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

《心病》

作者:撒謎

遠遠的,雨流就看到那人的身影。

很普通的衣著,很普通的姿勢,雙手插兜帶上了一份隨意,悠閑的混雜在人流中,說也奇怪,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那人卻有很強的存在感。

陽光在他身上打了一層薄薄的光暈,周圍環繞著透明的空氣。

也許是自己太過敏感了,雨流自嘲道,停下腳步,思忖著要不要上前點個頭打聲招呼。

可是──

他的腳卻移動不了。

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到雨流似乎可以看到那人臉上含著淡淡笑意的表情,也可以聞到那人身上若有若無的薄荷煙草味以及一直讓他很介意的……

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幕幕畫面。

妖異的藍眸,蠱惑的雙唇,修長的手指──

清涼的觸感,現在似乎也能感覺的到。

 

還有十幾米遠的距離──

雨流突然轉身,拐進一旁的店中,不顧他人奇異的目光,徑直走到掛著裝飾品的牆前,裝作欣賞的姿勢隨手拿起一件物品。

過了幾秒鐘,從牆上鑲著的壁鏡中看到夾雜在人流中的他從店門前走過。

正想舒口氣時,卻聽聞一甜甜女聲道:“先生,要給女朋友買發卡嗎,這埵釵n多款式,你手中的那只是我們店昨天剛……”

雨流定眼一看,幾乎是尷尬的仍下手中的物品,奪門而逃。

 

為什麼像是做賊的見到了員警樣下意識的要躲開呢?

雨流撓撓頭,不明白,那好像是身體的直覺反應。

算了,不明白就不明白吧,反正象他這樣身經百戰的人還是聽從本能吧。

雨流繼續按原來的方向走去,漸漸消失在人海中。

 

沒過幾天,雨流再次與他見面了。

在花月常去的honky tonk堙C

第一次踏入這堛澈B流推開門,清脆的風鈴聲響起,在少女甜美的歡迎光臨聲中雨流走了進去。

在通報姓名以及說明來意後,一清閑的不像是老闆的中年人搭了句話。

“他等下就會來的,畢竟這堨i是每天都在上映百看不厭的──”說到最後,那個有些奇怪的honky tonk老闆像是想起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隨後就繼續翻看報紙了。

雨流有些不明白眼前中年人最後想說什麼,可是他也沒有好奇打聽下去的欲望。

“嘻嘻,如果雨流先生不嫌棄,就請在這媯y微等待一時吧,順便來杯咖啡怎麼樣,本店的咖啡是很有名的。”熱情的服務員笑的可愛,讓人根本就不忍心拒絕。

“好、好的,麻煩您了。”雖然看著空無一人的店,其有名的可信性大大降低,可是雨流也是個不忍心拒絕女孩期待眼神的紳士。

 

坐在角落的雨流慢慢攪拌著咖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堛漸芛N冷清,但咖啡的味道卻是很純正。

不一會,風鈴聲再次響起,門打開,人未進聲音倒先傳入honky tonk

“小蠻~~~我們的車~~~~~~~”沮喪無比的軟音。

“閉嘴!一路上你都說了好多次了。”看樣子,回話的人也是心情極度惡劣。

雨流毫不在意的繼續品嘗著咖啡。

“可是我們的錢~~~~~~

“這個你也提過幾千次了!”

 

走在前的有著海膽頭的黑發少年習慣性的腳步邁向一貫坐的位置時,卻意外的看到了一人坐在那堙A腳步微微一停頓,隨即轉變了方向,向吧台走去。

 

雨流在看到黑發少年的面貌時,表情微微一怔,渾身開始不自在起來。

“咦,是雨流啊。”後進來的金發少年大聲嚷嚷。

“是的,雷帝。”帶著敬語的雨流立刻站起。

已坐在吧臺上的黑發少年的目光往兩人方向瞟了一眼。

雨流的身體有些僵硬,站的卻是更挺直了。

“哈哈,不要喊我雷帝啦,叫我銀次就好了。”銀次不好意思的大聲笑起來。

“可是──”雨流有些猶豫。

“你是花月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所以就不用客氣啦~~”銀次直率的笑容讓雨流也不容易拒絕。

