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妮子看世界(1)


首頁 ] [ 小妮子看世界(1) ] 心靈蜜語 ] 熱門酷站 ] 書香滿徑 (1)  / 跟我說話吧 ] 身心健康資訊站(1) ] Miss 施手記(1) ] 心情故事 ] 繽紛•Fun•分享廊 ] 小妮子的葡萄園網站地圖 ]   [ 小妮子加油站- 身心健康 創富秘笈 Blog] Health Peace Worth Cafe Blog]  


 

 

這埵酗@篇短篇故事,是80年代的作品;那時候,還是讀書年代,才有空閒來寫短篇故事。

總有回味往昔的一串日子,那年代••••

另有幾篇短文,也與大家分享;分享那些生活片段,心情點滴。

 

 

阿May的煩惱     

到下篇小妮子看世界(2)看看    

到下篇小妮子看世界(3)看看

 

 

登記CashSufers.com 後,在上網時看Banner廣告,便有收入。更可以用Paypal 收款。

 

 

這篇故事, 實在是小妮子在收音機聽過的廣播劇,然後改寫出來。
阿May的煩惱        小妮子

若果有一位神秘的男孩子點唱給妳聽,妳會怎樣做?現在阿May便有這種煩惱;究竟每天點唱情歌給她的是誰呢?是她的那個夢中情人?是暗戀了她五年的肥仔?還是風度翩翩的昭Sir ?

幸好她的兩位好友 —— 椰菜頭和冬菇裝幫她找尋這個神秘男子。但最後,點歌給阿May 的男孩子是何許人呢?  

故事開始的時候是在校園的石階上,阿May、椰菜頭和冬菇裝正在談論有關髮型的問題。

冬菇裝把玩著額前的頭髮,道:「那次去了髮廊後,竟給弄了這不倫不類的髮型,我便把自己關在房間三日三夜,不敢外出。」  

椰菜頭望向她,道:「妳豈不是罵我的髮型不倫不類嗎?妳還記得嘛!是我與妳一起去理髮的呀!」椰菜頭不等她回答,又道:「其實我的髮型又怎會不倫不類?阿Paul說那是繼Matchy Cut 後又一最流行的髮型。」   

冬菇裝便接上:「阿Paul是髮型師,當然大讚自己的傑作啦!賣花讚花香! 說來我又想起中史佬頭頂上的那幾條毛了。」  

椰菜頭忍著笑,道:「是了,是了,他頭上長那幾條頭毛,最好是把它連根拔起或是用髮蠟把頭毛梳理起來,看來像是個蹦頭還好呢!」

三個人不禁連聲大笑。

椰菜頭卻突然停下來,攤著手道:「喂!喂!待我透露一些秘聞吧!」

冬菇裝和阿May不禁好奇,立刻雂U來。

椰菜頭清了清喉嚨,道:「剛才小息時,發電廠扭著腰問我,有沒有聽到她男朋友在電台點唱節目中點『Endness Love』給她?其實那堿O她男朋友,二房東才是真。想必是別人寫點唱信的時候,她便左纏纏,右纏纏的硬要別人加入她的名字罷了,信她才怪呢!」

椰菜頭又道:「如果我是她的男朋友,便會點林子祥的鴉烏婆給她。」

冬菇裝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問:「為什麼?」

椰菜頭指著她的腦袋,道:「還不明白!叫她不必留意歌詞,只需要留意歌名!」

椰菜頭又接著道:「她問我有沒有聽到。我說:『唉!真是走運,那時我家剛好停電,沒聽到那電台節目;早知道便叫她來我家發電好了。』 嘩!氣得她用那對白雲豬手,叉著她那廿八吋小蠻腰,像茶壺模樣,左扭扭,右扭扭的氣沖沖走了。」

