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盜花火

#07 怪盜花火 -1

絲姬梨突然站了起來,交叉雙手問阿蠻道:「你之後有甚麼打算?」

還坐在地上的阿蠻「欸」了一聲,未反應過來。

「我是組織的人啊!」

「組織的人……以前,我也遇過一個,不過,他的樣子似乎不是要來找我的,相反,只是個巧合罷了。」阿蠻眼簾微垂,彷若是自言自語般道,「其實盡量我都不想殺人,所以,當時是由邪馬人……我的拍檔去搞定的。」

「怎樣搞定法?」

「讓他失憶嘍∼失掉見過我的記憶,當然,先決條件是制伏他,那麼,暴力是少不免的啦。

「而之後,我們就將他運到別國去,反正本來就是巧合。總之,就是不讓他們知道我在日本…所以,你來到了日本,我都有點訝異的。」

「哦∼∼∼原來如此。不過,打從一開始,組織便叫我去日本找你…」

「嗯,也許用催眠術,從那個人身上找到些蛛絲馬跡吧∼」『反正早晚也會瞞不下去……』

「可是,如果你殺掉他,便一了百了。」

「我不喜歡殺人,又不是殺人狂,別將我跟那些傢伙混為一談。」阿蠻揚揚手,不耐煩地道,那些傢伙自然是指赤屍之類了。

「是嗎?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也無可厚非啊∼」

「你倒說得很輕鬆,那你呢,幹麼不殺我了?」

「又問?!……這………我……」微一沉吟,絲姬梨又岔開話題,問道:「那麼,你要用那個方法嗎?」

阿蠻想了一想,笑道:「雖然邪馬人不在了,只要你肯站著讓我這麼做,我還是會有辦法的。」不過這次可能要麻煩卑彌呼了,卻又不能讓她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可也不易。

「但我卻要負隅頑抗嘍∼」

阿蠻眨眨眼問:「為甚麼?萬一組織找到來,知道你『任務失敗』,一定會殺掉你的。」

「我捨不得我的記憶啊∼況且,老花死了,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你和我,我倆也不會洩露出去的,不是嗎?」阿蠻點頭,絲姬梨續道:「況且,這已經超出組織的預計範疇了,別忘記他們是要你救我,雖然箇中要害我不曉得。」

阿蠻微微一驚,這個女孩可真一點也不蠢,她這麼說,表明我知道你有東西隱瞞,卻也不旨在抖破自己的秘密,阿蠻會意,便道:「那你有甚麼打算?」

「回去嘍∼以前你都面對過我們這些人的嘛,應該知道我們身體某處都裝置了發訊器…和炸彈,到天腳底組織也會找到我的,也可以引爆炸彈。與其這樣,倒不如回去匯報老花戰死的消息。」

聽到這句,阿蠻霍一聲也站了起來,褐色的外衣立時跌到地上去:「不成,組織可以用太多方法去分析你的記憶,你的腦波,你會變……你會變白癡的!況且,我也不容許有任何機會洩露我的消息啊。」

「不過,你剛才就說過,你在日本的消息可能已經洩露了吧,即是說,你的辦法也不一定管用喔∼況且,我不一定會被催眠到的∼不是嗎?如果有這個,我倒想記起我以前的事。」絲姬梨雙手托腮,氣鼓鼓的道。

「不妥…」看到絲姬梨不滿的眼神,阿蠻又道:「不妥就是不妥。你不能回去,太危險了,那只是送死,如果不死,就是白癡!」

絲姬梨走到阿蠻臉前,阿蠻未料她會忽然走過來,自然而然的退後了小半步,絲姬梨又向前逼上半步,一字一吐,步步進逼地道:「那麼,你是想,我不要回去,卻又不要被組織找到,更加不要洩密,是吧?」

阿蠻被她逼到背貼在洞壁上了,退無可退,只得別過臉去不再正視她,卻也不答話。

「那除非我死。」絲姬梨木然道。

阿蠻無言,豈料絲姬梨卻忽然「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怎麼了?!」阿蠻奇道。

「我們真傻!『老花殺了我,你殺了老花,並救了我,為了你姐姐,卻又放過我,我不明不白,打不過你,便回組織覆命。』當然,這個只是劇本,但是現在這個結果,不正跟這個劇本不謀而合嗎?也就是組織想要的了!」絲姬梨興奮地叫了起來。

「這…這個……嗯。」這下連阿蠻也無話可說了,尤其是他的確用過組織希望的救人方法,雖然沒有解除封印,救的卻是銀次而不是絲姬梨。但事實上,組織希望的結果,某程度上現已達成。為了組織和費奧利的死,他的思路確實混亂了點,想不到這堥荂A這個女孩倒也思考靈活。

