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

#06 組織 -2

這幾天來,怪盜科羅艾斯,不,怪盜花火還未發出新的預告狀,不過謎底已經解開了,就算他們不再出來,阿蠻也會主動找他們的。

距離上一次偷盜才三天,今日,阿蠻跑到東京一處郊區山邊來。他確定了,無論地理上,位置上,這都是一個理想的基地,不,說成匿藏地點比較適當。儘管阿蠻已經知道了他們是組織的人,卻也沒有忘記,兩次對戰,她都手下留情,雖然阿蠻也沒有出盡全力,也不曉得為甚麼。那會不會是一種手段?她究竟在想甚麼?比起上來,那個「花」比這個「火」就更狠,也更切合組織的做事方式,看對士度和之前夕空寺跟自己的戰鬥便知道了。

阿蠻像位大爺般大踏步在這個山區遊走,一來他早有心理準備,亦自信沒有陷阱能夠傷到他;二來他便想讓他們出來招呼自己。就算是一隊軍隊,當阿蠻是一個人的時候,他便沒甚麼害怕。

天空陰霾滿佈,似乎也因著要降臨的戰鬥而變得肅穆,雨要不要灑下來呢?

「 Floraestus! Kommen Sie mich erhalten! 」<註>(以下他們都是用德文對話。)

天空突然一黑,飛過一群被阿蠻的聲音嚇得驚慌失措的鳥兒,向四面溜竄。

跟著一道九節鞭纏住了阿蠻的右腕,阿蠻沒有避,基本上,是讓它纏著自己的。

今天她並不是一身黑斗蓬的打扮,褐色的水豚革長大衣,牛仔短褲配深色的長靴,玲瓏剔透的碧綠色眼睛,上面蓋上了一副十分入流的黃色太陽黑鏡,加上一把像火一樣的紅色頭髮,是阿蠻戰過兩次的怪盜火。

『真的是眼耳口鼻都一樣……除了那把頭髮,姐姐的頭髮是天然的深紅色曲髮,這個女的,卻擁有一頭像鐵線一樣的硬髮,顏色也不一樣。』阿蠻自然而然便將二者比較起來。

怪盜火 Aestus, 笑了,戲謔地道:「謎底解開了?」

『聲音也不一樣。』麻子的聲音是溫柔婉轉的,怪盜火的聲音則是活潑而生動的。

「哼∼」阿蠻也一貫囂張地笑了,答道:「當然,你當我是笨蛋嗎?倒想問問你下一個要偷甚麼。」

「呵呵∼這個可是商業秘密喔∼」

「閒聊到此為止吧。」

「對,你找過來,還不是為了要先發制人?」

「嘿,當然了……蛇咬!!」「收!」

話沒說完,二人一同躍到空中,怪盜火將鞭轉做金棒,將武器從阿蠻的挾制中釋放出來,擋格阿蠻的蛇咬。

怪盜火只覺釜口一痛,像要裂開一樣,而阿蠻則了無大礙般飄落地面。

「花呢?那個『花』在哪堙H」

「嘻嘻∼你猜呢?」

阿蠻認真地道:「你贏不到的…」

怪盜火一笑,沒有答話,將一條百刃鞭舞得像靈蛇一樣,阿蠻走到哪奡N擊到哪堙A像一個密不透風的網一樣,所以,阿蠻想進攻,也不能接近她,卻又難以傷她。

可是以一個女孩子的體力,就算經過組織的訓練,又可以支持多久呢?至少,絕不是能擊倒阿蠻的份量。

「嘖…蛇咬!」看準鞭子來勢稍有一不順,便抓向百刃鞭!

蛇咬還未咬到,阿蠻前面的土地忽然炸裂開來,將一拳重重的擊在阿蠻肚子上。

很重的一拳,阿蠻倒也真的被打得滿痛的,卻沒有被打飛,借力向後跳,看清楚打中自己的人。

是那位怪盜花(Flor),不曉得他甚麼時候鑽到地底堨h。這個花一點也不漂亮,是一位有頭花白頭髮和鬍子的男人,臉上的軌跡,正在訴說他不再年青的事實。可是,一雙在眼鏡背後的眼睛卻也烱烱有神,不怒生威,叫人看不出真實年紀。

