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熒

幻熒

作者:千夜

PART·6·蹤跡(上)

鳥兒飛過天空,散落的羽毛是它曾經過的證明;
魚兒游過水底,水面的波紋是它曾來過的痕跡;
一個人如果真的曾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又怎會在離開後毫無蹤跡可尋……


“……我已經把可能想到的資料都查找了一遍,但是……”
Makubex摘下護目鏡,疲倦地揉了揉眼睛,連日來他都沒好好休息過,幾乎是不眠不休地撲在搜索工作上,然而面對眾人期待的眼神,他還是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從熒帶著蠻消失那日起到現在已經過去四天,這四天堙A從最高級的旅店到最陰暗的地下旅社,從出入境記錄到房屋銷售租賃檔案,Makubex借助無限城強大的計算中心侵入到這個東京的各個終端瘋狂地搜索各種資料,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居然沒有找到任何有關那個名為熒的女子的記錄。如果說沒有熒的其他記錄還屬於正常情況——畢竟熒不是這個國家的公民,那麼居然連她的出入境記錄也一並不存在的話,事情就開始變得詭異了。
“她沒有出入境記錄,也沒有在任何旅店和商店留下記錄,唯一一次的記錄是出現在Honky Tonk。”
“她帶走美堂的那個地方,雖然周圍也有流浪漢聚集,但沒有一個人記得有那麼一個女人來過。”
“她是憑空出現的,現在又憑空消失了。”
Makubex的聲音堸ㄓF摻雜了一絲疲倦之外仍然是和往常沒什麼兩樣,只有把手放在他肩上的朔羅才知道這個少年其實是在微微顫抖,她下意識地按緊了那只手。
“那天發生了一場惡鬥,還有那場爆炸……”花月環抱著手臂,皺起了眉,“以那個倉庫為中心方圓一百米的人應該都被驚動了,怎麼會沒有人記得?”
“確實是沒有人有這方面的記憶,沒有一個。”Makubex頓了頓,似乎在斟酌措詞,“不,與其說是不記得,還不如說,他們的記憶堨L們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件事。”
“這……有區別嗎?”
“有。不記得是記憶出現了斷層,而沒有經歷過卻是虛無,即使用上最先進的誘導術,也無法從那些人的記憶和潛意識堭o到任何資訊。”
“怎麼可能?難道說我們都在做夢嗎?”士度的聲音,在他的人出現前先到達了眾人的耳朵堙A他本人,也隨之出現在門後,衣服上滿是灰的他,看上去也是滿臉倦容。“當時在場那麼多人,難道我們是集體發?夢嗎?”
“現在除了你們,恐怕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個人……重傷了美堂蠻後帶著他消失了。”Makubex猶豫了一下,還是選用“重傷”了這個字,在沒有親眼證實之前,任何的猜測都不一定是正確的,而恐怕不止是他,其他的人都不會希望蠻以屍體的形式再出現在他們眼前。
“如果不是美堂的消失是確實的,我們只怕也會當做做了一個夢或見鬼了吧。”花月苦笑,看向士度,“有什麼收穫嗎?”
“沒有。”士度狠狠灌下幾杯水之後才繼續開口說道,“完全沒有跡象,我的動物們根本找不到一點點的痕跡。太奇怪了,這個樣子,簡直就像水汽蒸發了一樣。”
“不,水汽蒸發也會留下印記,那個熒的女人,就像根本不存在……”
“根本不存在嗎?”
不知道是誰喃喃低語了一聲,所有人都是一震。何其荒唐的念頭,但卻是他們共同的感受。兩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可以做到讓氣息完全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一點蛛絲馬跡都不留?如果說他們根本就不存在,或許還能說得通吧?然而能證明他們的存在的,尤其是證明的蠻的存在的人,不止一個。這,顯然是一個迴圈的死結,而誰又能給他們答案呢?每個人都陷入了沉思,直到Makubex的一聲低咳打破了沈默。朔羅心疼地看著眼前面色蒼白的少年,終於忍不住出聲了。
“Makubex,你休息一下吧,現在著急也沒用,今後需要你出力的時候還有的是呢。”
Makubex展顏一笑,隨即斂起了眉,“謝謝你朔羅,只是,我還是會對自己的無力感到難過的……”
“那並不是你的過錯呀,為什麼……”
Makubex轉過了身,重新做回原位,戴上了護目鏡。
“一定會在什麼地方留下憑據的,只是我疏漏了。”
其他人也紛紛向門外走去。
“我還是再出去找找好了。”
“說的是,整個東京還沒有找遍啊。”
“說不定最後要搜索整個日本啊。”
“沒可能跑那麼遠吧?”
交談的聲音逐漸遠去,空曠的房間堨u聞“嗒嗒嗒”敲擊鍵盤的聲音。目送大家離去的朔羅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出聲。同伴們這麼費心費力的理由,她心埵P樣清楚。


不希望那個他們尊敬喜愛的人的笑容再度失去……
不希望那個把溫柔藏在粗魯中的孩子再也無法微笑……
不希望那兩個承諾要彼此相守的人就這樣分開……
他們是那麼認真地追尋笑容和幸福,怎麼可以就在這堸惆B?
追求幸福的權利,那是無論是誰,都該擁有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