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承柏堂玄空大卦風水顧問中心(江東)




本堂主人簡介:

  筆者承柏氏乃廣州風水宗師霍懷乾的唯一傳人,師事霍師六載之久,為霍師唯一一名入室弟子。

  霍師為一代甲骨文研究學家,青年遊歷四方,經已醉心中華文化,於上海得遇當時江蘇宗蔣大鴻雲陽脈派之宗師程應麟,互皆深明國學之君子也。倆一見如故,共偈四書五經,有相逢恨晚之感。霍老對程師之玄空大卦威力深感震驚,於是拜入程師門下,成為程師入室門人。程有女二八年華,與霍師情投意合,於是亦成為程師的女婿。

  程師乃滬之一代宗師,於江南諸名師中更為表表者,其引薦霍老予江南玄空風水正宗:“雲陽”、“無常”兩派宗師,於是霍師更得能參加該兩派風水之研究工作。霍師因而得盡各派正宗風水翹楚之奧秘!即使其後霍師回到兩廣,彼此間也常常互相連絡。

  近兩年,筆者因緣得識玄空大卦堪輿名家後裔古氏傳人,得以再遇玄空大卦堪輿學的奧秘,更加得其贈以道號「承柏」,故以此號行術。

  年來,隨著中國改革開放,五術得以重見民間,堪輿有復興之勢。不久前在廣東遇到不少對堪輿學有興趣的朋友,問及近世堪輿宗師事蹟;又從我師後人與友際來往的信函中,知道不少恩師與風水界巨擘章仲山一派的關係。對此派有興趣的人士,因此常常詢問筆者關於恩師與該派的淵源,又或者此派自大約清朝同治後消聲匿跡的原因。

  在網上,也看到很多術數師對無常派的評論,也見有很多自稱無常派的坊間師傅。總之對風水祖師章仲山的傳聞很多,不過其中也有對章氏資料研究蒐集得甚詳細者,茲引述台灣一名風水師傅,鐘義明一段說話:

  章氏名甫,字仲山,號無心道人,齋號「千墨菴」,江蘇無錫人。

  道光元年辛巳(一八二一),   武進李述來跋章氏所著(地理辨正直解)云:「蔣大鴻先生   辨正一書,闡河洛之奧,陰陽消長、錯綜變化之機,   明且暢矣。上考管、郭、楊、曾,降及青田、幕(目)講,   道同一貫,實地學理氣之正宗,雖間有隱而未發之詞,   而(青囊)、(天玉)之所以然,則又瞭如指掌。無何,   百餘年來,讀者猶昧其解,是其所是,非其所非,師師相傳,   口口相授,而(辨正)之旨反日益晦。嗟乎!不善讀   (青囊)、(天玉)、(寶照)諸書,而誤會其用者,   皆楊、曾之罪人也。 不善讀(辨正)一書,而妄謂「得傳」,以自誤誤人者,   又蔣公之罪人也。無錫章君仲山獨悟真詮,熟推生剋制化之用,   吉凶消長之理,神明其道於大江南北已三十年。爰依(辨正),   引伸其說,成(直解)若干卷,自號曰「無心道人」,   殆深有得天地造化之所以然,而於玄空之秘則幾乎洩矣。   從李紹來所作的跋語中,可知章仲山至少在乾隆末年,   經嘉慶,迨道光,已是名滿江浙的地師,結識許多當時政壇   及社會菁英的知識分子,身價不凡。又從其著作及他人   著作中得知,繼承其家傳的是子章雲谷、孫章其煥,   門人有陳柳愚、柯遠峰、徐嘉穀、陶康吉、錢荊山   (即錢韞巖),外傳者有華湛恩(無錫金匱人,據說原拜   章仲山為師,因學不到「七星打劫」,憤而退館,著   (天心正運)於一八三五年出版、楊九如(仲山之外戚,   以所學授談養吾)。實可稱蔣大鴻之後,治玄空地理,   卓然有成之第一人。後來在江浙地區流行的(沈氏玄空學)、   (天心正運)、(大玄空路透)、(大玄空實驗)、   (地理辨正談氏新解)、(地理辨正抉要)、(宅運新案)、   (二宅實驗)、(人間天眼指南宅運撮要)、   (玄空古義四種通釋)等沈、談、尤、榮諸氏的著作,   皆是章氏的餘緒。

