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熒

《幻熒》1

作者:千夜

PART·1·前奏

長夜,月亮躲在云層後,連星光也不見。
触目可及的,除了黑暗還是黑暗。
眼前突然出現了亮光,就如螢火虫的熒火,一點一點,在空中飄蕩,慢慢消失。
那是櫻花的碎片,被風卷起,散落四處。沒有光源,卻泛著詭异的紅光。
“被人背叛,遭人遺棄,不見容於世間的詛咒之子……”
“那真的是我的命運?”不是怨恨卻异常悲傷,男孩如此問道。
“不是的,”非常溫柔的女聲,聲音的主人走到男孩面前蹲下,雙手捧起男孩的臉。“那不是命運,只不過他們選擇了沒有你相伴的未來而已。”
藍瞳對上紫眸,悲傷依然,但多了一份期待。
“真的?”
“真的。”
“那麽……你會選擇和我在一起嗎?”
女子笑了,比櫻更輕比水更柔的微笑,然後輕柔地在男孩額上印上一吻。
“總有一天,你會遇見愿意和永遠在一起的人。”
“到那時……”

蠻突然醒了過來,耳邊還殘留著那個人溫柔的話語。他單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真是的……”
很久不曾回憶起的過去,几乎已經被忘卻的記憶,并非是他刻意去遺忘,時間長了自然被淡忘了而已。真正讓蠻困惑的是,那只是一次普通的談話,發生的地點也不是在那种奇怪的地方,和她相遇的國度里很少見到櫻花,在夢中卻以奇怪的方式再現了。蠻在霎那間涌起不詳的預感。隨後,他搖搖頭,像是极力擺脫那种杞人憂天的想法。
“太多疑了……”自嘲地笑了笑,放松身体向後一靠,試圖再度入睡。然而,异常清晰的意識妨礙了他的睡眠。
十分鍾後,蠻放棄了,他坐起身,搖下車窗,靠在車門上,點燃了一枝煙。將視線投向遠方,平靜的臉看上去像是在思考什麽,但是事實上,蠻不過是在抱怨而已。
“車子果然不能當床睡,又窄又硬,到了半夜又冷。下次一定要攢錢買張床!……”蠻轉轉僵硬的脖子,眼睛的余光瞥到了睡在助手席上的銀次。
銀次像一只貓一樣縮成一團,臉上挂著滿足的笑容,嘴里咕噥含糊不清的詞句,仔細听听地話,大致能分辨出是“好吃”“好好吃”諸如此類的話。
這個家夥!居然睡得這麽開心!因為不能入睡而煩躁的蠻的怒火好像找到了宣泄的通道。薄唇勾起邪魅的笑容。
“嘿嘿……”
可以想見的是,這個夜晚,有人要遭殃了。


honky tonk,銀次有气無力地趴在桌子上,蠻坐在柜台前猛翻電子郵件,最後爆發出一聲憤怒地喊叫:“可惡!一筆生意都沒有!”
咖啡座的老板王波儿見怪不怪地擦拭著酒杯,好心的服務生夏實擔心地看著銀次。
“你是不是肚子餓了?我馬上去做蛋糕。”
銀次抬起頭,滿臉郁悴,往日神采飛揚的大眼睛此刻只睜開了一半,更為夸張的是,包住他眼睛的一圈濃濃的黑眼圈。
“銀……銀次”夏實被嚇了一跳,“你昨晚沒睡好嗎?”
“都是阿蠻啦”銀次無比怨恨地看向蠻,“昨天半夜把我弄醒,說是要鍛煉身体……”
“呃?”
“硬是逼我繞著公園跑了三圈!”銀次憤憤不平地控訴蠻的暴行。“自己睡不著,還要拖我下水!”
蠻轉過頭,正經地說道:“我們是Get Backers,有福同享,有難當然同當。”
“說到底,”銀次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周身閃爍著電流的火花,“你這個人就是……”
夏實攔住銀次,“好了,好了,你還沒吃過東西吧?我馬上把蛋糕端上來。”
“請。”夏實將一盤自制蛋糕放在銀次面前,“餓著肚子也沒力气打架吧。”
“夏實∼∼你真是好人。”銀次雙掌合一,流著眼淚看著夏實,“我開動了!”
剛想伸手去拿那塊冒著香气的蛋糕,憑空出現一只手將蛋糕搶走。視線向上,蠻已經將蛋糕咬掉一只角。
“我生气了……”銀次猛地站起來,眼睛盯著地板,身上帶著的電流比方才更為猛烈耀眼。
“銀次,銀次,鎮定點”蠻慌張起來,但是現在忏悔已經來不及了,他受到了“雷帝”的懲罰。
“電鰻……”差點被電成焦炭但也和焦炭差不多的蠻倒在地上,銀次看了他一眼,“哼”了一聲,故意將蛋糕舉得高高的慢慢吃。
夏實忍不住笑了,這兩個人,無論在何時都好有趣。她扑哧地笑出了聲,卻是疊聲。回過頭,一個女子站在店門口,大概也是看見了這一幕,抿嘴笑著。
“歡迎光臨。”夏實對著客人鞠躬,拿起菜單走過去。
女子回禮,遲疑地問道:“請問……”
“听說這里可以找到Get Barkers……”
“小姐,”蠻在瞬間复活,換上職業性的笑容,非常熱情地迎了上去。“奪還率100%,無敵的奪還二人組為您服務。”


“小姐,你的東西就是在這里被搶走的嗎?”蠻環視著周圍,這是新宿的公園,明媚的陽光,三三兩兩的游人,看上去非常的和平。
“不是。”女子無視兩人疑惑的表情,凝視著遠處櫻花盛開的大樹。
蠻和銀次交換了下視線,或許這次不是普通的奪還任務了。
“換了發型,戴上隱形眼鏡,”女子一邊拿下發套和眼鏡,一邊微笑,“你就認不出我了嗎?”
“蠻。”
和記憶里一樣,不變的溫柔語調,紫色的眼眸里印著蠻惊訝的表情。
“熒……?”


“啊!”夏實一個轉身,被她袖子掃到的杯子就這麽掉了下去,在落地之前,被夏實接住了。
“還好,還好。”翻來覆去檢查不出什麽損傷,夏實松了一口气,將杯子放在安全的地方。
“這是蠻的專用杯呢,摔坏了可不得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