋繞,最後,落入白影的胸懷。

維持這樣的動作繞了一圈,甩出雙手,黑影背向後彎下腰來,黑發垂落在地,單腳站立,另一條腿則抬高90度姿勢平舉,白影握住腳踝,手撫著黑影的背部,向著黑影彎下腰,兩人貼近,曖昧誘惑人心的氣氛隨著黑影的媚笑感染所有人。

快板,旋轉的速度開始加快,右手相互扶持,低頭轉圈,向後伸展,白影抱著黑影的腰際向上舉起,橫臥在白影的頭頂上,裙擺漸漸滑下,露出一大截雪足,固定發絲的發夾飛到一旁去,如波浪起伏的烏溜黑發與白發畫出了以兩人為軸心的同心圓。

狂野的火焰在冰上燃燒,如精靈般輕靈的舞姿飛舞,冰上的舞姿,交之錯橫,數不清的影子在眼前跳躍,數不清的念頭在腦中飛快的跳過,超越極限的動作都像是要挑逗人心的誘惑,親密的舉動,舉手投足間都帶著陰柔的迷惑,不時露出的窈窕曲線依靠在白影手臂中,將自身完全奉獻給白影,隨著他的心跳做出相映的配合,跳起、旋轉,緊粘著彼此的視線,不因為衣服的不恰當而有所阻礙,這般服飾,應當此而有所困擾;結果不然,反而將不該屬於凡間的魅力完美的表達出來。

眼前開始起了薄霧,兩人喘息的雲煙,與冰上嘶起雪花,維持著彎腰胸貼著胸的曖昧姿勢,彼此的呵氣交替著,這是曲終前的最後一個休止符。

「行嗎?」微笑,溫柔的詢問著。
「你說呢?」一樣微笑,行動代替了回答。

纖細柔弱的素手搭在白影肩頭上,身子失去重心往冰上倒去,白影即時彎腰捧住,維持這個動作轉了好多圈;最後,白影將黑影往空中拋去,在空中轉了兩圈落下,抱住,白影單膝跪下,黑影躺在白影大腿上,雙腳不點地,兩人的臉貼近,近到用彼此的呼吸呼吸著。

似乎吻下去是最好的end…

白影吻上了黑影的紅唇,纏綿且美麗,為這一幅畫而贊嘆著,刮起的風兒也為他們祝福,飄揚的發絲証明畫是活的,活生生的在眼前展現。

沒有任何喝采,寂靜的驚訝不打擾不屬於凡間的美麗,任何一點干擾都是對他們的褻瀆,沉靜,默默的觀賞才是最好的喝采,用眼神祝福著。

「很厲害嘛…」喘氣,依舊微笑。
「那是當然的……」一樣喘氣,媚惑的微笑一樣感染了看不見的他。
「嘻嘻……」

輕靈的笑聲勾回了所有人的聲音,四周的喝采聲震響,回蕩在整座山堙A連綿不絕……


+++++++++++++++++++


雖然所有人都處於情緒激亢中,但是也有石化、呆楞、驚嚇的人在其中。
下巴都快落到地面上,眼睛突出,活脫脫像是遇見鬼一樣,不過他們看見的人卻比鬼美艷上百倍,不過,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使他們落入不可置信的深淵當中。