  坊間師傅對於無常派祖師章仲山的“傳聞”,是甚為了解的。但拘泥於章仲山的來歷,實屬無謂。既然章仲山未有意表出其師承,也從不透露其身世,那麼我們何必要執著這些東西呢?正如章氏肯定知道蔣大鴻的事情,但在他的所有著作中,除了對蔣氏尊重敬愛,其他所有的描寫,絕不見於其著上,那麼現今的讀者何必要強行理解章氏的東西?

  其實,筆者承柏氏觀歷來能融會貫通《地理辨正》,而又能著書者,不出指數,其中尤以章仲山最為披肝露膽。但這勇敢的精神,卻被後人以無知的角度評頭品足,例如《沈氏玄空學》裡面說到:“能融會貫通《地理辨正》者,實無一人,其書均有流弊。”實際上,沈氏的玄空學問可說是諸家中最假者!他完全理解錯誤蔣大鴻《地理辨正》原來的意思。而其著的那本所謂《抉要》,生硬、勉強地解釋蔣大鴻《地理辨正》,更信口雌黃、是非不分、口不擇言地對前人的口訣盲目指引,遺害後世玄空學者最深!因為,當今從沈氏理解玄空的人很多。他們學了所謂的沈氏玄空後,覺得不妥,於是以沈氏自悟的方法,據自己的意思創造一套學說,可謂越走越謬,更入迷津。坊間盛行的所謂“紫微斗數排龍大玄空”一派風水,或者那所謂“玄空三訣”風水,即是由沈氏玄空演變出來的假玄空風水流派,讀者宜小心。

  另外玄清代道光年間,有一位玄空宗師,即著《地理辨惑》的安徽桐城人馬泰清,曾經有一段說話說到章氏,其云:

  「彼朱旭輪(朱燿),一八三九年著《宅法舉隅》出版乃
     無錫人,與章仲山同里,又先後俱是道光年間人,
     且是訣(指起卦挨星之法)非傳不會,雖蔣公尚稱
     其師為無極子,彼二人著書不言其師為誰氏,
     已屬忘本之人。廣陵江蘇江都人曾向余言:章仲山
     遊維揚(揚州),巨族爭延之,徒手得謝禮萬餘金,
     不曾與人葬得好墳。乃熟於理氣,而昧於形勢者也。
     是以因章而疑朱,恐其僅知挨星之法,而昧於形勢耳。」

  馬氏作為一位真正的玄空師傅,但卻在未清楚的情況下,根據道聽塗說的說話,對另外一位宗師作出一個無理的判斷,這樣的行為實在不負責!筆者參閱過馬氏之《地理辨惑》,明白馬泰清的玄空風水是真術,所以對此直認其是。但筆者卻沒有參考過馬氏所點的穴,所以即使看到其在《地理辨惑》中如何對自己的眼力讚揚,如何引用其對巒頭的認知或形容,但筆者都只是抱觀望態度,絕不加評語。

  馬氏曾經在其《三元地理辨惑》中,親口承認章仲山的《地理辨正直解》係真訣,此其一是。不過卻在毫無根據底下,批評章氏的“眼力”不足,此則犯一大謬矣。所謂人言可畏,試問,章仲山有沒有必要說出自己的師父是誰?出一本《地理辨正直解》,將楊、蔣原意直接道出,已經受到別人無謂批評,那麼又何必道出其師屬?其實,章仲山已經在其著作中道出其師,只是讀者未察覺而已。

