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眸

【藍眸】8.2


第八章—悲憶的回思

騎士之章

彌勒一族,魔女一族的守護者,由遠古的時候開始他們的繼承人就負責保護每一代的魔女的至高領導者—「王后」,他們會成為魔女一族的保護者是起源於很久以前當他們快要滅族的時候,得到當時的王后所救,由那時彌勒一族就起誓會永遠保護每一代的王后,跟著過了幾千幾百年,到了這一代…..

彌勒一族的繼承人—彌勒夏彥
魔女一族的最後王后—美堂蠻

轉動命運的齒輪,就是由他們相遇的時候開始運行……

「夏彥,由今日起有個男孩搬來我們家住,你要負責照顧他呀,知道嗎?」
「知道啦!」
「那就乖了,果然是我的好的弟弟。」
彌勒家的長女愛麗絲伸手撫摸嫁她那個早熟的八歲弟弟,家族的繼承人夏彥。
「我們現在就去看看夏彥你要照顧的人吧!」

跟著愛麗絲就牽著夏彥的手向著客廳走去,還沒走到門前,夏彥就感覺到一陣嚴肅的氣氛從媕Y傳出,接著他看到一個從面貌可以知道她年輕時一定非常豔麗的老婦,臉容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而她的身後則坐著一個背向著他,年紀和他差不多的男孩。

「好久不見了,卡娜王后,妳仍和以前一樣充滿著威嚴呢。」
愛麗絲對老婦非常恭敬,低下頭來向她問好。
「愛麗絲妳也是,上次見妳還是一個小女孩,現在已長得這麼漂亮啦。」
「多謝妳的讚賞。」
「這個小子是…」
老婦用她那雙藍眸看著愛麗絲身邊的夏彥。
「他是我的弟弟夏彥,亦是新的繼承人。」
「啊…原來就是他,看上來也不錯,挺強壯的,應該夠資格了做保護者了。」
「對了,卡娜王后,妳後面那位是不是…」
「沒錯!他是我的孫子,亦是邪眼的擁有者,蠻!跟人打聲招呼吧!」

接著所看到的,夏彥一輩子也不會忘記,因為當他被攝進那雙如汪洋般眼睛的時候,他的靈魂亦同時遺留于那片藍影中。

夏彥看著那個叫蠻的男孩慢慢站起然後轉過身來,當他看到他的臉時,立刻被他的容貌所驚呆。

「初次見面,我叫做美堂蠻。」
男孩的表情雖然冷漠,但仍不損他的魅力,紅唇白齒,柔軟烏黑的頭髮,如雪的肌膚,再配上那雙帶有魔性的藍眸,以及在舉手提足中無意表露出的優雅氣質,一切都為他出色的外表再添上幾分豔色。

夏彥看著他的容貌看得入迷,連愛麗絲叫他也聽不到。
「夏彥…夏彥…夏彥!」
愛麗絲看叫了這麼多次也沒反應,終於忍不住向他大吼。
「呀!什…什麼事呀,姊姊?」
「我叫你去帶蠻到他的房間呀,還不快去!」
「知道啦。」

跟著夏彥走去蠻的眼前,然後伸出手來。
「你幹什麼呀?」蠻對於他的舉動有些不明白。
「帶你去你的房間。」
「那你這只手又是什麼意思呀?」
「牽著你的手去呀。」夏彥說話的同時,臉亦變得很好。
「啥!」蠻俾夏彥的說話嚇到。
「走吧!」
夏彥在蠻發呆的時候,捉著蠻的手向他的房間走去。

「蠻,記得每日來練習呀。」
老婦向著漸漸走遠的蠻說到。
「妳放心吧,卡娜王后,我會提醒他的。」
「希望送他來這堿O正確的…」
「卡娜王后…」
「這個孩子承受太多的痛苦了,兩年前他被他那個不懂事的母親的恨話所傷,然後跟著我四處逃亡,直到現在才算找到一個安身之所…」
「我現在只希望那陪隨著那雙不現之眼的咀咒不會降臨在他的身上…」
老婦雖然表情不變,但說話的語氣卻帶著濃厚的哀愁以及對蠻要承受的將來的希冀。
「放心吧,我剛才看到他的眼睛,知道他很堅強的,他一定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的…」
愛麗絲看著老婦,明白他們那一族所承受的宿命和痛苦,作為守護者她只得給予言詞上的安慰。
她也希望這位新的王能夠結束魔女那被神捨棄的血脈一直所背負的不幸。


就這樣魔女之子和他的騎士相遇,隨著時間的過去,春去冬來,又過了三年。
在這幾年蠻慢慢接受了彌勒一家,和夏彥還有他那六個兄弟成了朋友,亦開始兩人之間產生了不同於友情的感覺,也是不幸降臨在他們身上之時…