「哇∼∼」
「騙人…」
「我不相信…」
「真的是他嗎…」
「這…不是真的吧…」
「我一定是眼花了…」

一人發出一句驚嘆聲,唯有一個人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聲響…

「銀次,你還好嗎?」看著留著鼻血石化的銀次,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是太興奮還是太刺激…或許兩個都有吧…居然臉上可以參雜笑容以及痛苦的暈死,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銀次突然彈起,沖到黑影面前,把黑影擄到一邊。
「阿蠻∼∼∼∼」
「怎麼?」還是有點氣喘,阿蠻香汗淋漓的問。頭上的假發以及身上的任何衣物飾品都均未拔下。
「換回來。」銀次堅決的道,不過他如果可以擦去還在流的鼻血的話,或許會更有說服力。
「為什麼呢?」緋影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阿蠻身旁,無聲無息。
「因為阿蠻是我的!」銀次中氣十足外加火藥滿腔的炮火道。
「憑什麼說是你的呢?」一把抓過阿蠻抱進懷堙A一黑一白的身軀看起來搭配極了,完美的平衡。
「我的就是我的呀──」銀次想要抓阿蠻回來,不料伸出去的手卻被緋影打了下來。
「真是小孩子氣的說法呀…」緋影低聲嘆息,在阿蠻的耳邊輕呵氣,雙手倒是絲毫沒有松脫的意思。
難得的是,阿蠻居然連反抗都沒有反抗的任緋影抱著。
「你說是不是?蠻…」像是惡作劇一樣,緋影故意在銀次面前對阿蠻做出過度親熱的舉動。
就像剛才在冰上時的曖昧。
「……」自己出口只會引起更大的問題,阿蠻決定保持沈默。
只不過他的沈默在兩個人眼中變成了默認而已。
看到緋影理所當然把手放在阿蠻的腰上,又想起剛剛兩個人親密到噴火的舉動…怎麼可以、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把手放在阿蠻的、阿蠻的…
「真是可惜呀…我什麼都看不見,我只能用他人的記憶看見你的模樣呀…蠻……」拾起一撮發絲輕吻,憐惜的口氣。

─四周磁場開始密集…
─雷電開始密佈…

「只屬於我們的魔法冬天…雪地上的妖精………」輕輕的在阿蠻的臉頰上落下一吻,「我信任你,就像你信任我一樣…」
只有絕對的信任,才有可能做出如此完美的默契…
「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我們並不會兵刃相見…再見了,蠻…」不再多說半句話,不再多留戀的離去,悄悄的嘆息來不及發出便已經消失在空氣當中,黑與白的道別,很美…很哀傷……

「緋影…」同樣都感受到那份默契,不過這只是個插曲,短短的插曲,一定是因為天氣太冷導致頭殼燒壞,所以他們才會安然的待在一起,絕對是,今天不過是一場夢而已,一場夢…

不自覺用迷蒙的藍瞳道著再見,如萬年雪的冰凝結成最精粹的冰藍,清澈的清冷,卻又可以感受到陽光反射的熾熱;冰凝聚的愈多,反射的陽光也愈強,冰,也愈寒冷……由埵茈~的散發出凍人的寒氣,卻又反射著光的刺眼,未經人雕琢過的美麗…

靜之美,黑暗當中又帶著溫暖,溫柔之中又帶著寒冷,奇妙的矛盾…


呲──────


呲呲的聲音愈來愈大聲,大聲到阿蠻在怎麼想要忽略他都不可能,轉頭發現,背後強大的電磁波已經覆蓋了銀次全身,一觸及發。

「銀、銀次…」緋、緋影…你一定是故意的…留他一個人下來承受他的怒氣。
「阿蠻────」
腦中念光迅速一轉,想到了幾件事情之後,阿蠻轉而變成討好的嬌笑。
「銀次∼∼∼∼」溫柔的神情,柔柔的嗓音,走近銀次身邊將身子靠近銀次一點,銀次身上的電力當場消失大半。

