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熒

《幻熒》5

作者:千夜

PART·5·失序

美麗的藍色眼眸在夜幕中奇妙地顯現了紫色,掃了一眼眾人,失笑道:“有趣,居然差不多都到齊了。”
“阿蠻∼”銀次欣喜地叫了一聲,沖過去一把抱住,跑步的沖擊力讓蠻身形晃動了一下,幸好被銀次抱在懷堣~不至於摔倒。銀次這才想起蠻的身體現在根本是虛弱已極,緊張地問道:“阿蠻,你不要緊吧?”
“很要緊!”如果不是沒有多餘的力氣了,他一定會狠狠地揍上眼前這個傻瓜一頓,“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擅自行動不要擅自行動,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啊?”搞出那麼大的烏龍,竟然連赤屍都出現了,銀次惹禍的本事不小。
“我有在聽啦。”銀次越說越小聲,喃喃地道歉道:“對不起,阿蠻。”
“切,道歉有屁用。”連粗口都說出來了,可見蠻是相當不耐煩了。
“我只是想和熒小姐好好談談……”沒想到事態會急轉直下,銀次越縮越小,羞愧得抬不起頭來,為什麼每次他都幫不了阿蠻?只會給他添亂,越幫越忙。
“算了,”蠻大嘆一口氣,現在銀次是什麼表情啊?弄得好像是他在欺負他一樣,“這件事總有解決的,早了早好,我也不想再拖了。”
“阿蠻。”銀次歡喜地變成趴趴態在蠻身上蹭來蹭去,“我就知道阿蠻最好了。”每次生他的氣都不會太久。
“好啦,你想在我身上蹭多久,快放開!”蠻臉微紅的吼道,話音未落,一團火焰就迎面而至。蠻一手抓住趴趴銀,漂亮地一個後旋轉,平穩落地,火焰在他原先站立的地方爆裂開來。
“打情罵俏可以結束了吧。”前方,熒冷冷地說道,似乎是看見兩人膩在一起之後不快指數突然上升了,手心向上,火焰跳動,隨時准備吞噬別人一樣。
蠻露出像平常一樣自信滿滿的笑容,“你性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急了?也好,就陪你玩玩吧。”
“說大話前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你現在一半力量都發揮不出來,連站穩都成問題了吧?”
“對付你已經綽綽有餘了!”
蠻手一揚,被帶起的掌風襲向熒,兩人同時從原地消失了。

好,好厲害。銀次瞪大眼睛,看著纏鬥在一起的兩人,且不說蠻在睡眠不足體力不支的情況下還能發揮出和平時差不多的高速,就連熒,也是毫不示弱地與蠻的速度不相上下,仿佛剛才和他的戰鬥根本就不曾發生過。不過,蠻到底是蠻,戰鬥天才不是白叫的。幾次錯身而過後,熒臉上,手臂上,都出現了不少的擦痕,蠻身上仍然完好無損。
“阿蠻!加油!”銀次眼睛眨也不眨地釘在蠻身上,心中所想不知不覺喊了出來。
“你還是這麼有趣,銀次老弟。”赤屍拉低的帽檐遮蓋不住他的詭異微笑,向銀次走了過來,“我們這邊也快點解決吧。”
一心只在蠻那堙A壓根兒就把赤屍忘記的銀次這才憶起現場還有他的天敵在,頓時渾身僵硬。
“赤屍先生,我真的不能和你一起走。你就放過我吧。”
“能不能把你送到委託人那塈琱ㄛO太在意。”銀次鬆口氣,下一句讓他冷汗直流,“我工作的目的只在於能不能享受樂趣而已。”
“哇哇哇──”銀色手術刀飛到眼前,銀次大叫,非常狼狽地閃了過去。
這個時候蠻和熒同時停了下來,兩人都氣喘吁吁,蠻擦去面上的汗珠,回頭,沖著銀次大吼:“你就不能給我安靜點?!”
銀次每一次大叫都會讓他心神不寧,就怕那個傻瓜會出什麼事。本來就已經戰力受影響,現在更是大打折扣了。
“對不起……阿蠻……”
銀次也只能說對不起,看見銀次委屈的樣子,蠻滿肚子的火無處可發,化成焦躁纏繞在心頭。如果邪眼能使用的話……蠻用力地甩頭,多想無益,如何發揮他現有的能力化解眼前這個棘手的狀態才是正道。
“我不得不佩服你,你的能力已經超出了我的估算。”熒面上已經慘白,但笑容卻並不勉強,“但是,你應該到極限了吧?”
“連續十七天的睡眠不足,再加上你來這堣@路上打倒的阻攔者,怎麼看,你都不會有多餘的力氣了。”
“哼,”蠻一副『我就說嘛』的表情,“那些人果然都是你安排的。”
“但是,你似乎弄錯了一件事,我並不是一人來這堛滿C”
“什麼?”
說話間,又有兩個人影出現在倉庫門口,蠻淡淡一笑,手一揮算打招呼。
“喲,你們終於來啦?”
“美堂!”其中一人沖過去揪住蠻的衣領怒罵,“你這傢伙,居然一個人開溜了,把我和花月扔給一大堆人!”
“不要那麼小氣嘛。”看見這兩個人,蠻的心情稍微好一點,他們出現在這堙A就代表他和銀次不是孤立無緣,真想抽支煙以示慶賀,可惜出來得太急,煙盒和打火機都拉在honky tonk堣F。
“算了,士度。”溫和地勸人的總是花月,他拉開士度和蠻兩人,笑著問銀次道:“銀次,你沒事吧。”
“嗯嗯,我沒事。”連花月和士度都來了,看來這次是有驚無險了,銀次忙笑容可掬地點頭。
“現在是四對三,”蠻得意地看向熒,“你打算怎麼辦?”


