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靈魂

  阿偉,你從痛苦的深淵堥咱X來了嗎?可曾真的用心去尋覓真愛?過往的創傷令你成熟了嗎?也許我該恨你,但我是否也該恨你,但我是否也應該謝謝你為我上了寶貴的一課呢?

命運,相遇

  是表姐的不幸逝世,令我們相遇.

   因為回家探望表姐一家,我回到了鄉下,在那婸P你相逢.從相片上,由親戚的口中,以及你嘆為觀止的眼神,我知道我和表姐的外表有八分相似.

   我一直都知道,你和表姐的愛情史是多麼的轟烈,由你不修邊幅及極為憔悴的外表,可想而知表姐的死對你的打擊是何其的大!你有致命的吸引力,憔悴的外表也蓋不住你的光芒,我實在於心不忍看著你這樣自殘落去,我嘗試勸你,開導你,接近你.

    終於,你願意回應我,你的第一句說話是"你很像你表姐" "對呀!好多人都係咁講架"我微笑的答,希望掃走悲傷.

    有好的開始便應該有好的結束,不是嗎?然而......

替身,撫弄

    為了陪你,我丟下香港的一切留下來,你也對我很好.很自然地,大家默認了對方的存在,我天真地以為你已淡忘了一切,也以為我成功地取替了表姐在你心目中的地位.原來,我錯得一蹋糊塗!

    你之所以接受我,對我好.....只是因為我痛一張酷2表姐的臉嗎?

     我現在才知做替身的滋味是如此的難受,可惜你的情根在我心中已深種了......

     記得那天我在表姐的床上睡著了,你走進來,撫弄著我的頭髮.我被你驚醒了,才想抬頭,無奈聲波的傳送比我的動作更快,你喃喃地呼喚著"阿夢","阿夢".......

     我頓時如被雷擊中,差點忘了如何呼吸,你可知你的手在撫摸我的頭髮,但嘴堳o喚著表姐的名字?我整個身軀都僵硬了,完全不知如何反應.

     思索了一夜後,第二天的清早,我收拾好行李,準備返回香港,臨走前我去了表姐的墳墓.你,恰好也爛醉如泥地伏在墓前.我不停的問自己,你在與我交往同時,是否也天天前來伴著表姐的墓?這刻,我真的不得不承認,我只是你呼之則來,揮之不去的影子.

獨白,憐憫

    "表姐,我走了,你該慶幸在世上還有這麼一個痴心的男子愛著你,可惜你無福消受,我羨慕你的同時也妒忌你.我很沒風度吧?竟妒忌一個已死去的人.我應該裝作甚麼都看不見,繼續這段替身愛情嗎?抱歉!我做不到,雖然我深愛著阿偉.人家說愛人辛苦,被愛幸福,我想現在的我,已經能夠清楚體會這句說話的意思.今天過後,我會去尋找真正的愛情,我學乖了,我會找一個他愛我多於我愛他的人!希望你在天之靈,請保佑阿偉他重新振作.也許阿偉酒醉醒來,已忘記了我這人的存在,向不向他告別又有甚麼分別?何必再上演一場悲歡離合呢?表姐,對不起,我不能令他忘記你!"我跪在地上傾身向表姐的墓碑下一吻,提起行李邁步離開.

    驀地,晴朗的天空竟飄起雨來,是老天在悲憐表姐的不幸,還是在可憐我的遭遇呢?如今,任何事都不重要了,因為我明白到[你既無心我便休]的道理.只是,阿偉你也明白嗎?

 

 

返回

短髮     沉淪         無盡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