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熒

《幻熒》2

作者:千夜

PART·2·故人

“熒?”蠻無法掩飾自己的驚愕,臉上明白無誤地寫著難以置信。早上才剛剛做過夢,現在人就出現在自己面前,難道,這也是魔女之血的能力?
“怎麼了蠻?看見我就這麼驚訝嗎?”被喚做熒的女子的對著兩人笑了。
“只是有點意外。”蠻已經恢復了平靜,不管怎麼說,遇見老朋友總是令人高興的,熒的笑容,和以前一樣會讓人覺得溫暖呢。
“你怎麼突然就跑來了?還有……”
熒擺擺手,打斷蠻的問話,“老朋友敘舊先等一下,不向我介紹一下那位漂亮的小哥嗎?”說罷向銀次眨了下眼。銀次紅著臉,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他是銀次,我現在的搭檔。”
“他是你的朋友吧?”熒笑了,“請多指教。”
“啊,請多指教。”不知道為什麼熒會向自己彎腰,銀次手忙腳亂地回禮。
“是個懂禮貌的孩子呢。”熒的微笑越發溫柔起來,完全被她弄懵的兩名少年面面相覷。
“那個,熒,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蠻把下半句吞回肚子堙A眼前熒的笑容突然變得陌生起來,唇線和嘴角上勾的角度都沒變,但是為什麼……
“說正事吧,我這次來是為了……”
“殺你!”
火焰,是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出現的。

“蠻!”在火舌舔上蠻的瞬間,銀次脫下外套撲上去,試圖用外套撲滅纏繞在蠻身上的火焰。然而,火焰似乎是有了生命似的,一次次地閃開銀次的外套,持續不斷地燃燒著。“可惡!”銀次扔開外套,開始搜尋附近的水源。
“失火了!失……”這時候求救是最好的辦法了,銀次剛扯開喉嚨就被制止了。
“銀次!別緊張,我沒事。”被火焰包圍的蠻此時應該痛苦不堪,但他臉上一點痛苦的表情也沒有。“銀次,看清楚,這不是一般的火。”
蠻鎮定的嗓音安撫了銀次,他這才發現火焰僅僅是包圍了蠻而已。
沒錯,僅僅是包圍而已,就像衣服、防護罩一樣包在蠻的周身,蠻沒有受傷,也沒有傳出燒焦的氣味。
“騙人吧?”銀次遲疑地伸出手,慢慢地靠近火焰。溫暖但不灼熱,甚至可以感覺火焰的跳躍,太不可思議了。
如果這火焰造不成傷害的話,那也沒必要驚慌,更為重要的是,那個人……蠻轉向從剛才起就微笑不語的熒。
“熒,你是開玩笑的吧?說什麼‘殺我’……”
“這火焰,像魔術吧?”熒沒有回答,只是抬手一揮,火焰迅速地退去,只留下一小撮停留在蠻的右手上。
“姐姐是魔術師嗎?”驚奇地看著的銀次突然問道,蠻一腳踢過去,“笨蛋!”
“痛痛痛──阿蠻,好痛!”
“笨蛋笨蛋,哪有人在這種時候問這種白癡問題的?”
“可是……”
“在敵人面前怎麼可以放鬆下來!”
“可是熒小姐不是敵人吧?”
緊張的氣氛一下子就緩和了下來,蠻停下了踩變身為趴趴銀的某人的動作。
“不是敵人吧?”銀次摸摸被蠻踢到的地方,雖然已經習慣了,但是還是有點痛啊。
“對不對?熒小姐,我們不是敵人吧?”這句是對著熒發問的,銀次露出招牌的陽光笑容,期待地看著熒。
熒撲哧一聲笑了,兩個少年都聽到了彼此鬆口氣的聲音。
“正如蠻所說的,在敵人面前是不可以鬆懈的。”
如同証明她的話一般,蠻的慘叫在同一時間響起。“啊──”之前留在蠻右手上的火焰爆發出猛烈的光芒,溫度在眨眼間提升。那是真正的火焰,會讓人灼傷的真實之火。
“這是魔力之焰,在中世紀,也有人稱它為……”
“審判的火焰。”
蠻聽見了血液凍結的聲音。


