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熒

《幻熒》3

作者:千夜

PART·3·噩夢

眼前是一間收拾的很整潔,窗明幾淨的房間,那是他小時候和奶奶住在一起的在德國的房子。離開已經十多年了,主人不在的房間怎麼可能還保持著離開時一樣的狀態不變?
“呵,又是夢啊。”蠻感覺自己的身體飄在空中,看見熟悉場景後他清醒地認識到這不過是一場夢。“接下來,那個老太婆會不會跑出來?”
順應他的問話似的,兩個人影出現了,一位老婦人坐在搖椅中,一個男孩站在她面前。
“蠻啊,你聽好,狩獵‘魔女’還沒有結束……”
“你必須變得更加強才行。背負更多的不幸活下去,這是你的宿命……”
“夠了!”蠻一聲斷喝,面前的景象粉碎消失了,只留下一片黑暗。“那樣的話我已經聽了幾百遍了,不需要你再來提醒我!”
握緊拳頭,對著黑暗怒吼出聲:“熒,你究竟想幹什麼!”
女子的輕笑聲充滿了整個空間,模糊的影子出現,慢慢地清晰起來,紫色的眼睛,嘴角的微笑,表明了她的身份。
“被人背叛,遭人遺棄,不見容於世間的詛咒之子……”
“惡魔之子……雙手沾滿鮮血的惡魔!”
“熒!”
“從過去到現在,你的手上,已經被血染紅了吧?”
“不是的!熒!”
“那堶情A也有你曾經的‘朋友’的血吧?” 女子的面容扭曲了,露出猙獰的笑容,“不……惡魔之子怎麼會有朋友,你不過是在利用他們吧?用完就拋棄了!”
“不是!”大聲地反駁,過去灰暗的記憶不可抑制地複蘇了,那試圖不去回憶的過去,那在歡笑過後總是伴隨淚水和鮮血的過去,那曾讓他懷疑自己存活在世究竟有何意義的過去……不大聲反駁就會被過去吞噬的不安感抓住了蠻。
“就像這樣……”微笑安祥的女子突然不見了,聲音卻從下方傳來,蠻低頭一看,倒吸一口冷氣。
滿地的鮮血,殷紅得刺眼,熒在血泊中蠕動,她抬起臉,血污遮蓋了她清麗的面容,“就像這樣……殺了他們!”
“熒──!”

“阿蠻!”把他從夢中拉回來的是銀次,在聽見從遠方的傳來的銀次焦急的叫喚聲的瞬間,所有的讓人不安的景象都消失了,充斥整個空間是柔和的白光。然後,蠻睜開了眼睛。
總算醒了,看著蠻緩緩地睜開眼睛,迷蒙的藍眼恢復清明,銀次松了口氣,笑了,“太好了。”
“這堿O?”
“honky tonk的休息室。波兒說免費借給我們。”
“怎麼回事?”
沒頭沒腦的問題,銀次卻聽懂了,他收起笑容,擔憂地看著蠻,“你昏倒了,在店門口。”
“昏倒?我?”蠻剛想坐起來,全身的肌肉都像發出抗議似的又酸又痛。“為什麼?”
“你也不知道?你出去買煙,卻花了一個多小時,回來就昏倒了。”
“出去買煙……”對了,他是為了買煙走出了honky tonk,然後看見熒和鏡形而走在一起,跟蹤失敗,結果打了起來,之後……又發生了什麼呢?熒和鏡形而怎麼樣了?他又是怎麼回到這堛滿H這些他完全沒有印象了,最後的記憶停留在他准備使用邪眼上……
“阿蠻?”銀次眨也不眨地盯著蠻,眼堿O憂慮,是不忍,是心疼。先前看見蠻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他就心痛難止。阿蠻一直是神采風揚的,雖然看起來有點囂張,但是他就是喜歡這樣的阿蠻,喜歡他時常掛在嘴邊的嘲諷笑容,喜歡他自信的眼神,更喜歡他掩蓋在粗魯言行下的溫柔。然而,一直很強的阿蠻居然會那樣倒在他面前,除了震驚之外,他嘗到了很少感受到的恨意是什麼滋味。
“銀次,這次可能很危險,或許會牽扯上無限城,”蠻低著頭,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他沒有告訴銀次剛才的經歷,原因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把話題轉到他的結論上去,“我們最好不要分開。”
“什麼呀,”銀次笑了出聲,真正的陽光笑容。“我們不是一直在一起的嗎?”
“Get Backers,兩個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奪還小組。”
沒錯,我們會一直在一起,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不會變,直到永遠……