冬菇裝,道:「老實說,發電廠也有問我呢 !我答有,我有聽那點唱節目。」  

椰菜頭馬上插嘴,道:「甚麼?妳竟這樣答她?」

冬菇裝揮著手,道:「我還未講完。我回答她:我聽完整個節目,連報時也聽了,可是我並沒有聽到有人給妳點歌。

阿May忍不住,道:「妳們真壞!這次可氣死她了。」

椰菜頭和冬菇裝,道:「跟她開玩笑罷了。」  

椰菜頭轉身突然問阿May:「阿May,妳不是很喜歡聽點唱節目嗎? 有沒有人點 Endness Love給妳嗎?」

阿May托著腮子,答道:「沒有呢!」

冬姑裝摸著頭髮,道:「我說我們的阿May恨不得有人點歌給她,那便開心得要死了。」

椰菜頭也插嘴:「是,使人以為有一個痴心男孩子暗戀她,多麼刺激!」

May微笑,道:「害羞鬼才對。其實我認為點唱倒浪漫,由主持人讀出點唱者的心聲……。」

椰菜頭哈哈大笑,道:「嘩!原來一張信紙,一個信封,加上一枚郵票,便可以得到阿May的芳心了!」

阿May站起來,拿起書包:「好了,好了。我要回家點唱聽節目了。」  

椰菜頭和冬菇裝仍坐著,道:「我們決定到國貨公司買髮蠟和梳送給中史佬,很好玩的呢!」

阿May便獨自回家,趕及去聽收音機。在路上,阿May只想到今天透過點唱節目,將會聽到別人的怎麼樣的心聲呢?卻沒想到椰菜頭和冬菇裝的預言會成真的。

阿May回家後第一件事,便是扭開收音機,連校服也未及更換便伏在桌頭,聽收音機。  

收音機傳來播音主持的聲音:「一位沒有署名的聽眾寫信來,他說自從第一眼看見那女孩子的時候,便給她深深的吸引著,所以便點陳百強的『偏偏喜歡妳』給住在筆架山的阿May收聽。」

阿May呆了一呆,心想:「奇怪!有誰點歌給我?」她不再多想,馬上找空白的錄音帶,準備錄下這首歌,但怎也找不到。於是她便問媽媽:「媽!有人點歌給我,妳有沒有見到那些空白錄音帶呀?」  

媽媽疑惑著:「甚麼?那些錄音帶給妳大哥拿去了。有人點歌給妳?是男孩子嗎?」

阿May不敢說真話,道:「不,妳也認識的,是隔鄰陳太的女兒罷了。」  

媽媽沒理會她,燒飯去了。

阿May想:「唔!定要把這件事告訴冬菇裝和椰菜頭,但她們去了國貨公司,那堨h找她們呢?」正當阿May陶醉在歌曲之中,電話鈴聲響了起來。原來竟是冬菇裝和椰菜頭打來的。

椰菜頭第一句便問阿May有沒有聽收音機。阿May不遐思索便答有,冬菇裝和椰菜頭馬上哈哈的笑起來。

冬菇裝道:「我們剛才經過電器行,那堨螟n鬩_天地播放點唱節目,現在街上所有人都知道有個男孩子點歌給美麗的阿May收聽呵!」

阿May裝作不關心,道:「那又怎樣?」  

冬菇裝和椰菜頭奇怪,道:「呵!妳不是希望有人點歌給妳的嗎?」

阿May便答道:「喂!妳們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名叫阿May?名叫阿美的也叫阿May,排行最小的也叫阿May,連輔導老師也叫阿May。」  