「蠢材!人家找上門了,你還在神遊嗎?!」怪盜花大罵。

怪盜火垂下了頭,沒有做聲,似乎受教了。

「欸∼原來是不要命的老頭子。」阿蠻拍拍身上的塵土,站起身笑道。

「哼!老頭子卻可以要了你的命!喝!」怪盜花使出擅長的擒拿手,可是以阿蠻的速度,打中他一次是難得,想打中他第二次卻是困難。

阿蠻一面遊走,一面閃避,怪盜火還是垂著頭未動,阿蠻卻也沒有忽略她。怪盜花突然變招,一下掃堂腿,阿蠻躍上半空閃掉,同時一個火球衝飛過來,半空中無遮無蔽,阿蠻將早前被燒傷的左手握成拳頭,不在乎傷上加傷,一拳將之打散,頓是火花漫天…

躍勢已去,阿蠻開始掉回地面,百刃鞭便向他飛射過來,阿蠻閃無可閃,右手反而運起蛇咬來,硬拼這一記百刃鞭。

清脆的『乒』一聲,鞭尾眼見便碎,一陣猛火急衝,又是這一招,阿蠻右手也是一陣劇痛,割損的傷口也同時被燒傷(熟?)了。

幾個筋斗,阿蠻還沒有落地,怪盜花已從後掩至,擒拿手一伸抓向阿蠻背心,阿蠻俯前,斷了的百刃鞭閃到,唯有側臉避開,借俯衝的勢頭,後腳用力向後一撐,怪盜花收勢不及,一隻擒拿手硬生生被踢斷!阿蠻趁百刃鞭太長,怪盜火未及換照,回身一下蛇咬,怪盜花斷了手走動一便,避過致命傷,卻也被「咬斷」的樹榦壓住了。

阿蠻一笑,乘怪盜火因震驚而未及回神的空檔,再施蛇咬,她趕緊將鞭子收回,卻忘了鞭子因斷口而只能收成九節鞭,一番狼狽不能及時用兵器擋格,唯有用身法閃躲,但始終右臂還是被蠻抓傷了,而蛇咬的波及範圍也打碎了她的太陽眼鏡。

「丫──!」怪盜火跌坐地上,並立時合上眼。

沒有了太陽眼鏡,怪盜火那張跟麻子一模一樣的臉孔就近在眼前,阿蠻看見她的血一怔,雖然沒有人看到,但他確實後退了小半步。

沒有繼續攻勢,阿蠻反而叫起來:「笨蛋!想避邪眼的方法多的是!如果我現在攻擊你,你怎麼辦?」

怪盜火張開一絲細眼,口中卻不放鬆道:「你敢情就不要用邪眼來打贏我!偷看一個女孩子的私隱,成何體統!?」

這句話只聽得阿蠻瞠目結舌,剎時間答不上話來。

怪盜火站起來,終究是睜開眼了,叫道:「別要用邪眼啊!成嗎?還是不用邪眼你便打不贏我?!」

「哈哈!真可笑,你當本少爺是甚麼人,邪眼不是用來打贏架的!」阿蠻扠著腰嗤之以鼻道。

「好!那約定了!」

「啥?!」

「不准用邪眼啊,用就不是男子漢!」

「你這個女人……!」

二人不知不覺已走到對方跟前幾乎鼻頂鼻的,一輪不像敵人的吵嘴,竟然被這個女的用一套歪理達成了這麼一個「不得用邪眼」的協議?!戰場上哪有這門道理的?!

怪盜火氣鼓鼓的臉忽然變為笑容,阿蠻及時會意側頭閃開,可是耳際一熱,兼且有點燒焦的味道,剛才火球飛過,自己的頭髮一定遭殃了。

「炸裂火球!」

下一刻,就有更多火球從四面八方而來,阿蠻唯往上縱躍,怪盜火彷彿猜到他的行動一般,放出火球後已跳上半空等候,九節鞭橫掃千軍!阿蠻閃無可閃,決定放棄左手,讓之被纏上,知道火焰一定會沿鞭而上,也不理會燒傷的可能,硬是一拉,將怪盜火拉至跟前,腳高舉過頭,就要往下一踏,卻忽然瞥見她流血的右肩,於是半路改變主意,沒有踏中她的人,只踏中她的手,鞭子脫手,同時她也摔到地上去。

阿蠻落地,怪盜火手一揮:「火焰球!」

又有一團火飛過來∼阿蠻用速度來閃避過去,對卑彌呼也是這般,只是避,火是擊不中他的,雖然這個火比爆炎香的更猛,形態也更多,攻擊距離也更遠。

阿蠻只是閃避,不自覺便被逼往一個方向去,怪盜火也跟著過去,火球還要一次比一次接近,阿蠻怎麼不反擊了?!

