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國(上)

《女兒國》

作者:蘇沛



窩在無限城堨晶q動的笑師,偶然一天接到了一通從遠方傳來的電話,興奮的沖到王波兒的咖啡廳,公佈這件天大的消息。

「我告訴你們唷~~~!要仔細聽,錯過了你們會悔恨終生唷!」笑師自以為很幽默的說。

可惜,各忙各大家沒時間理他。

阿蠻依然是很跩的翹著腳喝咖啡看報紙;王波兒還是很有耐心的教伶奈泡咖啡;海溫只是很防備的看著阿蠻,免得他又來摸她胸部;士度還是老樣子,喝著咖啡;花月和十兵衛則再討論哪里的溫泉可以治療好十兵衛的眼睛;赤屍則是待在一旁,擦拭著手術刀;卑彌呼的面前則是擺著一大堆瓶瓶罐罐,看看是否可以調配出新的毒香水......

只有銀次啃著巧克力,一臉好奇的到笑師面前,問: 「什麼事情呀?」最好是吃的。趴趴銀幸福的想著腦中釀一大片的食物,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好...想吃唷!

「還是銀次最好了!」笑師感動的沖上前去抱住趴趴銀。 不過,卻換來所有人的暗器,報紙、咖啡杯、煮失敗的咖啡渣、錢包、烏鴉、弦、飛針、手術刀、毒香水......

「喂!有人說你可以這麼做嗎?」阿蠻一臉不爽的把銀次搶回身邊。 而赤屍只是輕輕的笑了數聲,暗瞪著笑師。

「因為這樣你們才會聽我說嘛!」笑師暗暗啜泣中。 一定要被人痛罵一頓他們才會理我,我好可憐唷!

「廢話少說,說重點!」眾人齊吼。

「喔......」笑師委屈的應聲。

「事情是這樣的......」吸吸想要流出來的鼻水,不,是眼淚,笑師開始說出他來這目的。

「我們樓蘭國一向與女兒國交情良好,現在是女兒國『皇上』二十歲生日,她說這次特別破例,允許其他族人的男人進去參觀,參觀的人如果有皇后喜歡的,皇后說會賞賜一些獎賞給他,所以我想你們要不要去?」

「賞賜?」很多錢嗎?

阿蠻的眼中浮現兩枚很大的『$』,因為他這一番話而感興趣了起來。

「嗯,她說她會挑一個她看的最上眼的人,給他一個一想不到的禮物。」

沖著他這句話,阿蠻決定要去了。

其他人則是很有興趣的繼續聽下去。

「不過...」笑師有個但書。

「不過什麼?」阿蠻問。 他有不詳的預感。

「想要得到賞賜的條件,是那個人必須以『女裝』進門才行。」笑師還特地在女裝上加重語氣,深怕他們沒聽到這麼重要的一句話。

「女裝???」阿蠻嚇的下巴差點掉下來。

「阿蠻......」銀次趕快逃離阿蠻身邊,免得他待會做出為錢賣友的事情。 「銀次...」阿蠻轉身看著想落跑的銀次,頭上還冒出兩支惡魔的角,連獠牙都跑出來了。

嘿嘿,銀次應該挺適合的。

「不要啦!阿蠻,我們不必為那一點賞賜,犧牲自己呀!」趴趴銀趕快跑離阿蠻身邊五公尺遠,此時的赤屍先生都比阿蠻和藹可親多了。 「一?點?賞?賜?」阿蠻瞇起了眼睛,嘴上露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其人人只是是不關己的繼續做自己的事,這是他們兩個人的家務事,其他人又管不著。

「不要啦~~~」趴趴銀趕緊跑的赤屍背後,尋求庇護。

總算,還是有幾個比較有良心的,出聲替銀次說話:

「耍蛇的,要去你不會自己去唷,幹嘛拖銀次下水?」這次發言的是士度。 聽到死對頭的聲音,阿蠻的目標上轉移: 「你說什麼?」 「難道你是因為長的太醜,就算是穿女裝也沒辦法掩飾你有多醜,所以才會叫銀次出馬?」士度的語氣不難聽出在挑阿蠻。 「沒錯。美堂,你還是自己下海吧!」赤屍也跑來參一腳。 銀次感動的看著他們兩人,不過...

