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

《或許》

作者:夢靈

琴潚的寒風靜靜地劃過死人所沉眠的地方,潔白圓潤的滿月懸掛於由漆黑所填滿的夜空中,屬於黑暗的生物亦走出隱蔽之處四周走動。在這樣的環境本應無人接近的墓園卻走來一個人影。

答…答…

腳步聲在寧靜的墓園回響著,人影慢慢地走著走著,直到來到某一個墓碑之前,然後停下,繼而伸出他那白哲的手腕撫摸著墓碑的外形,用雪白的指頭刻劃著上邊的名字。


工藤邪馬人…

少年的口中不斷輕喃著這個存在於他過去的人的名字,語氣中帶有無奈,帶有哀愁。

以前在逃亡的時候的某一個地方聽人說過:

『只要你在一年中最圓最亮的滿月晚上,獨自來到逝者的墓前,在心底不停默想著對方的名字一百零一次,那月亮之神就會讓你可以看到他的靈魂…』

當時的我只是將這個傳說當作無稽之談,一笑置之,但自從那件事發生後,我竟然開始想相信這個傳說,希望有機會再見到你那專屬於我的笑容,因為你說過會永遠在我的身邊...

那為何每年的這一日,我在你的墓前這樣做,你也未曾在我眼前出現過…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由那時開始已經四年了…

邪馬人…


當風再一次吹回墓園的時候,已經看不到少年的蹤影,剩下的…

是墓碑上的淚水…



+++++++++++++++++++++++++++++++++++++++++++++++++++++++


「小蠻呀~~你昨晚去了哪?」
銀次昨晚起來的時候發覺本應睡在旁邊的蠻不見了人影,直到淩晨四時左右才回來,於是當他們依舊來到HONKY TONY等工作後,他就立刻纏著蠻追問。

「不關你的事!滾離我的頭!」
蠻對於纏在自己頭上的趴型生物感到不耐煩。

「告訴我!蠻…蠻…蠻…」

「我 . 叫 . 你 . 滾 . 開 . 呀,白癡!」
終於忍耐不住的蠻一拳將趴銀打到HONKY TONY的另一邊去。

「真是的!想看一會書也不行!」
將煩人的東西趕走後的蠻,就坐回吧台的座位上繼續看著從盲眼的天才少女小提琴家─音羽圓處借來的德國原文詩集。


就在銀次再次重生纏著蠻的時候,門口的門鈴響起來。

「你好嗎,蠻。」


進來的是一個黑皮膚的長卷黑發美女,身材豐滿,穿著一件緊身束腰長裙,披著一件及地披肩,只看她的外表的話就大概廿五、六左右,但如果你和她是熟人,你就會知道其實她的真實年齡是九十八歲。


「瑪利亞小姐,很久沒見了。」
「老太婆,妳來這兒幹什麼!」
一看就明白是誰說的說話。


「小蠻呀~~~你的嘴還是這麼毒的,人家年青貌美,幹嗎叫人做老太婆的說。」
瑪利亞說著的同時,已經走到蠻的身旁將他的脖子緊緊扣著,直到他的臉色開始變紫,出聲求饒才放手。

逃離魔掌的蠻立刻走到離瑪利亞遠遠的地方呼吸著珍貴的空氣,當他呼吸回復正常後,就用凶恨的目光瞪著瑪利亞。

「妳這老太婆想謀殺我呀!快說妳來這兒的目的然後立刻離開!」
「唉呀…蠻你怎可以這樣對媽媽說話的…」
「我才沒有妳這種母親!」
「還是和以前一樣…算吧!反正我今次來是受人委託的。」
「受人委託?是誰呀。」
「蠻,你不要心急,跟我去占卜店就可以的,因為他要我將某樣禮物交給你…」
「一份情人節禮物…」
最後一句瑪利亞用神秘的目光看著蠻輕聲說到。

而蠻聽後則感到很奇怪,有誰會送禮物給他,因為他自那年開始已沒接受過任何人禮物。

「不要想那麼多了,跟著來吧,還有小銀次你今次不要跟來,因為這件事和你沒關系的呢。」
「什麼!」
銀次一臉受傷的看著瑪利亞,不高興自己不可以跟去看看是那個這樣大膽敢送蠻情人節禮物。

突然間銀次好像想到什麼似的。

等等…這樣說的話…

今日我不就會收到很多巧克力嗎…

不對!不對!這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今天是情人節啊!我竟然沒有買禮物送給小蠻的說!



