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流的相親之烏龍事件

《雨流的相親之烏龍事件》

作者:撒謎

雨流看著損友花月笑的不亦樂乎,他頓時有些後悔了,早知道會這樣,他就不告訴花月這件想起來就很丟臉的事情。

一旁的十兵衛因要忍住想要大笑的欲望臉色而顯得格外怪異,他咳了一聲,正色道:“你就這樣答應了馬克貝斯想出來的主意?”

雨流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道:“馬克貝斯說這樣就可以找出最近我的情緒老是這麼怪異的原因。”

十兵衛偷瞄了眼那邊笑的格外燦爛的花月,暗自嘆氣,這個肯定又是花月出的點子,可憐的雨流,別怪身為朋友的我幫不了你啊,要知道,阻礙花月計劃實施的後果很嚴重的。

“雨流,這個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相親嗎,雖然說現在這個年代,靠相親談戀愛的人很少了,其中大部分不是長的對不起別人就是窮光蛋一個,可是你卻是例外中的例外啊,要樣貌有樣貌,要身價也有身價,所以這次相親一定會成功的。”花月拍拍雨流的肩,一副你相信我決沒錯的表情。

雨流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

 

HONKY TONK

“那就拜託兩位了。”一個青年彎腰很是感激的對小蠻和銀次說道。

“哈哈哈~~~~~~~這件事交給我們奪還二人組,你就放心吧,我們的奪還率可是百分之百~~~~~”銀次拍著胸脯很是自信的說道。

沒說話的小蠻把目光放在桌上的那張照片上,一個文靜典雅的女孩挎著青年的胳膊,兩人滿臉的幸福神色。

這個女孩就是這次他們奪還的目標。

“小蠻,我們現在該怎麼做?”銀次送走委託人,趴在桌上,盯著照片看,喃喃道:好可愛的女孩~~~~

小蠻翻了翻白眼心媢D:“在你眼中,哪個女孩不可愛。”

“現在我們先找出女孩目前的行蹤,然後借機接近。”小蠻收起照片,對銀次道:“走吧,銀次。”

“好。”銀次中氣十足的一躍而起,跟著小蠻走出HONKY TONK

 

高級餐廳。

一打扮素雅的女子走進旋轉餐廳。

“銀次,就是她。”餐廳對面,奪還二人組坐在小瓢蟲中,小蠻拿著照片對比著剛進入餐廳的女子。

“小蠻,那我們也跟進去吧。”銀次推開車門,隨後轉身道:“小蠻,車停在這媕雩茖S什麼問題吧?”

“笨蛋,這埵酗偵繵暋D,又沒看到不准停放的標志。”小蠻不在意的說。

兩人剛走到餐廳台階前,就被門口穿著黑色西服的侍從攔住了。

“對不起,兩位先生,這堣ㄜ膆揮磥ˇ蒱銂抾i入。”侍從彬彬有禮道。

“什麼?我們哪有打扮不整潔啊?”小蠻湊到侍從前,不滿的提高嗓音,指著銀次道:“即使這個傢伙穿的蠻象青蛙裝,也不能說是不整潔啊。”

“小蠻~~~~~~”銀次委屈道:“怎麼連你也這麼說啊~~~~~

侍從依然是有禮的微笑著,食指指向一旁的牌子:“對不起,這個是規定。”

牌子上赫然寫著:未穿禮服者不得入內

受到打擊的兩人垂頭喪氣的回到小瓢蟲堙C

“小蠻,看樣子,我們只能在這媯奶F。”

“不等又有什麼辦法。”還在生悶氣的小蠻兩眼狠狠的瞪著餐廳旋轉大門。

 

“叩叩──”敲車窗玻璃的聲音。

小蠻轉頭一看,心頓時又沉下去了。

“對不起,先生………………”笑的格外甜的穿著交通警服的女人說著奪還二人組聽了幾百遍的熟悉台詞。

“等一下。”小蠻攔著開始開罰單的交通警,帶著討好的笑容道:“這堥癡S有什麼不准停車的標志啊。”