阿蠻應該是不會那麼容易的放過他的......

「我~很~醜?」阿蠻冷哼著,一臉不屑的看著士度,「本大爺這輩子還沒被說醜過,耍猴的,我看世界上最醜的應該是你吧!」 「那你怎麼沒膽穿女裝?那不是最醜是什麼?」士度非得逼的阿蠻穿上女裝不可。

因為那是在場的人所有希望。

「那你為什麼不穿?」阿蠻臉露青筋咬牙切齒的道。 天才如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我對那筆賞賜又沒有什麼興趣,為何我要穿女裝。」士度給阿蠻一個『你真呆』的表情。

「對呀!美堂,反正我也會穿女裝嘛!你就穿穿看又不會怎樣,難道你的真實身分是女的?」笑師也加入說服美堂的行列,跟士度有一搭沒一搭的配合。 「對呀!阿蠻,反正你的形象在神的記述堶悼都被抹滅掉了,再加一樁又沒什麼關系。」卑彌呼指的是他吻雨流的那一件事。 「沒關系啦!我會負責替你化妝的,保証美如天仙。」海溫不落人後的發表高見。 「對呀、對呀!」夏實附和著。

「美堂,如果你不跟銀次作伴的話,我馬上就把銀次帶走唷!」不同於其他人的恫嚇,赤屍一出口就是沒得轉寰的餘地。

這些人.........阿蠻握緊的拳頭都快將自己的手給捏碎了。

「我一定會讓你們後悔說這些話!」意思就是他穿了!

說完,便氣沖沖的離開了。

銀次感動的看著幫他的大家,不過???好像有兩個人沒加入戰局耶!

「阿月......」銀次跳到花月和十兵衛之間,可憐兮兮的看著他們。 「呃...什麼事?」已經盡量避免加入戰局的花月還是免不了被拖下水。 「你陪我一起穿女裝好不好?」 「呃......」果然,早知道今天就不來了。 「十兵衛,幫我說服花月嘛!難道你不想看嗎?」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十兵衛及花月很難拒絕他的要求。 「是很想......」十兵衛沒辦法昧著良心說話。 「阿衛!」他居然不幫他! 「好啦!阿月,陪我啦,拜託~~~」 這樣的銀次,真的讓人......很難拒絕。

花月暗嘆了一口氣,還是答應了: 「好吧!」誰叫他是最崇拜的人呢! 「Y~A~」銀次高興又有人陪他一起下水了。

「那就這樣囉!明天下午在這媔隻X,我在帶你們過去。」笑師公佈著。

# # # # # #

隔天......

王波兒的咖啡廳堙A瀰漫著無數個笑聲,原因在於???

「銀次,你好可愛唷~~~~~~~」化裝師一:海溫,看著眼前改造過後的銀次,滿意極了。 「對呀!好可愛、好可愛唷!」化裝師二:夏實,也高興的摸摸銀次的臉,高興的道。 「我都不知道銀次很適合穿這種衣服呢!」卑彌呼嘖嘖稱奇的看著『女裝』的銀次。 「看在你今天那麼可愛的份上,咖啡今天算你免費。」王波兒難得大放送,可見銀次實在是太可愛了。 「......」士度無言,其實是嚇到不知該說什麼了。

因為實在是太適合了。

「很適合你唷!銀次老弟。」赤屍有些錯愕的看著銀次,看來他對他的興趣又更高了一些。

「別再說了......」女生版的銀次害羞的道。

天呀......這叫他怎麼出去嘛!?堂堂一個雷帝穿這樣,他的威名都毀了啦!

「很可愛呀!」眾人附和。

一身像歐洲少女服飾的淡綠的洋裝直到腳底〈裙擺很澎,需要束腰的那種,但銀次沒有束腰啦!〉,裙擺邊緣有著象牙白的蕾絲滾邊,在胸前有著一枚用別針鑲著的蝴蝶結,雙手戴著乳白的手套,胸口還有一條銀色的十字架項鏈,一雙精美細致的皮鞋,還有一頭微卷的金色長發,頭的兩旁有著花點綴著,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個可愛的洋娃娃,就連兩耳上都有著小巧的耳環,這樣的銀次,怎麼說不可愛呢!

