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之邀

〔2004-4-7〕《藝之邀》

四月七日
生日花:白頭翁(Wood Anemone)
花 語:才智(Wit)
  純白而給人清純感受的白頭翁,就是被供奉給四世紀時波斯的基督教徒作家-亞夫拉哈特的花朵。所以,白頭翁的花語就是與亞夫拉哈特的才智相匹配的-才智。
  凡是受到這種花祝福而生的人,具有出類拔萃的才智;而且不只富有知性,還兼具有洞察人心的纖細感受力。如果走藝術的路線,或許會比較容易成功?這樣的你,只有價值觀和你相通的人才適合。

灰白色的設計,使整個空間看起來格外寧靜,而灰色怪盜與美堂蠻靜坐的祥和使這裡看起來格外靜謐。

這已經不是知道是多少次灰色怪盜提出邀約,或許不多,但是她每一次前來的目的卻讓他不得不懷疑。

每次每次的奪還,都會讓他勾起一些過去的回憶,他當然明白身為藝術狂的他給他接的委託必定是跟藝術品有關,但是那種奇特的感覺他什麼也說不上來。
會有種難以言喻的默契,跟銀次那種相信的感覺不一樣,那是一種相知相惜的契合,不用說話就可以感受到要表達的張力。

或許是他想太多吧,阿蠻吮吸一口咖啡,淡淡的笑了。


「喔,你在笑些什麼呢?蠻君。」同樣溢著淡淡笑容的灰色怪盜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杯咖啡自己不用出錢所以喝起來特別好喝吧了。」

灰色怪盜自然不會相信他這番掩飾過的字句,但是他也無意去揣測他言中真正的意思。

「是嗎。」舉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能夠安安靜靜的坐在這裡喝咖啡的確很享受呀。」

「你有什麼事嗎?」無功不受祿,阿蠻自然不會相信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又有什麼委託要給我了嗎?」

「委託是沒有...」灰色怪盜語氣頓了頓,「但是倒是有個請求。」

「喔?說來聽聽。」

「我受邀於一個藝術鑑賞會,我想邀你陪同我一起去。」

「為什麼挑上我?」

「目前我認識的人當中,只有你能給我那種相通的默契......」看著他似笑非笑的神態,總是掛著一抹輕佻傲氣,灰色怪盜收起了自己平日客氣的微笑,認真道,「如果可以,我想請你當我的搭檔。」

「為什麼?」看見她難得一見的認真,阿蠻依舊是維持他輕佻中帶有冷漠的微笑。

「比起奪還,你更適合走藝術方面...我不希望你被埋沒在人群之中。」

擁有纖細的感受力與洞察人心的敏銳,灰色怪盜相信他更適合走在藝術裡面。

「謝謝你的好意了...只不過,我更喜歡奪還這個工作。」

她的邀約讓他有些訝異,不過也僅止於訝異罷了。

「是因為銀次君的緣故嗎?」灰色怪盜怎麼想都覺得只有這件事情束縛著他,比起奪還,藝術能帶給他的成就與金錢都遠比奪還來的多,也比較安全些。


「你說呢?」阿蠻沒給一個正確答案,但也沒否定她的說辭。

「好吧,既然你無心走這行,我也不能勉強...」話都已經說的那麼白了,灰色怪盜也不想在跟他討論這些,她知道他所決定的事情是不可能為任何人而改變的。

「那...那個鑑賞會你願意去嗎?」

「如果有美的東西的話,我就去。」並不排斥這個邀約,阿蠻很樂意答應。

「我想你不會失望的。」灰色怪盜笑著,少了點客氣多了點親密。

「詳細的時間地點我會用手機通知你的,還希望你『獨自』前來參加唷。」

「好。」阿蠻當然明白灰色怪盜不想要帶著銀次過去。

帶著一個不懂藝術的人過去只是自找麻煩罷了。

「那,就這樣了,我先走了。」吃飽喝足的阿蠻起身便要離去,在他要走出灰色怪道的視線外之前,灰色怪盜出口喚了喚:

「如果,哪天不想做奪還的時候,歡迎你到藝術的領域來。」

阿蠻回首笑了笑,淡道:

「我會考慮的。」

聽見他的回答,兩個人都笑了笑並未再多說話。

這就是屬於他們倆個的默契,不需言喻。

「你真的很適合活在藝術當中呀...蠻...」

灰色怪盜如斯評語。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