  章仲山所處之年代乃堪輿亂世,單玄空,就有六派之分(六派只有無常為玄空正宗);不論其他如沈氏等等的雜門混派。各派互相口誅筆伐的情況,適如今日。自己受到批評尤可,如果令自己的老師也一起受到這樣的不平對待,作為一名玄空的巨擘,如何也接受不來。因為真正對術數有誠意的人,他們對自己所學的東西,都會非常尊重、非常嚴謹、非常驕傲的。不如一些三教九流的術士,學習一大堆東西,對自己所學毫不尊重,而所學的東西,毫無系統,朝秦暮楚地習術數,竟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毫不負責任!章先生所背負流傳玄空大卦的責任,值得後世的肯定與嘉許!幸而馬氏尚且為有真術的師傅,如果他連玄空的口訣也是假的話,那麼他的《地理辨惑》則如《沈氏玄空》矣。

  另外,又有人說,章師父的老師是《心眼指要》裡面其中兩位出現過的人物:孫竹田與沈禹平。其實這點可於章仲山《心眼指要》的序中得到不少答案:

《心眼指要》自序(原序)

  堪天道,輿地之道堪輿之道,天地之道也。

  天有氣,地有形;天依形,地付氣。形為體、氣為用。

  必須天地合其德,體用合其宜,方是巒頭理氣之正宗。

  無奈理氣書雖多,但佑有地而不知有天,故其用皆非。

  獨有《青囊》、大元空五行之法,原本洛書九氣,上應北斗,   主宰天地,運斡坤輿,光垂乾紀,旋轉四時、流通八國,正是   理氣之宗祖,用法之真詮。

  乃至後世,妄擬大玄空之詣,竟失真傳。惟國初蔣大鴻先生獨得無極真   傳,註《辨正》及《五歌》,辨是非,定真偽,不下數十萬言,處處申明   《天玉》、《青囊》之所以然,而於元空之理幾乎洩矣。

  無何百餘年來,讀者又眛其解,但知其所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似是而非,為害莫甚。余故作《心眼指要》以引之,又集諸名家言以導之,俾世之有心斯道者,   方無岐路之惑。

  上面看到,章氏用“集諸名家言以導之”這說話,細心推敲,便知道,孫、沈是“名家”而非老師了。豈會有學生不稱呼老師作老師,而用“名家”代替?

  其實無常派不是忽然失蹤,而是離開無錫而已。近年,筆者經友人介紹下,在美國遇到過上海堪輿名家吳涵卿的後裔,經過與吳氏後人的攀談,原來彼對上海蘇杭一帶的堪輿家*的情況頗了解。清道光、咸豐年間,在蘇、浙、無錫曾經發生過太平天國動亂,那場所謂“天國主義”的無政府暴動,對民間的本來信仰加以撻伐,所以令很多當時有名氣的望族人士,不得不遷離無錫一帶,而至上海、寧波等地;又有南移到粵港兩地者。

  據悉,很多堪輿家到過香港之後,輾轉移到外國。筆者聽吳氏後人說,美國舊金山是此類名家匯集的地方。




--------宗陽承柏氏(寒泉觀主人)撰--------




附註:

*:蘇杭一帶為前輩堪輿名家所聚集的地方,繼雲間蔣大鴻和其徒弟丹陽(今江蘇省丹陽市)張仲馨孝廉、丹徒(江蘇省鎮江市鄰)人駱士鵬孝廉、山陰(今浙江紹興縣)呂相烈文學(官職名)、會稽姜垚(姜汝皋)等等,之後的宜興程我茲、太平(今浙江黃巖)孫竹田、鳥程(今浙江湖州)沈禹平以及錫山無心道人章甫等等。究其原因實在難明,不過楊公經典,有所謂“江東”云云,或謂上海蘇浙一帶,乃堪輿師所嚮往之鄉耶,俟考。


*進入承柏堂玄空風水*

【玄海筆記簿】

【無極醒心錄】

*回首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