「蠻!」
「什麼事呀,夏彥?」
蠻剛剛在他外婆家婼m習完,正在休息,正巧碰著夏彥來找他。
「嘿!送份禮物給你。」
「那拿來!」
「你先閉上眼,然後伸一隻手出來。」
「哼!麻煩!」
雖然口中說不願意,不過蠻依然照著做,跟著他感覺到手中多了一樣冰涼的東西,他張眼一看,原來是一個耳飾。
「挺漂亮的,不過另一隻在哪?」
夏彥撥開右耳的頭髮,露出他耳上另一隻耳飾。
「在這兒,你那只是是左耳的。」
跟著他拿起那只耳飾,然後輕輕地撥起蠻左耳的頭髮。
「來吧,我替你帶上去。」
帶上後蠻伸手去撫摸這只耳飾,在陽光低下,他和夏彥兩人的耳飾彼此互相輝映。
「蠻呀,你明天練習完回來後,到客廳那兒等我。」
「什麼事呀?」
「你不要問,先應承了我吧!」
「好吧,都不知這麼神秘幹什麼。」
蠻對夏彥的行為非常不滿。
「嘿…那我先回家去,早點回來呀!」
「知道啦!長氣鬼!」
在夏彥走後不久,蠻的外婆就叫蠻進房子堙C
「蠻,這幾日你要小心點,有些想得到我們力量的人最近來到德國這堙A記住呀蠻,不論是現在,還是將來,你都要小心『塔』的居民。」
「是的,我知道了!」

*#*#*#*#*#*#*#*#*#*#*#*#*#*#*#*#*#*#*#*#*#*#*#*#*#*#*#*#*#*#*#*#*#*#*

夏彥向著家的方向跑去,在途中他那群兄弟不停嘲弄他。
『大哥你真沒用!』七兄弟中唯一的女性奇羅羅對他的大哥不停抱怨。
『奇羅羅說得沒錯!』另開的五人亦表示贊同。
「閉嘴!你們不要多管閒事!」
『哼!連表白也做不到的人沒資格罵我們。』緋影和樁還有時貞齊聲說到。
「隨你們怎樣說!我明天一定說得出口的!」
沒錯!明天會是好的一天,我一定可以向蠻表明心意的!


第二天,蠻在練習完後就立刻返到彌勒家的客廳等夏彥,但過度尊注的他並沒發現到在花園那棵楓樹上躲藏的人。
「就是這個小孩嗎,如果不是親眼看真估不到新一代的王后竟然是個男孩…算吧!快點完成博士和『神』的任務。」
跟著這個人的手慢慢聚集了一些水點,然後化成冰針,對準蠻的頸脖。
就在這個時候愛麗絲走進客廳,蠻正想問她夏彥在哪,但突然被那枝冰針刺中,然後他開始感到意識在漸漸消失。
「嗚…啊呀!」
「蠻你什麼事呀!」看見蠻突然很辛苦的樣子,愛麗絲感到很著急。
「妳不理我…快…快點走呀!走呀!」
蠻發現自己很想見到血,他想殺死愛麗絲,穿破她的胸膛看血花四淺的景象。
「我現在怎可以自己一個走的!」
「走呀!我叫你走呀!」

嗚!不行了!
我控制不住了!

「嗚呀啊啊!」
「蠻!你究竟…呀!蠻你怎麼了!蠻!」
失去理智的蠻直沖向愛麗絲的眼前,然後他的手就在一瞬間穿破她的胸膛,在他的收回後,愛麗絲的身驅就如落葉般向後倒下。
就在這時夏彥亦來到這兒,一進來他就被愛麗絲染紅的身體及手上滿布鮮血的蠻所嚇呆。
「姊姊!」
他沖去抱著愛麗絲的身驅,然後用不解的眼神看著蠻。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做!」
回復理智的蠻亦同樣被嚇呆。

這是什麼!為什麼愛麗絲會受傷的!

「蠻!回答我呀!」
蠻回望夏彥,希望從他的眼神中找到一絲信任。
但是,他找不到。

「蠻!」
「如果我說我沒做到,你信不信…」
「會!」夏彥堅定地回答。
「不,你不會的,我找不到…找不到…」
蠻口中不停地說著找不到,接著以極快的速度離開。
「蠻!」
「夏彥…」愛麗絲以微弱的聲音叫喚夏彥。
「姊姊!妳不要死呀!」
「夏彥…記著我的說話…要相…相信蠻…實踐你…的職…責…保護…」
愛麗絲沒辨法說完最後的話就離去了。
夏彥抱著她的屍首呆了幾日,在第五日他的眼堹B現出恨意及不解。

為何你不解釋!那麼從此以後我就以殺死你為我生存下去的目的吧,蠻!


而蠻在跑回他外婆的家向她說出一切後,第二日她就帶著蠻離開到徒弟瑪利亞的住處,替他施下封印,將他交托給瑪利亞送到日本。

由這時開始起,到蠻和夏彥在「女神之手腕」事件再重逢的日子,已經是十年後。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