冬菇裝卻道:「可是筆架山只有一個阿May呀!」

May硬要裝做不著緊的表情,道:「誰個心堭儔O!又不知道是不是點歌給我聽……」  

電話傳來蜜蜂般的鳴聲。原來未及阿May講完,冬菇裝和椰菜頭便掛上了電話,想是她們要趕去國貨公司買髮蠟和梳。  

校園充滿了春風和歡笑聲,當然包括了在石階的三位淘氣女孩的笑聲。

椰菜頭口沫橫飛的道:「冬菇裝,剛才妳走寶了!我和阿May遇到發電廠,氣得她…哈哈!」  

冬菇裝拍著椰菜頭問:「快!快!快說吧!」

椰菜頭笑著說:「阿May還是妳說吧。」  

阿May:「不,不。」

椰菜頭,道:「哼!剛才妳又這麼神氣。」  

阿May不平地道:「那些對白全是妳教我的。妳從尾背誦到開頭m行呢!」

她們你推我讓的,可急壞冬菇裝了。

冬菇裝按耐不住大聲道:「喂!妳們究竟說不說甚麼一回事?」

還是椰菜頭先開口:「剛才我們遇到了發電廠,聽到她唱著那句My ! My Endness Love』。

冬菇裝笑笑道:「是,自從那天有人點Endness Love』給她之後,她便時常在嘴巴掛著這歌詞。 

椰菜頭又道:「我問她:『呀!妳還唱著這首歌!』,發電廠便答:『是呀!妳沒有聽到我男朋友點歌給我聽嗎?』。」

椰菜頭又道:「我對她說昨天的點唱節目,有人點歌給一位美麗的女孩,我以為是她呢!她高興得跳起來。後來,嘻!後來我說那女孩是阿May。她便像火箭彈了起來。」

冬菇裝不耐煩,道:「喂!不要笑,快說接著怎樣了呀!」

阿May不管椰菜頭捧腹大笑,便接道:「之後,她又問我是誰點歌給我,是不是我男朋友,我便答不知道。那封點唱信又沒有署名。如果是我的男朋友定會寫真姓名的,看來那個是喜歡我而我又不喜歡的狂蜂浪蝶吧!」

冬菇裝笑笑道:「是,自從那天有人點Endness Love』給她之後,她便時常在嘴巴掛著這歌詞。

May又道:「死人椰菜頭還教我對她說,如果她想有人點歌給她,可以告訴我,待我叫男朋友點歌的時候,加上她的名字。」  

冬菇裝聽後拍著大腿,道:「哈,哈!這次發電廠真的是,她—似—炸彈了。還不挫挫她銳氣!」

阿May一時感觸,低著頭,道:「可能太過份了,而且那封點唱信……」  

椰菜頭拍著她肩膀,道:「別那麼垂頭喪氣,可能點唱信是真的呢!今天放學後,聽那點唱節目,看那男孩還有沒有點歌給妳。」

 

收音機的揚聲器正正的面向May,傳來主持人的聲音。他所讀的點唱信內容,不是Peter點給Linda,就是Nancy點給阿Roy;但總沒有點歌給阿May的信。阿May想可能點唱信是一場誤會了罷。可是接下來一剎那間,她怔了怔。

原來點唱節目主持人這時卻道:「最從這封信又是昨天那位沒有署名的男孩寄來的。他說每天m遇見那女孩,並知道她的名字叫阿May,可惜他沒有膽量告訴阿May。現在他點陳百強的『偏偏喜歡你』給在ABC Collage就讀5A班的阿May收聽。」

阿May過了一回才從恍惚中清醒,雀躍之餘,她深信這點唱信一定是點歌給她的了。可是接下來是其他的疑糰要待解開—— 那男孩是誰?是那個高大、英俊的班長?還是那個又肥又矮又多暗瘡又多事的肥仔?  

