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眸

【蓝眸】8.1(先寫蠻的!)


第八章—悲忆的回思

魔女之章

一切的起源都要将时间倒转回去十二年前,回到当时蛮还是一个有着天真无邪,活泼开朗性格的四岁小孩子,还没知道自己所背负的命运的时候,那时的他與母亲分开居住,並不知道自己会因碰见她而致心灵受创,继而开始用高傲嚣张的外表作为掩护,不让人接近内心脆弱的部份。


十二年前的德国

於市区邻近树林的地方有一座建築高雅的住宅,经过金壁辉煌的大闸,内堿O占地广阔的美丽花园,種满各式各样的草木,其中最多的是大宅女主人最爱的枫树。
说到大宅的拥有者,是一对外表極为出色的夫妇,丈夫叫美堂煌,是日本的名门贵族,阴阳师一族的後裔,而妻子则是德日混血兒,原姓秋良,现在叫美堂沙罗,但身世却不明,传言她有着魔女的血统,他们还有一个兒子,容貌混合了父亲的俊俏,母亲那混血兒特有的艳颜,而且天资过人,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原本有这样的兒子,身为父母应该感到很骄傲,但令人奇怪的,是自他出生後他的父亲却将他安置於住宅的極深之处,與母亲分开成长,还替他收了一个不被人取用的名,这个名的含义代表着他是俾神所舍弃的人,一个被神所咀咒,註定拥有着被不幸所缠绕的命运的人,这个小男孩的名就是…


「蛮」


#*#*#*#*#*#*#*#*#*#*#*#*#*#*#*#*#*#*#*#*#*#*#*#*#*#*#*#*#*#*#*#*#*#*#*#*#

「爸爸,母亲是什麼来的?」
已经四岁的小蛮今日在看书时,看到母亲这两个字,对於由眼睛都还没张开的婴兒时期,就从未接觸过母亲的他,这两个词汇是陌生的。
「母亲就是将人带到这个世界的女人,她们需要经历生产的痛苦,才可以将自己的下一代生出这个比母體更广大的世界,这是一项很神聖的事呢。」
蛮的父亲—煌回答坐在自己膝上,手中亦拿着一本聖经的看的兒子。
「但是这写生产的痛苦是上帝给予夏娃的惩罚,因为她偷吃乐园内那棵智慧之树的果实,那为什麼其他的女人都要承受这種痛苦,这只不过是夏娃的错。」
幼小的蛮还末能够理解当中的意思。
「小蛮呀,你没看清楚前面的内容吗,夏娃会违背神的叮嘱是因为蛇的引诱,所以上帝这样做是要女人记着她们的痛苦是来至蛇的陷害。」
「那蛇的下场呢?」
「蛇的下场就是永远都在地上攀爬,吃地上的尘土。」
煌一边抚摸着蛮那头柔软的细发,一边回答。
「对了,爸爸你说人是由母亲所生,那我的母亲在哪?」
煌的神情是蛮问了这个问题後,瞬间略过一丝悲痛,然後沈默不语。
「爸爸?」蛮用他那双漂亮的蓝眸看着自己的父亲。
「蛮呀,我们继续看聖经的故事好不好?」
「不好!」坚决的语氣。
「唉…好吧…」
跟着他将蛮放下,然後走向书架拿出一本书再走回蛮的身边。
「爸爸,这是什麼?」
煌並不回答,只是将蛮抱回懷中,慢慢打开相簿至其中一页,拿出一幅两个大人和一个婴兒的合照。
「蛮,这个就是你的妈妈,而她抱着的婴兒就是你。」
「呀!这个就是我的母亲,她很漂亮呢。」
「是呢,她那时很开心,她总是整天抱着你说自己生了一个世上最可爱的兒子呢。」

没错!那时真的是最幸福的时候,每日看着沙罗抱着蛮很开心的笑着,四处跟人说自己的兒子多可爱。
只可惜幸福的时间却这麼短暂…

煌抚着蛮的脸颊,看着他那双蓝眸,一边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爸爸,你怎麼了?」蛮奇怪着父亲的怪異行为。