「不要再說了......」銀次已經羞到快要找洞把自己埋了。

反倒是花月正常多了,一點也沒有銀次的那種忸怩感。

「阿衛,我穿這樣沒有什麼奇怪吧!」花月問著看的著迷的十兵衛。 「不,很好看。」何只好看,簡直美呆了。 十兵衛看著動人的花月,一點也不希望將他的美與他人分享。 但???不行呀!

一襲日式的正統和服,粉紅色的外衣上,有著白色的櫻花點點,腰間的束腹上有著兩顆鈴鐺垂吊著,一條粉紅中帶著一點紫的緞帶,將花月的長發束了起來,披垂在肩前,喀喀的木屐聲,隨著花月的走動而應和著。

整個人看起來,協調極了,完全沒有男人的影子。

「真的嗎?」被稱贊的花月,笑起來讓十兵衛又再次傻眼了。

「嗯!」

於是乎,花月和十兵衛這堨u屬於他們彼此的天地,旁人不宜干擾。

「你們看、你們看,我穿這樣好不好看?」笑師換裝後,一臉期待的跑到眾人前現寶。

一套標准中國式的紅色旗袍,腿間微微開岔到膝蓋,一雙手工制的繡花鞋,頭發則是用簪子固定住,手腕上則佩帶著碧綠的玉鐲。

「......」眾人無言。

如果他的身高及體形可以相搭配的話就沒話說了。眾人共同的想法。

因為旗袍是一種突顯身材的衣服,男人的體型、骨架本來就比女生大,笑師這樣穿??? 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咦?美堂還沒來嗎?」一點也不在意眾人古怪視線的笑師,張頭望望應該到卻又還沒到的阿蠻。

「對喔,都沒有看到阿蠻,阿蠻跑哪去了?唉唷~」銀次拉著過長的裙擺,四處找找看。不過太長的裙子,害的銀次差點跌倒。

「沒事吧?」赤屍出手扶著搖搖欲墜的銀次。 「沒事???」好丟臉唷!居然在赤屍先生面前跌倒... 銀次快速的從赤屍懷堸k出,退的遠遠的。

「對了。」王波兒突然想到,「在你們來之前,有來一位很漂亮的美女,看起來有點像阿蠻喔。」 「在哪里?」 「就在那邊最不起眼的角落。」不過卻是視線最集中的地方。

美女嘛!人人愛看,就算坐在再不起眼的角落,還是會有人注意到的嘛!

「我過去看看。」笑師一馬當先的走上前去,還不忘用極為優雅的小碎步走去。

噁~~~~~眾人紛紛想要找一個嘔吐袋來吐。

當笑師走到那個桌子前,差點被『驚艷』到不能開口。 真的???很美,從側面上來看就這麼美了,那正面呢?

「小姐...」笑師出口詢問這位正在看書的小姐。

「有什麼事嗎?」螓首微抬,戴著一點勾魂的嗓音及媚眼的女子問。

「呃......」笑師整整呆楞在那數十秒。

他......不知該如何形容這名女子,只知他自己被這女子給『煞』到了。

「你怎麼了,笑師?」士度走過來看看呆在那的笑師。 「你自己來看。」笑師拉拉士度的衣袖,要士度注意『她』的臉。 「真的很像美堂......」看到『她』後,士度發現真的很像。

而且,非常的美。

當士度看完『她』之後,笑師趕緊將他拉回大家那邊,道:

「『她』真的很像美堂,不過真的是他嗎?」笑師不太相信這個美女真的是美堂扮的,那對他打擊太大了。 「他應該沒那麼美吧!」士度也不相信那是阿蠻。 「我要去看看!」銀次再次前去看看長的像阿蠻的女子。

不一會,銀次跑回來了。 「真的很像耶!無論是動作姿勢,都真的很像阿蠻耶!」

「不可能呀!沒有看到他有喉結,怎麼可能是他扮的。」

正當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時,那名女子走過來了。

「請問...你們在說什麼呀?」

「呃......」

真的......太像了.........

不過,眼前這位美女真的是阿蠻嗎?