嘩────電波消失三分之二。

「我們去溜冰好嗎∼∼」見計謀湊效,聲音又更柔了一點,身子也靠的更近一點。

轟───電磁轉往一旁去,炸出一個大洞,威力更小了。

「走拉∼∼」這次阿蠻根本還來不及對銀次做出更近一步的舉動,銀次直接將阿蠻的紅唇貼來降火。
「唔───」

這一吻,到底是有降火抑或是……………

「阿蠻……」
看著銀次一臉渴望的樣子,阿蠻什麼也沒做,只是柔柔的嬌笑著,平常阿蠻要是這麼笑就會讓銀次呆上一整天了,現在這副模樣,更是令銀次當場噴血。
「銀次……」將手心貼在銀次胸膛,阿蠻將唇放在銀次的頸窩邊,輕輕的呵氣,弄得銀次全身開始燥熱起來。
「銀次呀…你怎麼不說話呢?」柔柔甜甜的,完全聽不出明日的狂妄,溫柔的語調讓銀次全身感到輕飄飄的,深入骨的迷戀。
「阿、阿蠻……」腦袋自動空白,只留下阿蠻的影子在跳動,阿蠻的聲音彌繞,阿蠻的體溫傳遞、阿蠻的呼吸裊裊……
「剛剛你不是要我換下來嗎…?那我們就去換吧…」
現在銀次反而猶豫要不要讓阿蠻換回來了…他捨不得這樣溫柔美麗的阿蠻……平日見不到的模樣…
但是他又不想看見大家有色的目光投在阿蠻身上,好矛盾呀……
「那我要走羅…」
「等、等……」銀次現在根本沒辦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依尋本能要求離開的阿蠻留下來。
「嗯?」甜死人的微笑,帶著一點危險的挑逗。
「阿蠻,我先回去吧!」抓著阿蠻便跑,腎上腺素突然急遽增加,不顧一切的把阿蠻這個發光體帶離這堙C
「不·要!」沒有甩開銀次的手,不過阿蠻卻阻止了銀次前進的速度。
「嘎?」

「都是因為你答應要看溜冰,我才會變成這樣…」
「都是因為你之前吻我,我才會被大家盯上…」
「都是因為我太縱容你了,我才會變成這樣…」

「總而言之,我會變成這樣,你要負起大半責任!」

「所以,你就慢慢承擔這種後果吧,BYE!」長發一甩,阿蠻帥氣卻又不失高雅的掉頭離去。
「不行呀~~~~~~阿蠻,你絕對不可以穿這樣出去呀~~~~~~~~~~~」銀次趕緊沖倒阿蠻面前擋住大家的視線。
「不、不然,我來當阿蠻的護花使者好了…阿蠻你絕對不可以落單呀!!」銀次著急的大喊,不過卻抵擋不了阿蠻的腳步。
「好勉強呀…唉唉……」阿蠻已經打定主意不會讓銀次好過的了。
他太放縱他了…
「絕對不會呀~~~~~阿蠻,我求之不得呀~~~~~~~~~~~」誰都不可以比他更靠近阿蠻,誰都不行!!!
「喔?!」危險的魅笑,「是這樣的嗎……?」
「嗯嗯!」銀次點頭如搗蒜著。
「那你就負責擺平他們吧!我要回旅館了…只要在途中遇到半個騷擾到我的人,遇一個我就一小時不塈A,遇兩個就三小時,三個就五小時,以此類推……」
「如果安全回去的話,就由你決定要不要換下來吧,這樣好嗎?」要安然走回去要花挺大的功夫呀…阿蠻心底在為自己找麻煩而頭痛著,果然一時興起的遊戲玩不得呀…
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好!!!」

「那就走吧。」

一路上,黑壓壓的人潮不段接近,加上阿蠻刻意的挑撥之下,前來騷擾的人又更多了,不時的禮物、招呼聲、以及飛吻蜂湧而來,如果想要刻意捉弄銀次的話,阿蠻就會故意朝著某方向笑了笑,想當然爾……銀次他會多麼辛苦了…

「嗚嗚嗚嗚嗚…阿蠻好奸詐…為什麼要對其他人的笑呀………」阿蠻的笑容是他的!其他人不准瞧~~

就離旅館只差那麼一點點…阿蠻就可以安然無恙的走進去了……不過天不從人願,有個程咬金硬是插進來,銀次根本搶救不及。

「阿蠻────」嗚嗚嗚嗚…就只差那麼幾步呀…

最後,銀次是否贏到了阿蠻的決定權?!就由阿蠻決定吧………

「嘻嘻…你,做了“好夢”了嗎?」


END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