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定情

《一吻定情》
作者:撒謎
自己已經死了嗎?

漂浮在半空中,雨流望著下方。
自己的身体靜靜的躺在石台上。
在神之領域,看到自己的死亡還真是沒什么真實感。

也許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結局吧,
至少對于讓花月受傷的自己來說,
死才是贖罪的唯一方法,
但是,為什么花月的表情很難過呢?

糟糟雜雜的聲音讓雨流听不清他們談話的內容,
只是隱隱約約的听到:
复活是有辦法的
只要阿蠻──
阿蠻,你就救救──
反正只是吻雨──

然后就看到那個海膽頭臉色難看不甘愿的走進了一個房間。

他們要干什么?
雨流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預感,把听到的東西慢慢的聯系起來,便猛然醒悟。
天,他們腦袋有問題嗎?
這里又不是演睡美人的話劇,死人只要別人一吻就就可以复活。
即使能發生這种荒唐的事,那也不用找個男的來吧,這里又不是沒有女人了。
況且一想到讓那個脾气暴躁性格扭曲的海膽頭來吻自己的畫面,心理就一陣惡寒。
不要──他宁可一頭撞死也不要讓海膽頭來吻自己。
(可怜的雨流陷入了思想混亂中,忘記了自己早已經死了的事實)

正當雨流胡思亂想時,房間的門打開了,從房間走出了一個不知該怎么形容的美麗清秀少年(要不是從平坦的胸看出,他是個男孩,雨流還真要以為走出來的是女孩子了呢)
(具体的衣著打扮看此,憑某的水平到目前為止還找不到任何美好的詞語來形容這個畫面,圖片地址:http://www5b.biglobe.ne.jp./%7Ey-bravo/image/gb-wich2.jpg)

再看看周圍的人也都是一副惊艷的表情。
只有瑪利亞了然于胸一切都在預料中的微笑著。

“喂!看什么看啊?”一道粗魯的聲音頓時打破了眾人美好的幻想。
好耳熟的聲音──
他──
他竟是──

當眾人外加一個飄在半空中的鬼魂都知道少年竟是阿蠻時,眼睛都瞪圓了,不敢相信的再次上下打量著。

雨流因震惊過大,做不出任何反應,只得愣愣的望著這一幕──

美麗的少年咬破嘴唇,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滑下。
表情几近虔誠的進行著儀式,美麗澄清的藍色雙眸,眼中溫柔的目光充滿了悲慈与怜憫,這一刻的他就如用寬廣之心拯救眾生的圣母般高貴幽雅。

俯下身,雙手捧著雨流的雙頰,在雨流的嘴唇上輕輕印下自己的痕跡。

在那一刻,漂浮在空中的雨流似乎也能感覺到那形狀完美的雙唇的熱度,心跳似乎也加快了許多。

不對啊,自己既然已經死了,應該沒什么感覺才對啊?為什么此刻的他竟能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發熱呢?

不等雨流想明,就覺得似乎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把自己往下拽,眼前一片黑暗,頓時就失去了意識。

等雨流醒來時,已經身在醫院了。
動了動發疼的四肢,這一覺感覺睡的好長。
回想起昏迷的那一幕,不禁暗自嘲笑道,怎么可能嘛。
做夢都能夢到奇怪的情景,美堂蠻那個粗魯的家伙怎么可能有那么高貴幽雅的气質呢,更何況夢中的少年所擁有的美貌──
雨流腦海中頓時出現了有著雞窩頭,帶著眼鏡,嘴里時刻叼著煙,不時冒出能把人气的火冒三藏的話語的畫面。
再怎么想也肯定不是同一人。

可惜,這种僥幸心理在出院后遇到阿蠻時完全毀滅了。

“哈哈,沒想到你這么弱啊,一下子就死翹翹了,難怪花月不要你跟在他身旁呢。”
令人火大的話,雨流決定當作沒听見,想繞路走。

“喂喂!你等一下,這就是你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還想當作沒听見繼續走路的雨流腳下一蹌踉,回頭,臉色難看,“什么意思?”

“呵呵,也沒什么了,只是覺得為了救你失去了一點血,想買點東西補補身体而已。”滿不在乎的說到。

“……”臉色似乎更暗了一層,難道──難道那不是夢?