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一條黑色帶著白色滾邊的布自頸後繞著頭發上來打個結,其餘的披垂在肩前,姣好的臉蛋搭配一身高領無袖的象牙色上衣,兩個手肘上有著長且及地的白色披肩環繞著〈像瑪莉亞披的那一條一樣〉,一襲深黑的長裙至膝下,搭配著一雙有著鏈子的靴子,閃亮的水晶墜子在耳旁閃爍著。

他們打從心底不相信『她』是阿蠻扮的,即使再像也一樣,況且他們現在又不確定,他們還是寧可相信『她』不是。

「怎麼了嗎?」女子看著一臉呆楞的眾人,甜甜的笑道。

「沒..有.......因為你長的太像我的一位朋友了,所以我們才會···」銀次結結巴巴的道。

「喔~原來是因為長的很像你的朋友,難怪你們都用一副奇怪的眼神看我。」女子恍然大悟的道。 「那...你那位朋友叫什麼名字呀?是不是叫美堂 蠻呀?」 「好像是...」

聽到銀次這樣回答,那女子原本笑笑中帶著邪氣的臉馬上變成正在發飆的虎姑婆:

「什麼好像!根本就是好不好!跟我再一起那麼久了,還認不出我來,你眼睛是長到哪去了!」其他人猜不出來他是無所謂,反而還挺開心的,但連銀次都猜不出來,那就... 『美女』阿蠻受不了銀次白癡,一氣之下完美的形象就破功了。

「阿蠻!!!!!」不只是銀次受到驚嚇,其他人也是一臉錯愕的不相信。

「怎樣?懷疑唷!本大爺...本姑娘是太美了所以你們都認不出來是不是,幹嘛一副像吞了雞蛋的樣子。」

這種語氣,這種腔調,百分之百是阿蠻沒錯。

「美堂,你穿這樣還比較適合唷!」首先回過神來的赤屍難得給人贊美,不過阿蠻倒不是很喜歡。

沒有一個男人喜歡聽到自己當女人好的,何況是他。

雖然很氣,不過為了逼真,阿蠻還是說了句: 「謝謝。」阿蠻還不忘用女性的腔調說。

不過下一秒又改變了: 「銀次!你要石化到什麼時候?給我醒來!」

啪!啪!

兩個清脆又響亮的鐵扇聲,從銀次的頭上傳來。

「好痛唷~~」銀次摸摸頭,從石化中驚醒。

咦?

「阿蠻,你不是都用槌子嗎?怎麼換成了鐵扇了?」挨打歷史已久的銀次,發現了今天阿蠻使用的工具不同。不是他有自虐唷!是阿蠻太恐怖了。 「因為穿女裝帶錘子不方便,扇子比較適合。現在你回過神了嗎?『公主』銀次?」 他當然也有看見銀次身上那套洋裝,當真是可愛沒話說,要不是那麼多人在場,他一定把他鎖在家堙A不讓其他人看到。

「阿蠻...」銀次正想叫阿蠻不要這樣叫他時,阿蠻的注意力又轉走了。

「喂,耍猴的,看呆了吧!」阿蠻一臉『嬌媚』的看著下巴快掉下來士度,心情好極了。

他就不信他沒被嚇到!為了這裝扮,他回去可是弄得好久,都是為了他那一句:『沒膽穿女裝!』

哼!嚇到了吧!

「.......」第二次驚嚇,士度完全沒辦法回話。 「嘻嘻嘻...」阿蠻笑的樂不可支。

不只是阿蠻,其他人也笑的東倒西歪,沒想到一向冷靜自持士度也會因為『美色』而說不出話來,真是太意外了........