正在思索之際,門鈴聲響起,原來是冬菇裝和椰菜頭聽到那點唱節目後,便立刻趕來。

椰菜頭坐下後,眨著眼,道:「阿May現在是不是又緊張又開心呢!」

冬菇裝不等阿May回答便立刻搶著說:「唔!照我想那神秘人必定是在我們學校出入的。哈!哈!一定是校工陳伯了!」

May拍了冬菇裝的肩膀一下,道:「妳好壞呵!別開玩笑了!快快幫我想想吧!」

椰菜頭立時嚴肅地道:「那麼最有可能性的人便是班長了。」

阿May忍不住心頭的喜悅,道:「真的嗎?」

椰菜頭點著頭,道:「不錯,班長為人沉默而且坐在阿May後座,可能因此日久生情。我問妳,班長是不是時常和妳談話?」

May扁著頭,道:「是,不過全是有關班務的事罷了。」

冬菇裝馬上插嘴:「那麼他有沒有跟妳開玩笑?」

阿May紅著臉兒點頭。

冬菇裝和椰菜頭興奮得拍著手掌,道:「這便對了!待明天,我們代妳暗中偵查班長去。」

翌日,阿May不停的留意著班長的舉動。有幾次還不自覺的向班長回眸一笑;班長也向她回禮。使阿May芳心大亂,心想班長的可能性很高呢。就這樣阿May好不容易才『魂遊』了好幾課堂,直至小息的時候使她能夠藉故接觸班長。可是她甪盡了多種方法,始終班長都沒有察覺,真是個「牛皮燈籠」

後來他倆被派往收集筆記,交給昭Sir,才使他倆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班長,你喜歡聽電台點唱節目嗎?」

「我只喜歡聽一個節目的。」

阿May心想定是那個點唱節目了。她又問:「你喜不喜歡點唱?」

班長揚了揚眉,道:「不,我不喜歡。」

阿May心埵w慰自己:「不喜歡點唱,不等於不喜歡寫點唱信呀。」她又問班長:「那麼你是不是常常聽那個點唱節目?」

班長瞪大雙眼,道:「甚麼?點歌那些無聊的東西有甚麼好聽。我只是想學好英文,所以時常聽那個教英文的教育節目罷了。現在快要考試了,不要聽那些無聊東西,趕緊溫習,多做數學練習!這才會有進步的。」

阿May只好嘰咕了幾句,表示答應。可憐阿May心堛漱@個美夢已破滅了,而且這個神秘男孩的身份便越來越難偵查了。  

阿May和班長把筆記送到教員室,交給昭Sir,而昭Sir正在聽耳筒收音機。阿May看在眼堙A心角S不自覺地編織起另一個奇妙的想法。  

    

椰菜頭抓了抓把頭髮,道:「既然神秘男孩不是班長,那麼是誰呢?可能是Peter仔罷,他倒很喜歡點歌給人的。」

冬菇裝揮著手,道:「不,沒可能的,他只肯點歌給他那群『波牛老友』,又怎會點歌給阿May!」

May在一旁低聲道:「我想可能是昭Sir。我剛才送筆記給他的時候,他在聽耳筒收音機,可能他 ……」

椰菜頭瞪了瞪阿May,道:「嘩!這還了得!師生戀!」

冬菇裝立時道:「喂!喂!這個也有可能性的。」

椰菜頭睜大眼,道:「甚麼?」

May不敢正面望向冬菇裝,卻十分留意她的說說。

冬菇裝繼續道:「怎麼不會呢?每次英語堂時,他總喜歡望阿May,而且下課後,他必定問阿May有甚麼地方不明白。

椰菜頭接上:「是了!是了!有一次測驗,我和冬菇裝不及格只得四十九分,也沒有多加一分給我們。但上次測驗,阿May只拿到四十九分,昭Sir卻藉故說甚麼題目太深了,全班每人加十分,阿May便及格了。可想而知,昭Sir確是對阿May有意的了。

阿May側著頭,低聲道:「那,那我怎麼辨?」

椰菜頭拍著心坎,道:「這還用問?當然是偵查昭Sir啦!

May疑惑道:「怎麼偵查?」

椰菜頭答道:「首先妳寫信點歌給昭Sir,然後看他的反應如何!

May當然答應下來。老實說,昭Sir剛從英國回來,思想新潮,點歌給阿May表示愛意也不足為奇。更何況他在阿May面前聽耳筒收音機,可能是暗示他點歌給阿May;但當時班長也在場,所以昭Sir才不敢開口說出心中的話罷。阿May希望椰菜頭和冬菇裝這次沒有估錯,而且她認為風度翩翩的昭Sir蠻有安全感,年齡差距也不是問

椰菜頭緊張地道:「喂!阿May寫了點唱信沒有?