“沒听明白?”阿蠻奇怪的望著呆滯中的雨流,好心的再次解釋到:“最近的委托報酬一部分讓銀次買東西花了,一部分交罰款費了,剩下的連買杯咖啡的錢都不夠。現在正好遇到你,你先借──不,是你有沒有想要委托奪還的東西啊,我可以給你打折──”

“等一下──”被一連串的話搞的一頭霧水的雨流打斷了阿蠻的話,小心翼翼的問到,“你說的救我是指什么,該不會是?”

阿蠻一愣,“喂!你可不要想抵賴哦,當時還有許多人在場呢,你要不信,去問問看。我可是為了你而犧牲了不少的~~~~~~~~~~”
越到后,阿蠻的聲音越小,好象是想起了什么,開始別扭起來,臉頰慢慢發紅。

看到与往常不同表情的阿蠻,雨流一時間竟忘了要說些什么,心中一動,走上前,拿掉了架在阿蠻鼻子上的有色眼鏡。

“喂!”阿蠻吃惊的望著离自己很近的雨流。

“我叫雨流,不是喂。”雨流仔細的望著眼前那雙已經沒有任何障礙物擋住的雙眸,藍色深邃的如大海,在陽光的照耀下,似乎閃閃發光的眼瞳,快要把人吸進去的感覺。

“我管你叫什么!”阿蠻生气,伸手想要把眼鏡奪過來。

可惜,由于搶奪過猛,再加上注意力早不在眼鏡上的雨流的沒拿穩眼鏡,手一松──

視線轉向眼前一張一合的雙唇,不知是否是錯覺,就連那沒有血色的嘴唇似乎也有了誘惑力,想起夢中的那一幕──

[美麗的少年咬破嘴唇,鮮血順著嘴角緩緩滑下。]

眼前的嘴唇是否跟夢里感覺到的一樣呢?

阿蠻看著掉落在地的眼鏡,以為雨流是故意這么做的,怒視不知神游何方的雨流。

雨流緩緩低頭,雙手捧起阿蠻有些發熱的臉,突然覺得露出別扭表情的阿蠻竟如此的可愛。

[俯下身,雙手捧著雨流的雙頰,在雨流的嘴唇上輕輕印下自己的痕跡。]

早已掉落在地的眼鏡靜靜的躺著。
紫色鏡片上反照著兩人曖昧的姿勢。

唇上的溫度似乎比夢中更為冰涼呢。
雖然冰涼,但感覺卻是如此的美好。

“你干什么?”半刻過后,阿蠻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雨流。

“呵呵,當然是用這种方法來驗証你說的是不是真的啊。”表面上雨流很輕松的微笑著,但內心的震惊卻不亞于阿蠻。
自己竟真的吻了他,雖然是一時沖動的結果,但自己卻沒有后悔的念頭。

“算了。”阿蠻也不好意思再為這件事說什么了,反正自己又不是女孩子,被人吻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呆在這里又感覺很別扭,所以阿蠻撿起眼鏡(幸好是塑料的,耐摔,要不然,自己還沒錢在買一副新的呢)后就想走。

“等一下,小蠻,你不是說沒錢了嗎?我有一個東西弄丟了,想委托你把它找回來。”雨流一見阿蠻想走,連忙說到。

“我是奪還專家耶,又不是──”雖然很詫异雨流竟這么親切的喊他,但阿蠻更關心的是錢的問題。

“沒關系,反正你現在也沒事情干,就幫我找一下,我會付費用的。”雨流不給阿蠻拒絕的机會。

想到也對,反正現在最缺的是錢,以前連十元的委托都接了,況且這次可是能得到比十元更多的報酬。阿蠻拿出電話。

“你干嗎?”
“打電話給銀次,讓他也來幫忙。”
“呵呵,不用了吧,又不是象往常一樣進行奪還戰。還是難道說就憑你美堂蠻的本事連這么一點小事都做不了?”
“哼,天下沒有本大爺做不到的事!”阿蠻把電話收起。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走吧。”
“喂,你還沒說要找什么東西呢。”
“呵呵,這個不急,因為我丟的東西比較特殊,講起來也麻煩。不如我們先去吃飯吧。”這個他可是沒說謊,他确實丟了一樣東西,在剛才接吻的時候就丟了,再也撿不回來了。

因為弄丟的東西是一顆心。他把自己的心遺落在一個人身上。

“也行,反正我也餓了。不過是你請客。”自從沒錢后,就有好几頓沒吃過東西了,而且說不定還可以給銀次帶點回去。
“當然。”

就這樣,兩人一道离開了。

雨流的拐蠻計划也正式拉開了序幕。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