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天空,改變我們的

《相同的天空,改變的我們》

作者:夢靈

以前和你相處的短短時光,一直是我收藏於心底的回憶,

唯一的童年回憶,

第一次擁有的幸福…………

枯竭的樹葉,微微的涼風,所有都表達著秋季的來臨。
今日的HONKY TONK堭`見的兩人,只剩下銀次一個,另一個卻不知所蹤。
「銀次大哥,怎麼不見阿蠻哥呢?」夏實看著變成趴趴銀很久的銀次,終於引不著把問題問出口。
「我也不知道,小蠻只說他今日有特別事做,要出去一整日,跟著就立刻不見人了。」銀次的頭上浮著一個個的問號,眼淚更不停地出。
「銀次大哥,你不用擔心,我想阿蠻哥很快就會回來的。」
夏實看到銀次這樣不開心,就立刻安慰他,但其實這時她的心堳_出了一個疑問。
『銀次大哥以前真的是無限城內的暴君嗎?怎樣看都比較像個長不大的小孩呢。』
而坐在吧台內的波兒並沒理會那兩人,他仍然依舊拿著報紙靜靜地看著,但誰知道外表平靜的他,其實在想著另一個人。
『又到了那一日了嗎?你要到何時才願意說出事實呢,蠻。』
這時窗外卷起了一陣微風,像是響應清楚知道那人過去所有的他。


阿蠻一個人來到處於公園深處的湖邊,四周被楓樹所包圍,並因為正值秋季,隨著秋風而起舞的楓葉與身處其中,有著如藍寶石般閃爍雙眸的人兒,形成美麗的圖畫,令人看見也想將此時此景永遠留住。
「夏彥你在吧。」蠻突然向著無人的背後說話。
跟著原本無人的地方走出了一個人影。
「你怎會知道我在的?」夏彥問道。
聽後阿蠻就大笑起來,好像聽到什麼笑話。
「你認為我會忘記今日是什麼日子嗎,你不出現我才覺得怪呢。」
「是嗎,那你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
夏彥說完後,突然目光改變,並將他的刀─無量新月拔出。
但阿蠻並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只是望著對方。
「你不會殺我的,突別是今日。」他的語氣非常堅定。
「那你就試試看。」跟著夏彥就將刀以極快的速度刺向阿蠻。
正當以為悲劇要發生的時候,夏彥在最後一刻將刀鋒改變,刺進他身旁的大樹。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認為我不會殺你,告訴我原因。」夏彥不明白他為何不躲開,而自己亦如他所說沒有將刀刺進他的身軀。
「因為我比誰也更瞭解你的為人,夏彥……」阿蠻淡淡地說著。
接著所發生的事就好像是已經習慣的動作一般,他將手放到他的脖子後,拉近兩人的距離,然後在他的唇瓣上印上自己的櫻唇。
他並沒有拒絕,只是閉上眼扉,雙手環繞他那纖細的腰肢,加深彼此之間的吻。
在此時兩人所擁有的關系,會發生這自然的情景,或許是他們的內心亦期望著他們之間所擁有的不是仇恨,不是敵對,不是必須有一方死去的關系,而是……


一吻完結後,他們亦回復冷靜,就好像剛才並沒發生過任何事情。
阿蠻走到一旁,用手玩弄著在空中盤踞不下的楓葉。
「夏彥,你記得嗎,今日除了是艾麗斯的忌日,亦是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日子呢……」
夏彥聽後,感到非常震驚,不是因為他記得姐姐的忌日,而是這一日的另一個意義。他抑起頭,看著落葉中的那雙藍眼,回想兩人初識的那一日……


那一日亦是秋季時節,他因為姐姐的緣故而去到林中,幫她找一些槳果回去,就在差不多拾夠的時候,他看到在一棵楓樹下坐著一個人。
在好奇心的軀使下,他走到這人的身旁。
「啊!好可愛呢。」當他看到這人的面孔時,忍不著叫了出來。
對方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小女孩,烏黑的秀發配著細致的臉龐,幼長的眼睫毛,櫻紅的嘴唇,白哲的肌膚,令人不禁贊嘆神的巧妙,做出如此美麗的作品
他看得目瞪口呆,並猜測著藏於眼簾下的是怎樣的眼睛。
「喂!你看夠了沒有!」
正當他在觀察著眼前人時,突然傳來一把輕柔中帶著怒氣的聲音,他看看四周,只有他和女孩,跟著他才發覺聲音是由女孩所發出。
當他回頭一看,就撞進一抹清徹的藍影之中。

好美麗的藍眸!

這是他第一眼看這對這雙眼睛時,唯一的感覺。
「喂!我問你看夠了沒有,你啞的嗎?」女孩對他的無禮和沈默感到非常不滿。
「呀,妳跟我說嗎?」夏彥還沒從那雙藍眼的震撼中清醒過來
「在這堸ㄓF你和我,還有別人嗎,白癡!」女孩開始認為眼前這人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對、對不起,我叫做彌勒夏彥,妳好。」
「啊,你就彌勒家的長子。」女孩感到有些驚訝。
「妳認識我?」夏彥很奇怪,自己並沒見過這女孩,為何她好像認識自己的。
「蠻!你在哪呀!」這時樹林外傳來叫喚女孩的聲音。
「還以為可以避多一會兒的。」說完後女孩轉身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等等!妳是誰呀?」
在他說話還沒完時,女孩已像一陣風般不見了。

當夏彥帶著失落的心情回家時,只見姐姐笑著的站在門前。
「夏彥,你回來啦,今日有客人來了,我介紹你們認識吧。」
「嗨!我叫瑪利亞,小帥哥,還有我身後的是美堂蠻,你叫他做小蠻吧。」
「妳好。」夏彥響應眼前這黑發美人,之後他看著她伸手到背後,不停地想拉出一個人。
「蠻啊,跟人打個招呼吧。」
「我知道啦!不要再拉我。」
「啊!妳是……. 」夏彥驚訝地看著眼前這人。
「咦!你不就是樹林堥滬茈桼芋I」蠻亦感到很驚訝。
「你不是女的嗎!」他是美堂蠻!那不就是姐姐常說的那個繼承了魔女王後血統的男孩嗎。
「你說誰是女的!白癡!」
緊接著的是一個兇狠的拳頭。
正當夏彥以為要被打中時,眼前的一切就好像玻璃一樣裂開。

他立刻清醒過來。
「原來是邪眼。」
跟著他回望四周,發現那原本應站在這堛漱H已經不見了,只剩下由遠處傳來的聲音。
「你……做了好夢嗎….」

「的確如你所說,在今日我是絕對不會殺你的……」
我永遠忘不了那日的情景,手上沾滿血腥的你,以及你眼中的無奈和悲痛……
或許在我心堨蝝鰼甈菻H你,相信你不是殺姐姐的兇手,渴望能夠再回到我們相識,一起成長的楓樹林……
「總有一日你會告訴我事實的真相吧,蠻...... 」

「小蠻,你今日去了哪呀?」銀次一見阿蠻回來,立刻纏到他的身上。
「沒什麼,只是去見一個老朋友。」
「啊,是嗎?」真奇怪,阿蠻沒有把我打下來,算吧!阿蠻的身體真舒服!
阿蠻並沒有理會銀次的舉動,只是靜靜地想著自己的事。

是的,總有一日,當時機來臨的時候,我會說出所有事的真相。


風依舊不停地吹動著……
為同一天空下沈默的兩人,傳遞著他們彼此真實的心情……


『總有一日……』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