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眸

【藍眸】7

第七章—過去的坦言

早晨的陽光,將沉入夢鄉中的人叫醒,一向淺眠的夏彥在太陽升起不久就醒了過來,然後望著懷中的人兒,用不弄醒他的力度將他拉近自己胸膛。

無法想像自己手中的觸感,那個一直逃避著真相,從未改變過,始終高傲、美麗的他,現在正睡在自己懷中,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一些真實感。

夏彥用手輕輕地撫摸蠻的臉孔,想確定這是真實還是夢。

『大哥…』

突然夏彥的耳邊傳來雪彥的聲音。

「雪彥,你找我什麼事。」
『沒什麼,只是想問大哥昨晚所說的話是真的嗎…』
「真的要我說的話,那答案絕對是!一直以來我都是抱著這樣決心,不停尋找他的蹤影……」
『看來,哥哥你真的很喜歡蠻…』
「那是不容置疑的,我很愛他,由不知情愛的兒時開始,到看見他的殺了姊姊,然後離開那時,我就明白這份感情已經植根在我的靈魂之上,從未改變……」
「一直到都未改變過……」

夏彥不再和雪彥說話,他慢慢低下頭,將自己的唇吻上一直所依戀的人

*#*#*#*#*#*#*#*#*#*#*#*#*#*#*#*#*#*#*#*#*#*#*#*#*#*#*#*#*#*#*#*#*#*#*

「呵~~呀!昨晚睡得真好,不知有早餐吃了沒有!」
一朝早就想著吃的人,不用想就知道是銀次了,他剛剛才起床,現在正向飯廳那兒走去。

「早晨呀,銀次!」
比銀次早起的花月和士度,一看見他進來就禮貌地向早安。
「早晨,好香呀,瑪利亞小姐妳的手勢真棒呢!」
銀次一進飯廳就立刻被桌上的美味早餐吸引著,急不可耐地坐下開動。
「多謝讚賞呀銀次,那你吃多點啦!」
「啊!呀對啦,怎麼不見小蠻的,他還沒起床嗎?」
銀次難得地停止吃口中的食物,問其他人蠻的蹤影,但一說出口就換來士度的嘲諷和卑彌呼的白眼。
「哼!那個耍蛇的真過份,起床都要人叫,他也不想想自己不是小孩子。」士度依舊的不放過任何批評蠻的機會。
「你不是吧!怎樣說,你都和他生活了差不多兩年,我還以為是你去叫醒他,我才不去的說,難道你不知道他有底血壓,早上喜歡懶床的嗎,以前都是我吵著不讓他再睡才叫得動他。」
「我一直以為小蠻他只是不想起床,他都沒說過他有低血壓……」
銀次在卑彌呼的厲眼下越說越小聲,最後還變成趴銀化。

這個人真不細心!蠻怎會和這種人做拍檔的!

卑彌呼開始明白蠻為何總是如此暴燥,實在對著銀次那像幼兒般的智商,能夠忍住不掐死他已是很難。
「那你還站在這堙A去叫醒他吃早餐吧!」
「我…我知道啦,我立…立刻去!」
「喂!銀次,等一等呀!」
銀次一說完就立即沖了出去,連想叫著他的瑪利亞也趕不及。
「咦,銀次什麼事呀!這麼趕著去哪?」
剛剛走進來的海溫向眾人問道,跟著瑪利亞回答她。
「嘿嘿…沒什麼重要事的,他只是去叫蠻起床,不過很快就會回來的。」
「何解?」花月好奇地問。
「點解呀,因為他一定找不著人的…」瑪利亞回答時,臉上帶著怪異的笑容。
就在花月想追問時,銀次已經非常著急地跑回來。
「嗚呀!大件事啦!我找不到小蠻,我四處找遍也不見他!」
跟著銀次就趴銀化,趴在地上不停大哭。
「不用擔心的,銀次,他只是昨晚不在自己房睡而已。」
「那麼瑪利亞小姐妳知道蠻在那兒嗎!」
「走吧,我們去叫蠻起床來吃早餐吧!」
瑪利亞抱起趴趴銀,然後走了出去,其他人亦帶著好奇心跟著去。

*#*#*#*#*#*#*#*#*#*#*#*#*#*#*#*#*#*#*#*#*#*#*#*#*#*#*#*#*#*#*#*#*#*#*

「蠻,快點起床吧,已經快十時了。」夏彥一邊繼續吻著阿蠻,一邊叫他起來。
「唔…不要吵著啦,我很累呀,銀次…」,蠻不理會他,轉身再睡。
看見蠻不理會自己,加上聽到蠻將他當成銀次,夏彥突然有種惡作劇的諗頭。
「蠻,你再不起來,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見蠻仍然不理會自己,夏彥決定開始「吃」了。
「蠻,那我開動啦!」

夏彥一把扯開蠻身上的薄被,然後吻上他那敏感的耳垂。
「唔啊…不要啦…唔…停止呀…嗚!我叫你停止呀!彌勒夏彥!」
過了一會,蠻終於引忍受不了夏彥的挑逗,而向他大吼。
「你剛才在幹什麼呀!」蠻的臉上除了憤怒,還有少許焉紅。
「誰叫你不理我,所以我當你默許了嘛。」
夏彥不但不感到絲毫後悔,還露出了一抹邪笑,慢慢向蠻逼近。
「喂…你怎麼貼這麼近呀,走開點。」
「蠻…」
「什…什麼事呀?」
「我們再來一次吧!」
「咦…你說啥…嗚呀!不要呀!」

當兩人在床上嬉戲時,房門的門突然被打開,他們轉頭一看,就見到已石化計程車度和銀次,還有帶著曖昧笑容的瑪利亞,卑彌呼和花月。
「嘿嘿……對不起呢,礙著你們辦事,慢慢吧,不用急,我們先走啦!」
三人不約而同地說出同一句話,然後拖著已經石化的兩人離開。


當他們回到飯廳半小時後,蠻和夏彥亦來到,不同的是可以看到夏彥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手印。
「你們終於捨得下床啦。」
「閉嘴吧,耍弦的!」

「好啦好啦,你們不要再吵架吧,蠻,你不是有話要說嗎。」瑪利亞用明知故問的口吻對蠻說。
「哼!知道還問。」
跟著蠻露出一臉嚴肅的表情,望著所有人。
「你們跟我到客廳吧。」
「你有什麼話要說呀?」花月問道。
蠻轉身看著花月,沈默了一會,然後開口說。
「就是你們一直都感到興趣的,我美堂蠻的過去,我的身世和所有事情的根源。」
「要聽的話,就跟著來,我只說一次。」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