「對了、對了,既然現在『公主』都有了,那我們就來選選『王子』吧!」海溫突然出了一個餿主意。 「好呀!好呀!」夏實第一個複議。 不顧『公主』不滿的眼神,其他人則是一臉同意。 「嗯...偶爾玩玩也不錯。」很難相信,這句話是出自於赤屍之口。

既然連赤屍都答應了,海溫更肆無忌憚的說了:

「那就這樣分配囉!可愛的小公主─銀次的王子是赤屍...」話未說完,阿蠻第一個反對: 「為什麼赤屍那傢夥可以跟銀次一組?」看到赤屍一副銀次保護者的樣子他就有氣,銀次是他的,不是豺狼那傢夥的。 「呵...這裝扮的你不適合跟銀次搭在一起吧!」為了氣氣阿蠻,赤屍還把銀次摟在懷堙A狀似親密的樣子,不過他一句話馬上讓有氣難伸的『美女』阿蠻閉上嘴。

可恨呀~~

「花月的王子當然是十兵衛囉!」 這點大家都沒有異議,因為再也沒有比這個更適合的了。

「阿月,我一定會保護你的!」十兵衛舉起花月的手,輕輕的在手背吻了一下,就像王子給公主承諾一般。 「阿衛......」花月感動的看著十兵衛。

其他人很識相的把空間留給他們,體貼的不打擾。

「至於阿蠻......」海溫正在考慮要不要這麼說,因為這可會惹來殺生之禍耶...

海溫看了看赤屍若有似無的笑容,為了飽眼福,她還是說了: 「就配士度吧!」

「啥?要我陪這個耍猴/蛇的?」阿蠻與士度同時開口,同時轉頭給對方一計白眼,再同時的轉身,配合的天衣無縫。

「可是...大家都很想看呀!」海溫仗著有人靠著才趕這麼說,否則她哪敢呀! 「誰?」阿蠻與士度幾乎又是同時出聲。 「我。」眾人全部一起附和。

這麼妙的組合,不看可惜呀!

其他人愛鬧就算了,居然連銀次都附和,而且還喊的最大聲,阿蠻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不過...

「士度~~」阿蠻突然甜滋滋的對士度叫,如果現在不是這副美女樣的話,可能大家都吐了滿地了吧! 「幹嘛?」士度看到阿蠻不懷好意的笑容,雖然美的讓人容易忽視它,但他一點也不覺得美,只覺得毛骨悚然罷了。 「你要『好好』的照顧我唷!」看到士度一臉拙樣,阿蠻玩的更帶勁,聲音也更柔了。 「你...你別過來!」該不會美堂是gay的一群吧!?〈蘇沛:就算是,也是跟銀次好不好!〉 「為什麼?你是人家的王子耶!王子怎麼可以不好好保護公主呢?」士度離的愈遠,阿蠻靠的也愈近,整個人都快黏在士度身上了,阿蠻還是不放過他。

太好玩了。

阿蠻可能沒發現,此時的他,根本忘記自己原是男兒身,現在根本就是以女人自居了,只差沒去做變性手術,更名符其實一點罷了。

「不行、不行!你們把士度給了美堂,那我呢?」笑師也跑進來湊一腳,純粹只是好玩罷了。 「對喔...」海溫此時才發現,除了王波兒以外,好像已沒有男人了,那... 「你不找阿連來嗎?」 「我說過了,但她死也不肯來,嗚...我好可憐唷!」笑師還不忘拿出手絹來,像深閨怨婦一樣,咬著手絹不放。 「反正笑師你是帶路的嘛,沒有人配又沒關系,別傷心了啦!」眾人自以為很好心的安慰。 「笑師,別傷心了啦!我們會陪你的!」銀次走過來摸摸笑師的頭,笑咪咪的道。 「還是銀次最好了!」笑師沖上前去抱住銀次。 不過才剛要碰到衣服時,數十支手術刀往他的頭頂灑下,一個不小心,他身上可能都是洞了。 「呵...」赤屍警告性的看著笑師,敬告他最好不要再動銀次一跟寒毛,強烈的佔有慾讓所有的人都知道,不過銀次還是傻傻的沒發現。 「怎麼了嗎?」 「不...」笑師當然不會拿自己的身家安全來開玩笑。

「那...好了!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到女兒國去吧!走囉~~~」

# # # # # #

呃...錯愕中。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當我回頭時,阿蠻、銀次、花月、笑師的女裝已經穿好了,而且已經定型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為什麼會有這一篇。

是以上這些被惡稿的迷們,請別揍我,因為我很想看阿蠻穿女裝,所以...

至於皇上的賞賜嘛...讓你們猜猜看吧!不過結果是好是壞,可別來揍我唷!

〈蘇沛落跑去也!〉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