「好了!瑪利亞!妳還要我等到何時,我很忙的!」

可惡這樣等下去,不知道有多少生意流掉的說!白白便宜了那個耍猴的!

「給點耐性吧,小蠻,再等多一會。」
「等等等,這句話妳說了很多次了,我已經坐在這兒兩個小時,你還要我給點耐性!沒耐性的話,我早就走回去了!」
「是,是,我知道,真的再等多一會兒吧,她很快就到的…」

鈴…鈴…

「呀!你看,一說她就到了。」
「嗨,蠻!」
進來的人原來是卑彌呼,她和平時沒分別,只是手上多了一個雕刻精緻的木盒子。

「卑彌呼,妳怎會來這堛滿C」
「是瑪利亞小姐拜託我回舊屋那堮釣ヰF西來的。」
「就是這個木盒子?」
「是的,如果不是跟著瑪利亞小姐所說,我也不知道家堛犒篘蝡Уa地下有個秘洞放著這東西,而且…」

卑彌呼停頓了一下,然後才繼續說。


「是哥哥給你的禮物…」

「給我的…」

蠻從卑彌呼手上接過那個盒子,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不像平日那嬉皮笑臉的樣子,他輕輕撫摸著上面的刻紋,想像媄銂漪O什麼東西,但當他打開盒子看到內堛犒龠H,他雙眼立刻泛起了一層霧氣。

這就是你應承我的禮物了嗎…

邪馬人…

盒子堜珚佽菄漪O一瓶香水,顏色就像創造人的眼瞳色彩一樣,是溫柔的黯紫色,打開塞子所聞到的香氣就和他的氣息一樣,令人感到平靜溫暖。

過去的回憶慢慢湧出緊閉著的記憶盒子…



『蠻呀,情人節時你想要一份怎樣的禮物呀?』
俊傑如紳士的男子問著懷中的清秀少年,兩人彼此倚傍的身影在黃昏的照射下就如一幅美麗的圖畫般。
『禮物?』
『是呀,情人節禮物。』
『隨我喜歡?』
『嗯!』
『那我要有和你一樣氣味的香水。』
『為什麼?』
『因為就算你不在我的身邊,只要聞著這香水,我就可以當做你存在的感覺。』
『傻瓜!我又怎會不在你身邊的。』
『又是你說隨我喜歡的!』
『是!是!我的小蠻公主說到,我又怎敢不做出來的!』
『你說誰是公主!』
『當然是我可愛的小蠻啦!』
『邪馬人!』

接著男子為了停止已經開始發瘋的少年,於是低下頭用唇蓋著他的櫻唇,瞬眼間,房間埵A沒有任何聲音,剩下的是只屬于情人間的喃語。




記憶在這一處停下,因為這段記憶後不過兩個月而已,男子已經離開了少年的身旁。

「真是的!應承我的禮物竟然過了四年才送給我,都不知你怎樣想的…」
當時還是少年的他經過時間的洗禮,現在已成長只一個可以和男人相比的青年,但男子的時間卻在四年那一刻停止在他的手中。

「在一個星期前,這個叫邪馬人的靈魂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他說他可以停留在這世界的時間已經到了,必須要離開,所以他拜託我去幫他將這東西送到你的手上,他還說…」


『我很後悔沒法在死前親手交給他,還有請你代我告訴他…』
『我愛他,我不後悔死在我所愛的他的手上…』


當要轉告的說話說完後,蠻的的臉孔已經掛上兩道淚痕,眼神是感動,是激動,帶著很多的情感在眼睛堿y動。

「傻瓜!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我不會感激你的…你真是傻…真是傻…」


在旁一直靜靜看著的卑彌呼,依然保持沈默看著不斷留淚的蠻。


哥哥,你看到了嗎…
─直被人說是冷血的毒蛇的他,心底一直都有你的存在…
他對你的感情,那份深厚的愛戀,
並沒隨著你死亡而減少,
反而在這四年間變得更加巨大,
你一定因為他這份愛而感到很幸福吧…
能夠死在如此愛你的他手上…



當時的承諾,今日的達成,
我從沒後悔愛上你,
因為你,我知道人的溫暖,
因為你,我學懂怎去愛人,
雖然在你死後的日子,
我曾經傷心過,痛哭過,
但我亦依著你的遺願好好活著,
今日知道你原來由那日起一直在我的身旁,
我已經感到很滿足和幸福,
往後的日子,
就算我會愛上其他的人,
你也不會從我的心底消失,
你會永遠存在於我的記憶之中,
成為我美好的回憶,
永遠永遠保陪著我,
直到死亡降臨到我身上的那一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