如果蛮没有继承这双不详之眼的话,那当时就不会有那種事发生。

想到这堙A煌突然将蛮紧紧抱着,身驱不停地毡抖,这样的举动令蛮也吓了一跳,但他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任有父亲抱着。
过了一会,煌亦回復冷静,接着他用严肃,却带有一丝无奈的神情对蛮说。

「蛮,你要记着我今日说的话,知道吗…」
「是的,爸爸。」
「那你记着,以後发生任何事也好,你都要坚强面对,将来如果你见到你母亲,你都要知道无论她做了什麼事,说了什麼话,那也是她无心之话,你要體谅她。」
「知道了!」
之後煌又再次将蛮抱进懷中,只是这次不是因为想起过往,而是因为想到蛮将来所须面对的命运。

神呀!如果你真的可以聽到世上所有人的祷告,但请求你引导我的兒子走向幸福的道路,请你将不幸远離他吧!

纵使他的身上……

流着你所放逐的咀咒之血统……

请你聽求一个不信神的父亲的唯一对你的请求!

#*#*#*#*#*#*#*#*#*#*#*#*#*#*#*#*#*#*#*#*#*#*#*#*#*#*#*#*#*#*#*#*#*#*#*#*#

过了幾日後,蛮看见这日的阳光很好,於是决定在阳台处慢慢看父亲买给他的新书,他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直到黄昏时候,轻略而过的清风将蛮由梦中吹醒。
「呀!原来我已经睡了这麼久…咦!那个不是…」
蛮这麼驚讶,是因为他由阳台那埵V花园下看时,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跟着他立刻由阳台冲向花园中的人影。

「请…请问,你是不是…」
那个人聽到身後有陌生人的声音就转头看看,当蛮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孔,他就很肯定这个人就是…

「妈妈?」
「你是…呀,你那双眼,难道你是蛮?」
原来这个人就是蛮的母亲,美堂沙罗。
「是呀!我是蛮呀,妈妈!」
蛮立刻想冲近她的身边。
「你…你不要过来呀!不要呀!」
沙罗露出驚惶的神情,好像她看到很可怕的物體。
「妈妈…」蛮亦被她的神情所吓倒。
「你不要叫我,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做恶魔的妈妈!我不是!我不是!」
「妈妈妳说什麼呀,我不是恶魔,是你的兒子呀!」
「不是!我不是!如果早知你会拥有这双眼,我绝对不会将你带来这个世界的!」
「你是恶魔!是恶魔的兒子!」
在她说完这句话後,她就立刻向另一方向跑去,不願看见这个承受不幸和罪孽的咀咒之子。
被留下的蛮,黄昏的斜阳照射於他的身上,拉长的身影中,包含了他无尽的悲痛,被母亲所抛弃的心碎,这一切一切的痛楚,令他天真无邪的心变得冷酷,眼神不再带有小孩子的纯真。
接着他彷如行屍走肉般,慢慢行到父亲的书房,以冷漠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父亲。
「你早就知道她会这样,所以一直都不让我见她,是吗…『父亲』…」
「是的…」
煌看着眼前的兒子,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他那个开朗,满脸笑容的兒子已经不会再在自己眼前出现。

神呀!为啥你不可以放过我的兒子呢,他並没有错,只是因为刚巧他是魔女王後的继承人而已!

「那你为什麼不是我出生时就杀了我,为何要我承受这種痛苦!我不会原谅你们的!我恨你!我恨你们!」
跟着蛮就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一个月後

「蛮!你的外婆来接你走!」
煌看着蛮,眼神充满不舍。
「是吗,那我走啦!」
蛮却无丝毫不舍,他转身拿着行李,从他的父亲身边走过,走去他的外婆那堙A跟着她離开。

从此再没回过这个家半步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