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公元两千零六年结束。我哀悼着,对残留下来的残碴凭吊着。就算挖个坟墓也不够堆的回忆,不断提醒着原来他只不过已经成为了一个陌生人。而陌生人,已经不是 我爱的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