蠻和銀次是滿身狼狽地回到了honky tonk,銀次還好,衣服被燒了幾個洞而已。蠻的情況就糟了些,外衣基本是不能穿了,頭發前稍焦了一片,看到焦黑又泛紅的右手後連王波兒也笑不出來了。夏實趕緊拿出醫藥箱,途中“劈堸埶捸迂a倒一片椅子。等處理完傷口打掃好店鋪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了。
“蠻,去醫院吧。”
“這種小傷兩三天就會好了。”蠻不在乎地回答夏實的擔心,“放心吧,不礙事的。”
怎麼可能不礙事,夏實心疼地看著蠻纏著紗布的右手,堅持要給他上吊帶。
“怎麼會弄成這樣……”
“啊啊,被一個熟人偷襲。”
銀次注意到蠻改變了對熒的稱呼,不是“朋友”,而是“熟人”,他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我給你們泡牛奶去。”夏實充分發揮了她的母性,無視銀次和蠻“又不是小孩子”的抗議閃進了廚房。
王波兒放下了報紙,“發生了什麼事?”
“真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和熒重逢……”蠻的聲音一下子低沈了下來,“更沒想到熒會有使用審判的火焰的能力。”
“審判的火焰?那是什麼?”從廚房回來的夏實正好聽到最後一句,好奇地問出了銀次想問而不敢問的問題。
“聽說是,在中世紀,用來處罰魔女的魔法。”
被後世稱為暗黑世紀的那個年代,由教廷單方面掀起的肅清異已的風暴中,無數無辜的女性被冠上魔女之名處死。孩子失去了母親,丈夫失去了妻子,父母失去了女兒,甚至有一家的女性全部上絞刑架的惡夢。世間的慘狀終於激怒了真正的魔女,她們的反擊在一段時間內造成了教廷極大的恐慌。就在魔女們慶幸終於擺脫教廷的追殺時,突然出現了一批能使用火焰的異能者。異能者和教廷聯手,一場更大的災難席捲了整個歐洲。那些異能者所使用的火焰,也被教廷稱贊為“審判的火焰”。
“那麼熒小姐是異能者了?”
“我不知道,”蠻藍色的眼眸中不帶一絲情緒起伏,“我和她相處的那段時間,她沒告訴過我,也不曾在我面前展示過她的能力。”
“我一直以為,她是個普通人……”
“阿蠻……”
“切”蠻掏出煙盒,發現堶惘迨w空了,把煙盒捏扁仍在桌上,站了起來。“我出去一下。”
“阿蠻,我去替你買吧。”銀次伸出的手落了空。
“就在附近,馬上回來。”


太陽好大,走出店門的蠻眯起眼,把手擋在眼前,剛才竟有暈眩的感覺,果然是昨晚沒有睡好,正想走向斜對面的自動販賣機時,眼角的餘光掃到了兩個人。
一個他很熟悉,剛剛傷了他的女子──熒,另外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他也曾在無限城見過,巴比倫的鏡。那兩個人並肩走著。
怎麼會?熒怎麼會和那個人在一起?身體比思維更早行動了,等蠻自覺時,他已經跟了上去。


“阿蠻,好慢啊。”銀次看著牆上的時鍾,從蠻離開到現在將近半個小時了,買包煙用不了這麼久吧?銀次等不下去了,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種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在推門而出看見對街的自動販賣機前空無一人時更加強烈。
“阿蠻,跑到哪里去了?”銀次一路小跑找遍了周圍所有賣煙的地方,無論在哪里都沒有找到蠻的身影。
“哈,說不定阿蠻已經回到店了,先回去再說。”銀次安慰自己,在准備推門的瞬間,感覺身後有人而轉身,他尋找的人就站在他身後。
“阿蠻!你到哪里去……買……”未盡的話消失在銀次嘴堙A眼前的蠻看上去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但是臉色蒼白到就像一個死人,“阿蠻?阿蠻?你沒事吧?”
像是回應他的話,蠻順應他的問話倒了下來,銀次急忙接住他,懷堛漱H已經失去了知覺。
“阿蠻,喂,阿蠻!”


“為什麼不殺了他?明明有那麼好的機會。”帶有笑意的問話,如同閑話家常一般。
“要殺他的話,有的是機會。”熒轉過頭,笑意盈盈地看著眼前自述愛好是觀察的男子,“放心吧,我會遵守那個約定。至於怎麼做,那是我的自由。”
“我很期待。”
“哼,”熒不再理睬他,低下頭,以接近耳語的聲音說道:“蠻啊,噩夢現在才剛剛開始呢……”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