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

《WEEK》序

作者:蘇沛

搖著用竹片編織成的精美扇子,坐在華麗的貴妃坐塌中搖著杯中的紅酒,听著一旁音響流瀉出古箏叮叮的響聲,与胡琴交織譜成一幅美好的景象,撥弄著眼前過長的瀏海,擒著笑的面容上多參雜了一絲黠慧。
「哎呀呀…好無趣呀……有誰可以上門來呢……?」翻弄著已經不知道翻閱過多少次的書本,在一抹身影到她的身邊時,慵懶的身子總算坐直了起來。「蘇…是你嗎?」
來人帶著一抹优雅的微笑,手持几本厚重的書籍來到她身旁坐下,「文,你把“WEEK”搬到這來了嗎?」
「搬?那多累呀…只要想來的人,無論從世界各地,都可以走著相同的路來到我的店呀…蘇,你老板放人了呀?」面對著一張宜男宜女美麗的不可行容的蘇,文不帶著嫉妒也不帶著羨慕的笑著,因為她比他自由多了。
蘇不回答,依舊是挂著溫溫和和的笑意,文對于他的態度也習慣了,也不怎么在意他的問題會得不到答案,自顧字的問下去:
「那么,你來這要做什么了?現在應該沒有人可以讓你觀察呀…」
「拿點書給你,你不是一直很想看新書嗎?」挂著溫和的微笑,蘇將他帶來的書交予文的手中。
「謝了!我等這一本書等好久了呀…」摸著已經有點泛黃的的書皮,文的笑容顯得真誠許多。
一如蘇習慣挂著笑容的面具,她也有一張屬于她的面具。
「有人上門了…」說完話后,蘇的身影便与四周融為一体,絲毫察覺不出有人的气息。
看著眼前空蕩蕩的位置,文對于他喜好觀察這一件事實在是感到好奇…觀察人真的有那么有趣嗎?
「唉唉…怎么什么時候不來挑這個時候來呢……」雖然話這么說,不過文的笑臉卻多了一絲邪惡的气息。


「這里是哪里呀……?」來人頂著一頭金黃色頭發,琥珀色的眼底裝滿了疑惑,他知道他是個路癡…不過里新宿有這個地方嗎……?
充滿東洋風格的洋房,四周有著奇奇怪怪的樂器,耳邊傳來的是他听不懂得音樂,帶著微微香气的味道刺激著他的神經,讓他身處异處當中一點都不會感到惊慌。
「迷途的羔羊……你來這里有什么事嗎……?」地毯一邊走出了一道鮮紅色身影,手執一把扇子半掩著面笑道。
這個人……看起來很有趣呢…
來人看見眼前美麗的人儿,呆楞片刻,直到她出了聲才喚回他的意志。
「阿阿…抱歉,我好像走錯地方了…小姐,請問一下出口在哪里呢?」看樣子,他好像闖進了人家的家里頭了…不過他是怎么進來的呢?
「呵呵…」文笑了笑,「你是天野銀次吧…無限城的帝王?」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文依舊是繼續她未完的問題。
她沒有忽略一直在一旁的蘇正饒富興味的看著這一幕。
「耶?你怎么知道?」听到她認識自己,銀次又是一陣呆楞。
「你的名字很早以前就出現在名單當中了…銀次弟弟,你是不是有什么愿望呢?」看過他的簡介,他好像十分喜歡那位魔女之王呢…
可惜,魔女之王的命運是早就已經定下來的…
「愿望?!」摸摸自己的肚皮,銀次只知道他現在的民生問題非常大,「我好想吃東西呀……」他好像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有吃東西呢?文一彈指,原本在走廊上的景象突然轉變成餐廳的裝潢,而銀次的正前方則出現了一桌可口的佳肴,文的聲音在銀次將疑惑問出口前先開口道:
「盡管吃吧…這些菜沒有毒的。」你可是我重要的顧客呀…怎么可能毒死你了呢。
雖然銀次還有一個疑惑,就是她是怎么變出這些東西的…不過,遇上吃的事情,所有在重要的事情也都會被他拋到腦后。
「謝謝!!那我不客气囉!」迅速拉開椅子坐下來狼吞虎咽,文不知何時又捧著一杯紅酒笑吟吟的看著眼前這一位有趣的顧客。
知道他先前還有一個疑惑,不過她不打算告訴他,對于這位顧客說明那种事情,她認為就算她說了再多次他都不會理解吧…
她,可以控制這個空間里的所有事情…因為這是只屬于她的領域…

