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湖藍色的安眠藥

第七章 湖藍色的安眠藥(下)


『媽的,真的好靈……』

眼前一黑之後,蠻只覺像是睡上了好幾小時的,酣睡之間,只覺眼前突然燒起一把青白火焰,迷迷糊糊就走了上去,然後火焰增大,最後變成了眼前的境像。那不是火焰,是一隊妖魔鬼怪,數之不盡的鬼。

這堿J不是御堂宅,也不是二日川,更不是雪造滑雪渡假村,不過也是一個極其相似的大型渡假地點。

只不過,現在人們都已經酣睡——纜車站、雪坡道、餐館、商場等等,都不再透出光來,只除了幾間獨立式的渡假屋子。

蠻正在一個雪坡下游,滑雪器具店和商場之間的寛廣雪道上,四周的境物起初有點扭曲,可是已漸見清明——

黑髮綠臉加兜下巴和呼出藍色火焰的鬼、吊著兩個巨乳頭頂生角的血盤大口、頭像一般人(不過是古人)身體卻像狗一樣立走的東西……

蠻半垂著頭,左瞄瞄右瞥瞥,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

『噁心,非常噁心……還有一股噁臭。』那股就是百鬼夜行埵釵W的瘴氣了,當然蠻並不清楚,吸了沒事算他底子好。而他心中正在打量:『這就是百鬼夜行吧?』

蠻稍為抬頭,剛才見到的妖魔已經不知到哪堨h了。現在身邊換來了一個長著火焰頭髮的頭顱飛在半空、左邊則是一個超大的眼球,還有兩條像筷子粗幼的腿。

『…………………』蠻忽然想起自小就經常見到的那些東西。有時是鱷魚的臉蛇的舌頭、有時雖然表面是張人臉,可是張開嘴來卻是鯊魚的牙齒、還有一個赤裸的人身卻頂著馬頭的東西。

『瑪莉亞、瑪莉亞……』蠻情不自禁地在心堸嵹_每次見到那些東西時,都會邊哭邊叫的名字。『死老太婆,就是會笑我!誰要哭啊……』

『小孩子才會哭嘛……

『誰怕誰啊!x的!』

蠻一邊自我催眠,一邊跟著大隊也不知道正在往那個方向走去。再抬頭,已經發覺自己走在山間,人工的樓房都不見了,只有高聳的樹木和夜塈e灰藍色的雪地。

細雪像綿絮飄下,可是蠻自己卻不怎麼覺得冷,相反還有點暖火起來。這才發覺,身邊飄了幾個白藍色的火把過來,旁邊那堆譎詭怪誕的東西正在邊走邊喝酒,興緻似乎不錯。不過他們只是自顧自的喝,沒有請蠻去喝上一份,實在要叫萬幸。

「俺久未嚐人間肉味了。」一個牛頭妖怪概嘆道。

「奴家何嘗不是∼」一個穿著十二單衣的尖面女妖(算是這段時間以來見到最像人的一個)尖聲道。

「人肉啊、人肉啊……」

「人肉啊、人肉啊、人肉啊……」

漸漸,怪妖像是共震一樣,一同叫起「人肉」來。

『不…不是發現了我吧……』蠻暗忖,左手握住右腕,叫自己冷靜別胡亂運勁。『大不了大幹一場,沒錯沒錯,看看誰怕誰?!』究竟誰怕誰呢?

忽然,一位老翁逆流而上,跟百鬼用相反的步調,向蠻走來。

『啥…甚麼?』蠻暗叫不妙,『對了,這會不會是桔紅說過…那甚麼地星之靈的考驗嗎?糟糕,早知多問一點啦!』不過她會告訴蠻才怪啊。

老翁走到蠻的身邊來,嗅了嗅,逕自沉吟起來:「嘖嘖…奇怪、奇怪……」搖搖頭,走到蠻另一邊,繼續往他的身上起勁地嗍:「真的,怪哉、怪哉……明明有人的氣味、卻只有蛇的氣息……」

『啥米?說我不是人嗎?……被蛇夫座守護出生的,算做不是人嗎?』蠻想。

老翁走到蠻的臉前,蠻一於當甚麼都看不到,繼續依百鬼的步調慢慢前行。忽然,老翁咧開嘴巴,露出一排黃色的牙齒,再在蠻臉上吹了一口氣。

「嘖嘖,果然,我吹氣也吹不走……」老翁喃喃自語,一會看著蠻的眼睛,問道:「喂,你今天吃過人嗎?」

蠻腦袋快速轉動著,想像百鬼有點呆滯的聲線,依樣葫蘆地道:「人肉啊、人肉啊……」

旁邊的妖怪們似乎留意到蠻和地星之靈的對話,不少也轉過頭來,甚至有鬼叫道:「他吃過人、他吃過人啊!」

『才沒有!』蠻暗叫,嘴巴繼續道:「人肉是最美味的啊……」

「人肉的確美味啊……」不少鬼怪附和。

「誰不想吃人肉?」

「是啊,誰都想吃人肉。」「對啊,誰都想吃人肉。」「我也想吃人肉。」

蠻聽到自己每說一句,群鬼就獃獃的回差不多的話,差點噗哧一聲要笑出來:『你們真好玩∼』口中說:「所以就去吃了……」

「所以就去吃了……」「我也想吃。」「現在就去吃吧!」「吃肉啊、吃啊∼」「吃啊。」「吃啊∼」「吃啊。」「吃啊∼」

蠻一驚:『難道我這樣反而勾起他們吃人的欲望?不會現在就去吃吧?附近的渡假村多的是,可我一個人怎麼對負百隻…以上的鬼?!』

「別胡鬧!」地星之靈忽然大聲一喝:「誰現在要去吃人?」

百鬼聽到地星之靈的呼喝聲,都垂下了頭,可是嘴巴還沒有放棄,低聲嘀咕道:「人肉啊……」「誰不想吃人肉?」「明明他自己就想吃人肉。」

「你究竟有沒有吃過人!?」地星之靈盯著蠻道。

蠻學著百鬼垂下頭來,為免刺激起百鬼的食慾,沉吟道:「沒有、沒有……」

地星之靈又往蠻的身上嗅了一下:「有不是蛇的味道……」

蠻側自己口中繼續沉吟:「想吃人啊、但吃不到、吃不到……在墳場轉了一天……沒有、都沒有……」

「嗯……的確,現在以人為食糧的妖怪很多都餓死了,你又不是只能吃人,好自為之吧。」地星之靈丟下這一句,就往蠻身後走了,不一會,連氣息也消失了。

蠻想回頭看,卻又不敢有別於身旁的百鬼,只得默不作聲的繼續走下去,心堳h抹一把冷汗,吁∼好險。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