“呵,真有你的,美堂。不過,請不要把我算在內。”鏡還是和平常一樣笑著,一邊說話一邊消失不見,“我只不過是個觀察者。”
“你的同伴也逃了,熒。還打算繼續打嗎?”
“我們不是同伴。”熒搖搖頭,苦笑道,“沒辦法了,只好用這一招了。”
“唔?”蠻全神貫注地等待熒的進攻,熒卻站在原位沒有動,正在疑惑,忽然聽見背後有拳帶起風的聲音,千分之一秒間閃過從背後而來偷襲的拳,還是被電流電了一下。
電流?蠻詫異地回頭,還沒等他有何反應,士度和花月的二重叫傳來。
“銀次!”
銀次臉漲得通紅,右手伸出,左手卻搭在右手往回拉,看上去就像在和自己拔河一樣。
“……蠻……阿蠻……”困難地發出聲音的瞬間,一道電擊經由他的手發出,或許是非本人意志的關系,失去准頭的電流擦面而過,在蠻臉上留下一道血痕。
“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話說得很艱難,銀次的動作卻很流暢,一拳向蠻打來。
蠻翻身閃過,落在銀次二十步以外,看看舉拳向他沖過來的銀次,又看看微笑站立的熒,臉上的表情就像吞了苦藥一般。
“精神操縱術……熒,你果然是那一族的後裔……”
“現在才發覺嗎?太晚了呢,蠻。”
“快解開對銀次的精神操縱!”
“為什麼?我很好奇呢,想知道雷帝和你,哪一個更加厲害啊。”
“你!”二十步的距離並不短,銀次已經沖到眼前,蠻又是一閃避過。
“為什麼只是躲閃呢?不還擊的話你真的會輸喔。”
“要你多管!”
“只要把他打昏就行了,還是你已經沒有這個力氣了?”
“可惡!”蠻左閃右支,閃過銀次的拳頭還是小事,但是附在拳頭周圍的電流卻不容小瞧,他的身體已經麻痹了大半了,全靠敏捷的反射神經在支持。
盡管是這樣,沒有得到過好好休息的身體已經向他發出警告了,眼見夾著猛烈電流的拳頭就要打中時,鈴鐺聲響起,從四面八方湧來的的絲弦像繭一樣層層捆住了銀次。
“風鳥院流弦術『守之卷』第十五號之三!蘭玉之盾!”
花月的弦及時阻止了銀次,蘭玉之盾雖然是防守的招術,但在目前而言,這確實是最溫和最不會傷害蠻和銀次兩人中任何一個又阻止銀次的進攻的方法了。
銀次感激地看了一眼花月,但身體還是不受控制,還想攻擊蠻。他心堣w經不知道把自己罵了多少遍了,卻只能看著自己身體自動攻擊蠻而無計可施。
蠻站在在銀次面前,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像下定決心一樣握拳抬起頭,“銀次,你看著我的眼睛。”
“……阿……蠻……”不要!瞬間知道蠻想要做什麼的銀次在心堣j叫,無奈聲音就是無法正常發出,不要使用邪眼,阿蠻!這幾天來,盡管不知道蠻在使用邪眼時會看見什麼恐怖的景象,但他親眼見過蠻為了恢復邪眼而做的努力,每次都是痛苦到臉都扭曲了,有好幾次甚至把嘴唇都咬出血來。不要,直接打昏他就行了,阿蠻!
“直接打昏你並不能完全解除熒對你的控制。她直接控制了你部分的腦神經,不趕快解除的話對你的腦神經會造成損傷。”蠻難得耐心地向銀次解釋道,末了微微一笑,竟然是少見的溫柔笑容,“別擔心,相信我,銀次。”
銀次迷失在蠻的溫柔笑容堙A還沒回過神,就看見一道藍光在眼前擴散開來,溫暖的藍光包圍著他,人就像在海水中暢遊一樣,波浪溫柔地推著他,令人昏昏欲睡。
“正好一分鐘。”
藍光退去,蠻還是站在他眼前對他微笑,銀次甩甩胳膊,又伸伸腿,興奮地說道:“好了耶!阿蠻……”
“太好了……”蠻說完這句話,就直直地倒了下去,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力,他都已經透支了。銀次趕緊接住他,抱進自己懷堙C
“阿蠻,你怎麼了?!”
“沒事。”蠻虛弱的笑容根本不具有任何說服力,銀次大急,恨恨地瞪著走過來的熒。
熒平靜的面容中看不出情緒,在兩人前站定,“真沒想到,你竟然解開對邪眼的封印了。”
“呵……呵呵,我說過,不要太小看我。”蠻面色慘白慘白,仍然是擠出一絲笑容。
“這個人……對你真的這麼重要嗎?”熒一改之前恨不得殺了蠻的憎惡口氣,語氣中隱隱有了一絲哀傷。
蠻笑笑,神情中說『你根本是多此一問』,接著咳嗽起來。
“阿蠻!”銀次把蠻抱得更加緊,抱著他站起來,“熒小姐,請你讓開,我要帶阿蠻回去了。”
“可惜的是,你不能。”
熒抿抿唇,右手揚起,一團火焰出現在掌心中。