普通的小巷,五六個街頭混混打扮的人慌慌張張地從小巷的一頭跑過來,他們頭也不回地拼命奔跑著,好像背後有洪水猛獸追趕一樣。但是他們卻忽視了前方,等到發覺時,已經太遲了。
“你們幾個,乖乖地把東西交出來比較好。”站在前方等候他們的是一個黑發少年,平淡的語氣卻有一種不容拒絕的氣勢,“那本來,就不是你們的東西。”
“不,不用怕,只是一個人,大家上!”看上去像頭領的混混鼓足勇氣喊了一句,手下卻露出了膽怯的神情。剛才,逼得他們不得不逃走的會放電的“怪物”也是一個人、一個看上去才17、8歲而已的少年……現在的這個少年,身上有些和剛才那人相同的氣息……
“讓你們……見識一下吧。”少年嘴角勾起詭異的弧度,摘下墨鏡。“邪眼的……”空間好像在一瞬間扭曲了,眾人不自禁地做出吞口水的動作,向後退了一步。然而……
什麼事也沒發生,對峙的雙方就這麼站著,平靜得讓人不安。摘下墨鏡的少年有著一雙比大海更藍更深邃的眼睛,此刻好像看見什麼意想不到的事物似的睜大著,然後,他單手捂住眼睛,低下頭,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好機會!回過神的混混們雖然不明所以,但此時無疑是打倒這名給了他們強烈壓迫感的人的好時機。一群人一起沖了上去,揮拳相向,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存在著這是以多欺少的概念。就在拳頭快挨上少年的頭部之際,少年放下了捂住眼睛的手,頭仍然低垂著。
殺氣,冰冷而淩厲的殺氣頓時充滿了整個空間,所有的人都像被透明的巨蛇纏住般無法動彈。他們最後所看見的,是藍色眼眸中散發出的妖異紫色……


三分鍾後,銀次跑進小巷,看見躺滿一地沒有動靜的小混混們一驚,然後摸摸頭,以不好意思的笑容向著站在中間的蠻解釋道:“剛才看見一位老太過馬路,我就扶了她一把。我來遲了……咦?”銀次一把拉起蠻的右手,包紮的潔白紗布上滲透出殷紅的血絲,擴散開,形成紅褐色的汙塊,還有逐漸擴大的趨勢。“阿蠻!你的手……不是說過這幾天不能用右手嗎?”
蠻一言不發地把手抽走,轉身向小巷口走去。
“阿蠻?”阿蠻甩開他的手了,銀次對著空空的手心發了一秒呆,隨後掃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混混,判斷出這些人只是昏迷時不知為何松了一口氣。毫不猶豫地,他追著蠻的身影跑過去。
“阿蠻,阿蠻,你到底怎麼了?”銀次一邊走一邊固執地詢問著,雖然他尊重阿蠻的意願,阿蠻不想說的事他也絕對不會多問,但是,他也絕對不允許阿蠻獨自承受痛苦,他還在阿蠻身邊的一天,就絕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走在前方的蠻突然停了下來,做出防備的姿勢,不著痕跡地把銀次護在身後。
“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只是路過而已。”讓蠻擺出這種架勢的,是不知何時出現的女子,他們兩個都熟悉,應當是蠻的故友卻揚言要殺了他的熒。她笑著搖搖頭,不急不緩地向兩人走近。這下連銀次也做好了開打的准備。空氣中彌漫著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
擦身而過,相安無事。
就在銀次這麼想的時候,風中送來了熒接近耳語的問話。
“你……做夢了嗎?”
銀次不明所以,蠻卻是神色大變,不是因為自己的台詞被搶的緣故,隨著這句話而複蘇的記憶如出閥的洪水沖擊著他的神經。那天他准備用邪眼之後的事,這些天來的惡夢連連……一切都是……
“熒!”蠻握緊了雙拳,低沈的嗓音洩露了他此刻憤怒的心情。“你為什麼……”
“如果你想通了,就來找我,我會一直等著你的。”
“你死心吧,那是不可能的!”
“等一下!”被兩人的對話弄得雲媄堛獄次出聲制止,“到底是怎麼回事?”
熒看了銀次一眼,露出微笑,那是混合著憐憫和嘲諷的奇怪笑容。
“銀次小弟弟,蠻這幾天很反常吧?想知道原因嗎?”
“銀次,不要聽她亂說,我們走。”蠻截斷熒的話,想拉銀次走。
熒理理被風吹亂的發絲,不慌不忙地繼續說道:
“邪眼……已經不能使用了……”
“對吧,蠻?”熒的笑臉,燦爛到讓人想揮拳相向的地步。