“真是單細胞的笨蛋。”黑發少年低聲咕噥了一句。聲音不大卻能讓站在角落堛漕滮H都能聽到。

“啊啊啊~~~~~~~~~~小蠻,怎麼又喊我笨蛋啊?”不滿的銀次立刻沖過去。

雨流再次望向吧台,可是少年並沒有望這邊看。

“嗨~~夏實,老樣子,一杯咖啡。”少年對在堨x忙碌的女孩道。

“哈哈,夏實,我也要~~~”趴趴銀跳上椅子,期待的眼神,注意力再次轉移的銀次忘記了不滿。

“在此之前,先把以前的帳結算一下吧。”默不作聲的老闆翻了下報紙突然說道。

“羅嗦,等下次接個大委託賺一大筆錢就能一次還清那一丁點錢了。”雙手支起下巴,有些不耐煩。

 

“哈哈,我好像聽到了一個笑話耶,跟財神結了仇的人竟癡心妄想的做起發財夢了。”門再次打開,依然是人未到聲音先到。

“唔,象你這樣靠女人吃飯的小白臉是不會明白我們這種平民老百姓艱辛生活的。”小蠻頭也不回的反譏道,顯然知道了來人的身份。

“嗨,士度~~~~”銀次轉頭打聲招呼。

“耍蛇的,你說什麼!”

“好話不說兩遍,本大爺的話一向是不重複說第二遍的。”

“小蠻~~~”銀次又開始當起和事老。

 

“果然又開始了。”不知何時,老闆移到雨流身邊,“這個應該是安全區了。”

一旁一直瞪大雙眼看著兩人鬥嘴鬥的不可開交的雨流,似乎還沒反映過來。

老闆很瞭解的拍了拍他的肩:“好好坐下欣賞這奡ㄗ悛漣K費娛樂吧,通常這個時候,花月一般不會錯過這精彩一幕的。”

“那個、那個美堂,美堂他──”雨流慢慢坐下,視線卻還是沒離開那邊。

“恩?”老闆抬頭,“美堂怎麼了?”

“唔,我是說,美堂他的性子很、很、很──”雨流停頓了一下,在仔細思量用什麼確切的詞語來表達。

老闆明瞭的接了句:“嘴很毒,性子又很惡劣,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吧。”

雨流冷汗,遲疑一會不知道該點頭表示贊同還是該搖頭。

他喃喃道:“跟那時感覺不一樣啊。”腦中開始反復播放著那張定格畫面,帶著憐憫眾生的表情以及悲哀又溫柔的眼神…………

“那時?”老闆挑了下眉頭,表現出很有興趣的樣子。

“啊,哈哈,沒什麼啦。”雨流尷尬的擠出一絲笑容,奇怪,怎麼又想到了那一幕?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初吻毀在同性手上的不甘所造成的吧。

 

“呵呵,我知道雨流想說什麼呢。”一陣輕笑從雨流身後傳來。

“花、花月,你什麼時候來的?”雨流驚嚇道,警覺性還是不夠啊,要是萬一來的是敵人,那自己就──

“來了有一會了,看到你只顧沉思,不知在想什麼,就沒打擾你了。”花月搬過一張椅子。

望著笑的頗為不懷好意的花月,雨流開始背脊發涼,不自在的說道:“花月,那個,我今天來是因為馬克貝斯讓我帶口信,讓你回無限城一次。”

“呵呵~~~”花月還是很詭異的盯著雨流微笑著。

“口信帶到,我也該走了。”雨流更加覺得盡快離開此地為上上之策,誰知道花月會在下一句蹦出什麼能嚇死人的話來。

慌慌張張的起身,快步走向門口,經過吧台前,腳步停滯了下,轉身對倚靠在吧前的小蠻用武士的禮節道:“很高興見到您,在下走了,請您多保重身體!”