見銀次已經吃的差不多了,文才好整已暇的開口:
「銀次弟弟…你還沒說出你的愿望呢……」
「偶?」滿嘴食物的銀次發音都不清楚了,「唔唔…還沒跟你道謝呢,謝謝你請我吃這一餐…」
「不客气。」搖搖紅酒,文的笑容依舊是懶洋洋的,反正他出了這個領域,還是一樣會餓肚子的,因為他現在吃的根本就是影像罷了。
「你的愿望呢…?你還沒說出來呢……」
她的工作,就是滿足每一位來到這里的人…實現他們的愿望。
當然,她不是神,她也會索取一點小小的報酬的…這一切就要看她的心情而定了。
她是一位,寫著命運的人…与其說是命運使者,不如說她是一位商人…唯有付出相對的代价,才可以交換對等的利益…
只不過,許多人都會忘記這一點就是了。
「愿望…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跟阿蠻在一起…」阿阿,忘記打包帶回去給阿蠻的…阿蠻如果知道他吃東西沒有分他,一定會气的暴跳如雷的。
不意外他f出這個答案,文僅僅是搖晃著酒杯中鮮紅的液体,帶著她一貫黠慧的笑容道:
「每一世嗎……?你不知道你的這個決定將會帶給他多么大的沖擊…」她不打算為他竄改宿命,她也跟蘇一樣很好奇他們未來將會如何突破詛咒呢…
況且,這個愿望的代价,他永遠都付不起…
「還有什么呢?」文的聲音帶著蠱惑的誘惑,淡紅色的雙眼突然變的艷紅起來,迷眩人的魔力。
「我……」
「他的過去是吧……如果你愿意問他,我想他會很樂意告訴你的…」有些事情,還是由他親口說出比較好。
「…現在呢……我想知道現在……」
「喔?」不是過去不是未來,他想問的是現在?
懂得失去的害怕了嗎……
「我知道阿蠻都在我身邊…但是,有時候我覺得他离我的距离好遠……」他會害怕,他害怕他不知道的阿蠻,雖然每天他們都是形影不离,但是有些時候,尤其是遇見擁有阿蠻過去的人,每當如此,阿蠻与他的距离就變得好遠,即使他跟阿蠻就在隔壁。
「窺探他們心思不在我交易的范圍內,不過我可以讓你看見他一個星期的作息…」依她的能力,也只能看見一星期的景象。
因為,知道太多未來的人,終究會死在未來手下。
這是擁有命運的人永遠無法擺脫的宿命。
「喔喔!!」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什么她可以看見未來呢?
「一個星期…你要交換嗎?用你一個星期的時間跟交換…」失去剛才慵懶的語調,文的語气稍稍嚴肅了起來。
「交換…一個星期,什么意思?」
「預言是不能看見自己的景象的…你會失去你所看見的景象那一段時間,我不會奪走全部的…你可以自己決定你所要看見的景象…」文像是吟唱著文字,雙眼在黑暗之中更顯得妖媚,方才的餐桌也不复蹤影,景象轉變成了無限黑暗。
只有兩雙眼睛在黑暗中閃耀著詭譎的光芒…
「答應,或是不答應……?」
「我……」猶豫不決的心情在閉上眼睛腦中浮現出阿蠻的笑臉時,立即穩定了下來。
如果,可以知道阿蠻的心……他愿意付出同等的代价。
深吸一口气,銀次堅定的點頭,「我,愿意…」
文揚起美麗的紅唇,一道光芒掩蓋住他們全身,銀次的意志也在同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