honky tonk的門被猛地撞開,銀次一陣風似的推著一個人沖進來,丟下一句“休息室借我用”就跑進了休息室,前後時間不超過5秒。波兒瞄了一眼,視線轉回報紙上,“歡迎使用,還有,記得鎖門。”
銀次到底有沒有聽見波兒的話姑且不論,但他還是把休息室的門鎖上了。他強行把被他拉著走的蠻按坐在床上,雙手搭在對方的肩上,以強烈不滿的視線注視著低著頭,被頭發遮去大半面孔而看不清表情的人。
“什麼時候開始的?”強硬的質問的口氣。
“剛才准備使用邪眼的時候……”蠻的聲音飄忽不定,就在精神集中的剎那,他看見了幻象。和夢中一樣的,充滿血腥和悲傷的場景出現在眼前。他是邪眼的使用者,卻被幻象所困,真是太可笑了。自嘲的笑容浮現在蠻面上。
“誰問這個了!我是問你什麼時候開始做惡夢的?”銀次問話的口氣越發焦躁,之前他也有詢問過,卻被阿蠻的淺笑帶過,他相信了阿蠻那句輕描淡寫的“沒事”。然而……在他沒有注意到的地方,阿蠻獨自忍受著惡夢的侵襲,他居然沒有看出阿蠻每夜睡眠不足變得憔悴,看不出他的精神抖擻只是在強撐。從某種意義上,他更恨自已甚於利用蠻使用邪眼的瞬間反催眠造成他們不利處境的熒。是被阿蠻保護得太久了嗎?被他理所當然的保護者的強大姿勢所迷惑,忘了他其實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少年而已。被心痛和憤怒心情左右的銀次露出了悲傷的眼神,“我不值得你信賴嗎?所以你才什麼都不告訴我?”
“銀次……”兩個人對視著,室內一下子安靜下來。銀次琥珀色的瞳孔好像火焰激烈燃燒會迸發光熱般散發金色的光芒,好像太陽……蠻笑了,嘆口氣,“我想還不算怎麼嚴重,再說晚上你睡得熟,我也不忍心叫醒你。嗯,抱歉。”每次看見銀次認真的表情他就無法抵抗,再多讓一次步也沒有大不了。蠻有所覺悟地想到。
“下次要是再做惡夢的話,要叫醒我。”
叫醒你幹什麼?兩個人一起發呆嗎?心堻o麼想,蠻嘴上卻回答“是”,沒辦法,被銀次那雙晶圓清澈的眼瞪視著,他沒法說出拒絕的話。
銀次嚴肅地點點頭,將視線轉移到床上,突然用帶點撒嬌和央求的語調說道:
“這張床看上去好軟……我們睡一會兒好不好?”
“啊?現在才下午。”
“就一小會兒,好不好?”不等回答,銀次已經興奮地跳到床上,順便把蠻勾倒在床上。
“不是夜晚,應該不會做惡夢吧?”銀次的目光有一絲狡猾,更多的是溫柔和體貼。
“嗯……”蠻將臉埋在被單中,發出含糊不清地應聲。他覺得臉有點發燒,大概是太累了,才會這麼反常。
銀次好像根本沒有察覺到,仍然開心地在床上翻來翻去。
“好久沒睡過床了啊。”
希望這次,能睡個好覺……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