「那麼我又不用失憶,又可以順理成章∼妙絕!」

「你認為組織不會檢查你的報告嗎?況且,你任務還沒有完成就回去,他們一樣會對你處分的。」

「這個,他們的真正目的又不是要殺你∼像你所說一般,如果我真的殺了你,他們反而要殺死我呢∼」絲姬梨打個哈哈,看到阿蠻厲瞪她一眼,就稍為收歛道:「況且,我的存在,是要脅蠻仔<蛮ぴょん>你的大好條件喔∼」

「啥?!別叫我蠻仔!」

「為甚麼?」

「很噁心!」

「很可愛!」

「不─可─愛─!!!」

「蠻仔∼ ♥」

「夠了!你這個德國辣妹!」

「你愈氣惱我便愈要叫∼蠻仔 ♥ ♥」

「……………………|||」阿蠻額角畫下幾道藍線,他嘆了口氣續道:「你啊,別恃著像我姐姐便以為萬事大吉啊…」

「蠻仔,組織給我們…我的期限本來就是一年,現在也差不多了。處分?有可能,但應該不會太慘的。而且,我說過了,就請你相信我的意志力,我不會被催眠的∼因為,我現在擁有兩個人的意志啊!」說罷高舉雙拳,像舉重一樣。

「兩個人…嗎?」

絲姬梨回頭一笑:「老花是為了保住我而死的,我要好好活下去,將老花那份都好好的活下去!」

「……」

「因此,我不會被催眠,不會洩密,也不會變白癡的嘍∼而為了我著想,我們還是不要走在一起太久,免得組織偵測我時,知道了你的存在,還有,我們已經成為了…嗯…」

「朋友。」阿蠻鮮有地有點黯然道,立時用托眼鏡來掩飾自己的感覺。

「對!這是一大收獲!♥」

「絲梨,費奧利先生拜託過我照顧你的…」

「你叫我絲梨我好高興喔∼」

「別岔開話題!」阿蠻罵了一句。

「不要惱啦,我不會有事的。對我來說,最好的照顧就是讓我記住你,所以,不要抹掉我的記憶,這樣就已經做到老花的要求了。別給自己這麼大壓力啊∼無論你再強,也只是一個人罷了,沒有必要將所有人類的平安都摃到肩上去的。」

「我沒有∼!!!」阿蠻皺著眉大聲道。

「是嗎?」絲姬梨看著他,溫柔地微微一笑,續道:「既然如此,你就更不用管我了∼要與組織脫離關係,並非一朝一夕的事。」

「……」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只此一途嗎…?」

「嗯。有你的關心,我更加不會有事啊,因為我還想再見到你的嘛。」絲姬梨彎低腰從下窺看蠻的臉,對著垂下了頭的阿蠻笑道:「我不會讓蠻仔的姐姐死第二次啊。」

阿蠻搖搖頭,沒有說話,絲姬梨則逕自跑出山洞,外面還在下大雨,可是天空已然漸漸晴明起來。

絲姬梨淋著雨,對著天空道:「說不定這些雲一過,組織的人造衛星就要拍下我呢…」回頭一笑,對著還在山洞媯o呆的阿蠻道:「我們還是快點分開比較好,你不送我也好,我要走嘍。」

「喂∼」阿蠻跟著也走了出來,將外衣還給絲姬梨,木無表情的道:「保重吧。」

「你讓我保留這段時光的記憶,我真的很感謝你。再見嘍∼」絲姬梨的笑容宛如仲夏的驕陽,燦爛奪目。

阿蠻牽起嘴角,揚起一貫的囂張笑容,答道:「不用謝,趁我未改變主意,你快點離開我的捕捉範圍比較好。」

「對了,蠻仔。」

「嗯?」

「差點忘了說我不殺你的原因…」

我終於下定決心了,因為,不曉得還可不可以見到你。

「唔?」阿蠻走到絲姬梨旁邊,只見她幾乎凍僵了的俏臉,忽然掃上一層薄紅,雨水沾冷的軟唇再次重疊在阿蠻的上面,阿蠻心中一盪,沒有拒絕,也沒有氣惱,只是木無表情的接受。互相感覺到對方冰冷的體溫、溫熱的氣息,淋著大雨,隔著紫色的太陽眼鏡,藍色和青色的眼睛對視,是不是交流著甚麼訊息?

大概連天都不會曉得,二人就只這樣兩唇相觸。

陽光流瀉下來,雨未停,原地,剩下阿蠻一個人站在雨堙K

一道彩虹由崖頂畫到崖底,彷彿甚麼都沒發生過。

back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