女警眯著眼睛笑的更甜了,她伸手指了指被壓在小瓢蟲輪胎下的一塊木質。

“不會這麼巧吧?”趴趴銀帶著一滴大大的冷汗,費力的從車胎下拉住那塊體積不是很大的木板。

小蠻也湊上前去。

………………………………………………………………

石化的兩人眼睜睜的看著小瓢蟲被拖走。

 

“是廣雅美子小姐嗎?”穿著一身茶色西服的雨流不是很自在的拉了拉領帶。

“是的,您就是雨流俊樹先生吧。”文靜的女子有些羞赧的絞著手指。

“是的,很高興見到你。”雨流背著花月寫的台詞。

“啊~我也很高興見到您。”女子連忙回禮。

“廣雅美子小姐請坐。”雨流拉開楠木皮椅,做出請的姿勢。

“謝謝。”女子略顯得的不安。

“廣雅美子小姐想喝點什麼?”雨流繼續背著台詞。

“我~我不,啊~~~~一杯咖啡,謝謝。”女子擠出一絲微笑。

“好的。”雨流點了兩杯咖啡。

沈默彌漫在兩人之間。

下面該說什麼了?雨流再次不自在的扯了扯領帶。

對面的女子低垂著頭,幾次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是最後只是又把頭低的更厲害了。

雨流實在受不了沈默的尷尬境地,他咳嗽一聲。

這時侍從托著銀盤走進。

“請慢用。”侍從放下銀盤中的咖啡杯。

“好的,謝謝。”女子顯然比雨流好不到哪里去,她神色不安的攪拌著咖啡。

濃鬱的咖啡香味飄散在空氣中。

侍從走後,室內又是一片靜默。

“那個、你喜歡喝咖啡啊?”雨流的眼神四處飄移,最後停落在眼前小巧的咖啡杯上,他突然想起馬克貝斯調查的資料中顯示廣雅美子喜歡喝的飲料是檸檬茶。

“啊,還可以,咖啡有鎮神的作用。”

接下來又一陣沈默。

“這樣啊,我認識一個人也喜歡喝咖啡。”雨流暗罵自己這簡直是沒話找話說,下次無論是誰再讓他來幹這麼尷尬的事他都堅決不會再同意了。

“是嗎?”女子像是也察覺到了,她連忙接話。

“是啊,知道HONKY TONK嗎,那堛漫@啡就挺不錯的,雖然生意很冷清,不過那個人倒是經常去,聽其他人說那個人天生好象跟財神有仇,而且性格很惡劣,不過我倒覺得那個人蠻好的,只是性格有些別扭而已………………”雨流像是打開了話匣子,在談論中漸漸放鬆了不自在的情緒。

“雨流先生一定很在意她吧?”女子也明顯的放輕松了許多。

“咦?”雨流很吃驚的望著女子。

“嘻嘻,因為看到雨流先生談論她的表情讓我想到了我和弘橋談戀愛的時候。”女子沉浸在以往的美好回憶中:“掩蓋不住的幸福,見面時的忐忑不安的心情。”

“啊?”雨流更加困惑的看著女子。

“所以──”女子突然站起,雙手按桌:“雨流先生,雖然和你認識不久,可是我相信你是個優秀的男人。一開始我還不敢說,但現在既然知道雨流先生也有喜歡的人,那我就放心了。”

“嚇?”看著突然變得很有氣勢的女子,雨流呆楞,她到底在說什麼啊,怎麼他一點都聽不懂?

“實話告訴雨流先生吧,這次相親我是被逼來的,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我想和他結婚為他生子,這個、雨流先生能明白嗎?”女子一掃先前的文靜,她抓起咖啡杯一引而盡後又堅定的說道:“雨流先生,對不起,我不想和你結婚!”

“啊?結婚?那個、說實在的,我現在也沒有結婚的打算啊。”雨流撓頭更加困惑了,這個不是相親嗎,怎麼和結婚扯上關系了?

“咦?雨流先生來相親不就是為了結婚嗎?不過,我要勸解雨流先生,既然有了喜歡的人,就不要再三心二意了,這樣是很不負責的!”