打著避著,二人已到了森林的另一邊,這處比之前的地方茂密得多,草長至腰高,令閃避更形困難。終於,左右手都燒傷了的阿蠻被火球打中,腹間一陣熱痛,蹲了在地上。

那邊廂怪盜火也已經喘著氣的了,看來耗費了不少體力,高呼:「你幹甚麼不還手了?!你不是要殺我的嗎?!組織派我來殺你啊!!!」

「派你來殺我?」這句話教阿蠻錯愕萬分,一時答不上話來。

「是啊!!!」怪盜火對阿蠻厲目而視,忽然怪笑道:「難不成接你回去當幹部麼?」

「慢著…」阿蠻掩著腹間傷口想站起來,怪盜火卻一手又送上一枝柱狀火焰來!「炎之矢!」這個速度比火球快得多!

「還有這一招!?」阿蠻一驚,急忙向後翻身避過,只能恰恰避過,衣服前襟還被燒爛了,露出被輕微燒傷的皮肉,同時胸口也傳來一陣灼痛。

可是火之矢落入草叢後,野草便『唪』一聲燒起來。

「啊!」怪盜火輕呼,火承風勢,轉眼間,烈火已將兩人重重圍困。

「嘖!」阿蠻啐道,任由他怎麼博學,短時間內也想不到滅火的方法吧。

只見怪盜火忽然合起雙眼,作了一下深呼吸,對阿蠻道:「別離我太遠。」

「欸?」

怪盜火雙手挪前,對著火勢比較簿弱的一方,大動作往外一揚,烈火便依着她方才的動作,像被她指使一般,向兩邊退去,並露出一條寬約一英呎的小路來,小路下的草早被燒得焦黑。可是四週還是火光掩映,視野並不清晰。

怪盜火急叫:「原型,走吧!」然後她自己率先向前衝過去,阿蠻心堜_怪,她不殺自己,反而叫自己走,未及細想,便也跟上前去。

正當阿蠻胡思亂想之際,怪盜火一聲嬌呼:「丫──」的一聲便消失眼前,「喂!」幸好阿蠻及時拉住了她的手。原來那條小路的前面就是沿崖,怪不得火燒得不烈了。

怪盜火整個人已然在半空中,阿蠻用受傷的右手拉住她那也是受了傷的右手,境像驚險萬分。

吊在半空的怪盜火叫道:「你放手啦!再不放手火便要燒到來了!」

「不!我不放,你自己爬上來,爬上來便大家都不用變燒豬!」說話同時,阿蠻嘗試用力扯她上來。

「死人!我掉到下面去說不定死不掉的!」

「你是超人嗎?!你是個女人罷了!」

「你性別歧視!」

「我歧視你,是因為你是我見過有史以來…最不講理、最古怪的女人!」

「討厭!不吵啦,放手放手放手!再不放手我便砍斷自己的手…」

「白癡女人!」阿蠻打斷她道,背後已愈來愈熱,甚至熱得有點痛了,說不定已經燒到背脊,他卻無暇理會:「你忘了自己是來殺我的嗎!?你不是應該想想怎麼要我救你上來,然後乘機將我推下山谷去嗎?!」

「我…我…我………」只見怪盜火急得像要哭出來一樣:「不是哪,不要…我…」

「不要緊,我來吧,絲梨。」忽然一把冷峻的聲音從阿蠻背後傳來,二人都認得是怪盜花的聲音!不曉得他在甚麼時候掙脫樹榦的壓逼,只聽怪盜火叫道:「老花………你……」

「絲梨,不要怪我,組織是得罪不起的,為了任務,你去罷。」話畢,便一手抓向阿蠻背心,他這個姿勢除非放棄怪盜火,否則實無還手之力,可是他卻選擇硬吃一招,頓時口吐鮮血,手卻還是牢牢地抓住不放。結果血都濺到怪盜火的臉上去,怪盜火驚叫:「原型∼!」

阿蠻被血塗紅的兩唇撐起一絲笑容,口中還是不饒人:「沒法子,唯有放棄你啦,蠻不講理的婆娘。」

「原…型…」怪盜火一呆,身子一輕,已然凌空在夾谷中了。

阿蠻真的放手了!?

------------

註:網上翻譯:「出來捉我!」錯了恕不負責…(汗)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