May答:「有,還指定要今天讀出,其實這也不太好,要我點『偏偏喜歡妳』給昭Sir。」

冬菇裝接上:「!那是他先點歌給妳的,現在只是看他的反應罷了。」

May又道:「但是,但是不知道他有沒有聽我的點唱?」  

椰菜頭便笑笑道:「嘻!不用怕,我知道他放學後仍留在『Staff Room』,我們便可以去看他有沒有聽那點唱節目了。」

May搖著頭,道:「那我不敢獨去了,妳們要伴著我才行。我不敢說話的,妳們要幫我才行。」

椰菜頭和冬菇裝異口同聲地答應阿May,還各人扶著阿May的左臂和右臂的走向『Staff Room』去了。 果然,看見昭Sir獨自一人左書桌批改功課;她們三人便一聯群的湧到昭Sir的旁邊。

「昭Sir!」:三人齊聲的說。

Sir抬起頭來,問道:「妳們三個有甚麼事?」還是椰菜頭先開口:「哦!剛才我們在走廊發現這個耳筒收音機,不知道是那個『失魂魚』掉了的。」說完便從書包拿出自己的收音機來。

Sir接過後,道:「唔!好吧!還有甚麼事?」

椰菜頭又道:「哈!阿Sir!你看這耳筒收音機多麼新款,又有新歷聲,耳筒也是最新型的,我想帶上它是多舒服的。」

Sir橫她一眼後便說好吧,半推半就的帶上耳筒。

扭開收音機後,昭Sir奇怪的說:「甚麼?有人點歌給我?還點甚麼偏偏喜歡我?是誰那麼無聊?其實我並不喜歡甚麼點唱的,我也只喜歡聽英文歌。是了,究竟誰是陳百?」

三人不禁瞪大眼睛喊:「鵅I」

Sir放下了耳筒,道:「還有甚麼事?沒有別的事,妳們可以走了。」  

椰菜頭想了一回,笑著道:「呀!昭Sir,這個耳筒收音機好像是我遺失掉的,我,我們要走了,昭Sir」 接著便拿回那耳筒收音機,邊拉著阿May,三人馬上離開『Staff Room』。

May的幻想又再次給破碎了。兩個有可疑的對象,都不是那神秘點唱者;實在使阿May再沒有信心去找出這個暗戀自己的男孩是誰。於是阿May感慨地說:「唉!可能我和那男孩沒有緣分,無論我怎也找不到他,算了吧!還是靜靜地待他來見我吧!」

椰菜頭抹著額上的汗珠,道:「阿May,我們真的很想幫妳。妳看我差點兒便失掉了我那部耳筒收音機,可惜我們真是無能為力。」

冬菇裝卻不理這些,她分析道:「我想那男孩定是長得很醜怪,所以不想阿May看見他,以免破壞阿May對他的印象。

椰菜頭也連連點頭同意冬菇裝的分析。她還安慰阿May,道:「阿May,不用太心急,或許妳不久或一會兒便會遇見這個男孩呢!」

May嘰咕了幾句,沒有回答。椰菜頭和冬菇裝也只好離開阿May,讓她獨自想想了。

良久,一把熟悉的男孩子聲音響起 :「阿May!」

May抬頭一看,原來是暗戀她五年的肥仔。看到他春風得意的樣子,阿May不禁想起椰菜頭的一番說話:「阿May,不用太心急,或許妳不久或一會兒便會遇見這個男孩呢!」 於是她逕自走到肥仔面前,道:「肥仔!你為甚麼寫點唱信來氣弄我!」