說完就開始懊惱起來,不敢再看眼前人的表情,就疾步離開了honky tonk

 

小蠻困惑的目送著雨流的離開,銀次吃驚的張大嘴巴,士度也呆楞住。

 

honky tonk堨艅飺R默了幾秒鐘,直到花月爆發出一陣誇張的笑聲:“這個、這個雨流真是────”

話還沒說完,門再次打開。

“那個,恩,老闆,不好意思,我剛才忘記了付咖啡錢。”

花月笑的更大聲了。

雨流感覺到自己的臉有些發熱,偷瞄了小蠻一眼,發覺那人臉上也帶著淡淡笑意,不禁手足無措,:“多少錢?”

老闆站起,“一杯咖啡是──”

“是兩杯。”

“兩杯?”老闆看了下桌上擺放著的一隻咖啡杯。

“您想喝幾杯?”雨流忍住移開視線的沖動,他努力使自己對視著小蠻鏡片下看不清色彩的雙眸,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看的眼睛竟隱藏在鏡片下,雨流發出感嘆。

“嚇?我?”小蠻歪著頭,有些疑惑。

“是的,在下想請您喝咖啡,不知道您是否──”唔,這個表情也很──可愛啊,可愛?一想到自己竟會用這個詞來形容一個男性,額頭開始冒冷汗,心也跳的好快,雨流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嗓音也在打顫。

好詭異的氣氛,一旁計程車度如此感覺。

“哦,好啊,反正是免費的。”小蠻的反應很迅速,聳聳肩爽快的答應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要請自己,但是對於免費的東西,他還是樂於接受的。

“謝謝!”雨流松了口氣,微微一笑。

“真是怪人,請人喝咖啡竟還對被請的人說謝謝。”小蠻轉回身繼續趴在吧臺上,“夏實,來一杯咖啡,老樣子,帳記在……吶,你叫雨流,對吧?”偏頭望著有些局促的邀請者。

“是的,美、美堂君。”有些欣喜他還記得自己的名字。

 

花月帶著趣味的目光在小蠻和雨流兩人身上打量著。

呵呵,原來馬克貝斯所說的事情原來是這個,在雨流剛離開無限城,馬克貝斯就在網上發就發了封Email過來(雨流還真是過於老實啊,竟沒想到用現代交通工具,馬克貝斯吩咐他要親自把話帶到,他就真的跑過來了)

“花月大哥,雨流自從那次回來後表現的有些奇怪呢。整天發呆有時皺眉有時嘆氣有時搖頭有時鬱悶,反正情緒就有些低落,可是別人問他他又說他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可能是生病了吧,找螺堂看過後,螺堂只說了句心病還需心藥醫,再問雨流有什麼心病,他還是搖頭很茫然的說了句沒有。所以希望花月大哥能幫雨流找出心病並醫好他,拜託了!”

 

“吶,波兒,你說要是一個人見到另一個人時,會不由自主的想躲著他的同時卻又想接近他,沒見到呢就整天發呆,見到了後卻又手足無措,舉止奇怪,嘖嘖~~~簡直是典型的──”

“喔,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啊難怪。”波兒瞭解的點了點頭,“年少就是好啊,有句話怎麼說的哩,青春年少曾癡狂……”

“呵呵,其實波兒老闆也不是很年老呢,象老闆這個年紀正是有魅力的時候啊。”花月笑過後又皺了皺眉頭,心道:“馬克貝斯啊,你可是給我出了個難題啊,這種心病是無藥可醫的,特別是藥引為`美堂蠻'的更是難以──”

 

“啊啊~~我也想要~~~”回過神的銀次大聲嚷嚷。

“好的,小姐,麻煩給銀次君也…………”

 

花月望著那邊熱鬧的場面,嘆了口氣,算了,象雨流那個遲鈍的傢伙要是等他發現自己的心病說不定也是幾年後的事情了。

現在還是趁雨流沒發覺前好好欣賞他所搞出的烏龍事吧,這個至少比笑師說的冷笑話有趣多了,況且看耍猴的和耍蛇的拌嘴也很單調呢。

花月微微一笑,今天真是個好天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