“可惡!”
銀次、士度、花月三人都擺出了備戰姿勢,蠻突然撐著銀次的手脫離他的懷抱站在眾人之前。
“你就那麼想殺了我嗎?熒。”
“我……”熒看見蠻的眼睛,藍熒熒一片清澈無比,心中恍惚想起了過去,蠻的聲音也變得遙遠起來。

“熒,你為什麼要殺了他?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他說了不該說的話……”
“熒!冷靜一點!這樣下去連你也會成為被清肅的對象”
“來不及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浮現,低頭凝視的手上,血紅一片,“你看,我的手已經洗不清了……”
“但是……我不後悔……我有想保護的人……為了他,就算我墜入地獄也無所謂!”

“正好一分鐘!”
自己被血染紅的畫面碎成碎片,熒大夢初醒地眨眨眼。蠻露出輕笑。
“你做了惡夢嗎?”
“邪眼?”
“沒錯。”蠻面容一整,嚴肅地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殺我,不過。”
“如果你決意要打,我奉陪到底!”
長久的沈默後,熒抬起了頭。
“我……認輸。”
幾乎同時,銀次四人大大地呼出一口氣。赤屍卻是小小地嘆了一口氣,大概他是覺得這次工作沒有讓他享受到樂趣的緣故吧。
“太好了,阿蠻。”
銀次剛想撲上去抱住蠻,熒搶先一步用雙手捧住蠻的臉,額頭抵住蠻的額頭。
“什……”
“不要說話。”五分鐘後,熒放開蠻的臉,微笑,“有沒有覺得好一點嗎?”
“啊,確實是……”頭暈惡心的情況減輕了不少,神志也清醒很多,蠻有點奇怪看著熒,“熒,你的能力也能這麼用?”
“呵,雖然蠻你懂得很多,但是有些事,例如我的家族的事,你也不可能全部知道啊。”
“是那樣沒錯。”
銀次在蠻和熒之間看來看去,剛才還像生死仇人,現在卻像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搔搔頭,剛想說什麼,蠻的笑容突然一僵。
“為……什麼……”
蠻向前傾斜,胸口的銀光份外刺眼。墜落的身體倒向熒的懷抱,陰影遮蓋了她的臉。
“阿蠻!”
倒在熒懷堛瘋Z的胸口,銀色的刀刃正正好好地插在心口之上,從傷口處滲出的血逐漸染紅了他的白襯衫。
“阿蠻!”
熒的周圍發出紅色的光輝,仔細一看,她所在的地面上浮現一個魔法陣的標記,抱著蠻,半跪坐在地上的熒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