肥仔先是驚訝,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老半天也吐不出一個字來。

May又道:「你不要裝傻了,你每天點歌給我說很喜歡我。就算沒有人點歌給我,也不用你粗心。」

肥仔連忙揮著手,道:「沒有,沒有,我沒有點歌給妳呀!」

May忍著怒氣,道:「沒有?你每天m點『偏偏喜歡你』。」

肥仔搖著頭,道:「唉!阿May,我從中一就開發喜歡妳;如果我點歌又怎會點『偏偏喜歡你』,當然是點『愛到發燒』,你信我吧!我沒有點歌給妳呵!」

May困難地吐出五個字:「你沒有騙我?」

肥仔舉起三隻手指,道:「我發誓,不是我!」

不知那堥茠澈蒡臐A氣得阿May重重的踏地走開了,還怒道:「肥仔,你真是壞蛋!」

肥仔見狀,馬上走上前,挽名阿May的臂膀,道:「阿May,妳想我點歌給妳聽嗎?妳說吧,妳喜歡那位歌星?那一首歌?我,我寫信點歌給妳,妳說吧!」

May氣得火光了,道:「喂!肥仔,你快走開吧!我今天心情不太好!」說完便掙脫了肥仔的纏繞,走開了。而這時候眼睛不自覺掉下淚珠。

肥仔雖然看見她的淚光閃過,但生怕阿May發脾氣,所以只好站著,眼白白的看著她的背影離去。  

 

  

冬菇裝拿著測驗卷,道:「嘻!這次測驗剛好拿到六十分。」

椰菜頭也把玩著測驗卷,道:「我也及格,但分數也比你好少少,七十分。」

冬菇裝放下測驗卷,道:「嘻!今次測驗,中史佬手下留情,全世界都及格。」  

 

   

椰菜頭用手掩著冬菇裝的唇上,道:「不要這麼吵!今次阿May不及格。

冬菇裝怎也不信:「甚麼?」

椰菜頭解釋,道:「是了,自從那次點唱信事件之後,阿May的成績退步了很多,又沒有心讀書。

冬菇裝聽後也低下頭,跟著她把臉頰挪近椰菜頭,細聲的道:「喂!我早便告訴妳不要寫點唱信,氣弄她的了,現在做成這田地,怎麼辦?」

椰菜頭卻指著她道:「嘿!那些點唱信全是妳寫的,別推卸責任了!」

冬菇裝把食指放在唇上,表示要椰菜頭別太揚聲,還道:「當初都是我們不好,我想還是把實情告訴阿May吧。」

椰菜頭害怕道:「坦白地講,我想阿May定恨死我們了,可能要跟我們絕交。」

冬菇裝卻道:「難道我們看著她的成績繼續差下去嗎?」

小息時,椰菜頭和冬菇裝便約了阿May到「瓊天」(Canteen)去,準備在大家吃東西的時候,容易講出實情。」

冬菇裝打開話匣子:「阿May,還掛念著那神秘男孩嗎?」

May沒有回答,只是低下頭喝了兩口奶茶,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

冬菇裝又道:「妳有沒有看過推理偵探小說?」

May只是點頭應。

冬菇裝便壓低聲音道:「這便好了。臐I阿May,妳要非常鎮定,聽完了我的說話後,別要發怒才行。」

May斜望著冬菇裝問:「究竟甚麼事?今天怎麼語無倫次。」

冬菇裝不理阿May的疑問,道:「那件點唱事件便好像推理偵探小說一樣。那,那些兇手必然是那些最沒有可能,特別是那些主角最要好的朋友。」

May用更疑惑的精神望冬菇裝,道:「妳有甚麼問題?」

椰菜頭終於忍不住了,道:「阿May,其實沒有男孩子點歌給妳,是我和冬菇裝用計氣弄妳罷了。我們本來想跟妳開玩笑矣,卻不知道妳會這麼認真的。真對不起,阿May。」

冬菇裝也連聲向阿May道歉。

May越聽越難過,她差不多氣得要爆炸,眼睛也越覺得發紅。最後她怒道:「妳們好厲害!還說是我老友,竟然這樣戲弄我;一會兒說是班長,一會兒又說是昭Sir。妳們現在很開心了吧!竟把我戲弄得像個瓜似的!真,真豈有些理!」阿May差不多用盡全身的氣力拍桌面,說出來,但那段說話卻越說越走音,最後咽哽到吐不出一個字來。之後,阿May一怒之下,用手肘撞開椰菜頭和冬菇裝,帶著發紅的眼睛,也不理周圍的目光,逕自跑開了。