“不負責?”雨流冷汗,別人對他的評價一直都是太過嚴肅呆板責任心過重,現在突然被一個認識不到三個時辰的女子說成是不負責的人,這個、這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她得出這個結論?

“做為一個男人,應該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而戰,所以、雨流先生請您務必加油,不要讓心愛的女人為了您而哭泣!”

雨流狂汗,這什麼跟什麼啊。

“那個、我還沒有喜歡的人,所以──”雨流努力的想解釋的話在看到女子怪異以及有些鄙視的目光注視下嚥了下去。

“沒有喜歡的人?雨流先生就不要害羞了,剛才你就一直在談論一個人,說起那人你的表情簡直是眉飛色舞,標准的──”女子的聲音漸漸提高。

“啊,對不起,打擾了。”突然出現的聲音打斷了女子的話。

“十兵衛?”雨流更加驚異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

“雨流,不好意思,這次馬克貝斯計算錯誤,廣雅美子小姐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這次相親就到此為止吧。”十兵衛苦笑著說出了花月寫下的台詞。

“……”終於感覺有些不對勁的雨流直盯著十兵衛。

十兵衛被看的發毛,他不禁暗自責怪起花月,說什麼如果現在就讓雨流知道了他的病症是什麼,那以後就不好玩了,所以要在女子說出`藥方'前給予阻止,不要問他們怎麼知道雨流相親時的狀況,很簡單,安一個竊聽器不就行了。

“這麼說,這個相親就不必再進行下去了?”女子道。

“是的,廣雅美子小姐,這次給你添麻煩了。”十兵衛道歉。

“太好了,這下就省下我不少工夫。”女子笑的得意。

“如果廣雅美子小姐需要幫手,我可以推薦兩個人。”十兵衛繼續按照花月寫的台詞往下說。

“………………”還是一頭霧水的雨流繼續困惑。

 

走出餐廳,雨流就發現,對面街道站著的那個熟悉的身影。

雨流一把抓住十兵衛:“他怎麼來了?”

十兵衛搖頭:“不知道,大概是接了什麼委託吧。”

“廣雅美子小姐,要想破壞相親,就委託他們吧。”十兵衛建議道。

“他們願意嗎?”女子打量著對面還在垂頭喪氣中的兩人。

“只要廣雅美子小姐出的價錢合理。”十兵衛老實的回答道。

女子想了會,便走向對面。

 

“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雨流看著對面。

“廣雅美子小姐家堣H不同意她和她喜歡的人的婚禮,所以就想用這種老套的方法來阻止他們兩個了,而廣雅美子小姐不願意和家堣H鬧翻,所以就想盡所有辦法破壞相親,直到家堣H同意為止,她喜歡的人正好委託銀次和美堂奪還他心愛的女人,我想奪還二人組一定會答應這件事的,不過話說回來,雨流,幸好這次廣雅美子小姐遇到的人是你。”難得的一口氣說這麼多話的十兵衛意味深長的拍了拍雨流的肩。

“喂~~雨流?你聽到我說的話嗎?”等了半天旁邊一點動靜還沒有,十兵衛才轉頭看著不知道發什麼呆的雨流。

“十兵衛,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廣雅美子小姐說的也許是對的。”雨流喃喃說道,然後丟下一臉愣愕的十兵衛,大步向對面走去。

 

“小蠻,我們就答應吧~~~~”銀次帶著期盼的眼神望著還在考慮中的小蠻,“而且我們現在也需要錢領回車啊~~~~

“可是破壞別人的相親──”

“不是破壞,是奪回我和弘橋以後的幸福。”女子又恢復了文靜嫻雅的微笑。

“廣雅美子小姐,這次我懇求你讓我也盡一份力吧。”雨流認真的說道。

“咦?雨流,你怎麼會在這?”銀次瞪大雙眼。

“雷帝、不、銀次君,這次在下欠廣雅美子小姐一份人情,所以──”

“我明白了,謝謝雨流先生。”女子抿嘴一笑。

“美堂君,以後還請多多指教。”雨流認真的望著小蠻,雙瞳中第一次清清楚楚的映現出眼前人的身影,以往的緊張和局促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此時的雨流才是真正的雨流俊樹。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