椰菜頭和冬菇裝追上前,阿May便加快腳步,怎也不理睬她們。

冬菇裝道:「慘了!慘了!我們怎麼辦?」

椰菜頭聳了聳肩,道「還用說麼?當然是放學後,到她家道歉去!」

椰菜頭和冬菇裝來說,放學前的三節課堂是最長,最難過的課堂。好不容易,終於放學的鐘聲響起,椰菜頭和冬菇裝便立即以短跑的速度趕到阿May家堨h。

她們叩門良久,而開門的是阿May的母親。她見到站在門前的是椰菜頭和冬菇裝便道:「妳們來到便好了,那個傻女跑回家後,便把自己關在房間堙A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椰菜頭答道:「伯母,都是我們不好,使阿May生氣。」

May母親卻道:「小女孩生氣一會兒便沒事的,妳們快進來吧。」 「阿May,妳的同學來探望妳,快出來吧!」

經過母親多次催促、規勸,阿May才肯步出房間。

椰菜頭立即迎上,道:「阿May,阿May,原諒我們吧!

冬菇裝也把藏著的芝士蛋糕拿出來,拱到阿May面前,道:「我們真的是有誠意的,請笑納。」

May母親見狀,也來勸阿May,道:「看她們多麼有誠意,快多謝人吧!」

May只好低聲又沒力氣地吐出:「多謝。」

冬菇裝仍不滿意,繼續道:「阿May,妳這樣的反應,即表示妳還不肯原諒我們罷。」

「是了,是了,我怎也不原諒妳們!」:阿May注視著那塊大蛋糕,帶著笑容的答道。

椰菜頭道:「哈!我早便知道阿May不會這麼小器的!」

May橫妹一眼,道;「哼!妳們以後別再戲弄我,否則蛋糕攻勢也沒有用的。」

椰菜頭和冬菇裝忙道:「當然不會啦!我們不想因此而失去一位死黨呀!」

椰菜頭望向阿May,道:「喂!我們吃蛋糕吧!」

May笑道:「哦!妳不是要減肥的嗎?」

椰菜頭打趣道:「哦!有人追求才減肥也未遲呢!」

May切蛋糕的時候, 隨手扭開收音機,傳來節目主持的聲音:「這又是一封沒有署名的男孩子寫來的。他點歌給F.5A班的阿May收聽,並要向她表示十分喜歡她,現在他點這首『愛到發燒』給她。」

May怒目向椰菜頭和冬菇裝。椰菜頭和冬菇裝都揮著手,搖著頭,齊聲道:「不是我!」

May仍半信伴疑,道:「是真的嗎?不是妳們弄的?」

椰菜頭和冬菇裝都用力的點頭,道:「碰了一次壁,還那裡敢多手呢?」

May疑惑道:「那麼……」

椰菜頭和冬菇裝都一起道:「那麼我們便要偵查班長、昭Sir和肥仔,看看是誰了!哈哈!

房間堨R滿了歡笑聲和疑惑氣氛,阿May剛拋開的煩惱又跑回來了。  

  

                                                                                                                                   

店標

★多啦天地★★健康美容百貨小鋪(香港正版正貨店)
來看看我在國內的網上小店 (come to visit my e-shop in China Taobao)
 

 

 

到下篇小妮子看世界(2)看看

到下篇小妮子看世界(3)看看

 

   

 

 

 

 

本網站以 IE 5.01或以上版本為設計網頁之標準,並以 1024 x 768 之顯示設定來瀏覽最佳

 If you couldn't read the following text, please choose "Big5 Traditional Chinese" in Character Set. Thank you.


首頁 ] [ 小妮子看世界(1) ] 心靈蜜語 ] 熱門酷站 ] 書香滿徑 (1)  / 跟我說話吧 ] 身心健康資訊站(1) ] Miss 施手記(1) ] 心情故事 ] 繽紛•Fun•分享廊 ] 小妮子的葡萄園網站地圖 ]  [ 小妮子加油站- 身心健康 創富秘笈 Blog] Health Peace Worth Cafe Blog]  


 

 

 

  1